waterflow流水帳

水月一(黃子翔),藝文記者,自由撰稿人,小說創作人,科幻/搖滾/另類文化愛好者,藏書人。合著有《谷之旅--在地圖消失處的探索旅程》。ig:@watermoonone.waterflow。 │medium.com/watermoonone│matters.news/@watermoonone│vocus.cc/user/@watermoonone

街拍大師森山大道 讓過去常新

//森山大道或許也跟中平卓馬一樣,化作相機本身,守候每一個對焦與失焦的瞬間。//

岩間玄紀錄片《森山大道:過去常新 未來總是回顧》,其中一幕,斯人獨憔悴的森山大道,在海邊抽煙的畫面,印在觀眾眼底,揮之不去。他在片中多次提及與著名攝影師中平卓馬的往事,二人從前便經常在海邊喝啤酒、聊攝影、談理想,甚至游泳,隨着故人離去,一切一切,俱往矣。一臉愁思的森山大道,獨個兒在海邊晃蕩,眼神彷彿望穿了遙遠的過去,不禁叫人想到,他有多麼的思念故友。有些往事,對他也是常新的。

最初於1968年推出的《日本劇場寫真帖》,以全新製作的復刻版示人。

惺惺相識

即將於6月8日(三)開幕的M+戲院,由6月15日(三)起放映《森山大道:過去常新 未來總是回顧》,以日本著名攝影師森山大道首部攝影集《日本劇場寫真帖》「復活」、出版與製作團隊如何一絲不苟力臻完美的故事為主軸,穿插這位街拍大師的生平寫照與心路歷程,其中述及他與中平卓馬的關係,特別叫人動容。森山大道當然是該片的主角,然而從他的言語間,卻見「隱藏人物」中平卓馬對他的影響。

有參與2018年度《香港國際攝影節》主題展覽《挑釁時代:探索影像表達50年》、《中平卓馬》的讀者,大概更能掌握日本當代攝影,以至中平卓馬與森山大道等關係脈絡。本來熱衷於文學和電影、就讀東京外國語大學西班牙語學系的中平卓馬,受到戰後日本攝影界核心人物之一東松照明的影響,一步一步踏上攝影師之路,也因為東松照明的介紹,認識了跟他同年出生的森山大道,此後彼此成為對方獨一無二的好友兼對手,惺惺相識。

2018年度《香港國際攝影節》主題展覽《挑釁時代:探索影像表達50年》,於JCCAC舉行。(圖:水月一)

重燃創作慾望

1968年,中平卓馬與多木浩二等共同創辦、森山大道從第二期開始加入的日本傳奇實驗性攝影雜誌《PROVOKE》(《挑釁》),橫空出世,以粗獷、搖晃、失焦的風格凌厲黑白影像,顛覆了當時大眾對攝影的美學觀,對日本攝影界造成極大衝擊。

《PROVOKE》不足三年結束,中平卓馬再一次對攝影產生質疑,一度把相機擱下,跟森山大道分道揚鑣,甚至批判自己過往的作品,把大量底片、照片、筆記燒光,直至與篠山紀信在《朝日相機》合作連載《決鬥寫真論》,才重燃他對攝影創作的慾望。但諷刺的是,就在1977年《決鬥寫真論》結集成書的出版日前,中平卓馬因酒精中毒,導致記憶與認知喪失,然而他似乎沒有忘掉自己攝影師的身分,依舊每天出外拍照,從此被稱為「變成相機的男人」,攝影行為成為他作息般的生理行為,攝影等於他的生命。

片中除了森山大道穿梭大街小巷,隨意拍照的片段,還有途人「野生捕獲」他後興奮地邀他合照的畫面。

化作相機本身

森山大道沒怎樣在《森山大道:過去常新 未來總是回顧》,提起他與中平卓馬分道揚鑣,以至二人之間矛盾之事,只表示自己很愛對方,以及對其攝影與創作理念有多欣賞,也說到當中平卓馬失去記憶後,自己對他的關顧與守望。可以想像,二人曾在追求創作與理想的道上,力排眾議並肩同行的情誼,有多深厚,於是他在片中,於海邊徘迴,更顯孤身隻影,令人想到中平卓馬的離去,給他留下的虛空。

過去常新,未來總是回顧。「我不能再拍出(《日本劇場寫真帖》)這樣的相片了,因為現在的相機都對焦了,自動對焦了。」他在片中說過這麼樣的話,然而他沒有被時代趕過,放下菲林相機,擁抱數碼相機去了。於是《森山大道:過去常新 未來總是回顧》另一叫人深刻的情景,是森山大道在車子上,拿出數碼相機,嘗試為鏡頭捕捉畫面,但左移右動一番後,卻遲遲未肯按下快門。

他或許也跟中平卓馬一樣,化作相機本身,守候每一個對焦與失焦的瞬間。

M+戲院將於6月8日開幕。(圖:水月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村上春樹】電影效應 小說集新版再馳騁

【坂本龍一】觀音聽時 「教授」跨領域藝術世界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