隅韞
隅韞

在文字的角落裡遇見自己還有始終處於微妙距離的世界

像是死了一般的活著—醉生夢死

他的酒醉是清醒人的噩夢

外頭的世界紛亂如此,而你僅僅一人便將一個家搞得雞犬不寧,長大了以後以為自己可以坦然看待你所有的自私,可堵在胸口、喉頭那高張的情緒彷彿下一刻便要吐出,心理的不適直接影響了身體,一股作嘔的感受遲遲無法退去。

將生活的一切不如意怪罪他人,將擁有的一切推離身邊後再藉酒消愁,我想問如果活著無異於死亡,那此刻重心該往哪傾?

在無數故事裡死亡僅是一瞬間降臨,而曾經多次經歷死亡邊緣遊走的你似乎不太害怕,背離了所有角色,先是生而為人,再為兒子,然後是丈夫、父親,你無視世俗的做你自己,隨著年歲增長卻無一點長進,這樣的你除了消磨人生、折磨家人究竟還有何不滿?

時常,或許從小學後,你扮演的從來不是個父親,而是個麻煩。養家餬口的重擔不在你,家事瑣事的責任亦不在你,而數不清是第幾度與無力感拉鋸,轉為氣憤難平與可憐......

如果面對著家庭的悲哀都無從抵擋,那有什麼力氣能夠直面外界更大的悲劇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