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姥姥

💘不專業的寫作,只想保留自己想說的事,他日失憶時還能回想過往 🥰喜歡,請拍拍手讚賞我;不喜歡,微微一笑也拍拍手為我加油! ❌請勿轉載我的內心文喔....

鬼在札幌

我常想,這或許是老天爺原本安排給我的第二個小孩吧,只可惜沒能留下來,因為我一直叫他回家去,所以他就離開了。

看到從架上掉下來的籐球,讓我想起多年前在札幌遇到阿飄的事,為了不忘記這事還特別把它記錄下來,幸好現在科技發達,資料都還在,就把它放到這網站吧!!

把記憶中的籐球帶回家

話說 :

1999年我去了一趟北海道,而且在札幌遇到鬼,這可能是我出生以來最刺激的事件,說起這趙北海道之旅從頭到尾都不是很順利。

如今回想起來還是有那麼一點徵兆可尋,尤其是我這麼敏感的人,就以往的經驗而言,只要有任何事件要發生時,事先都會有徵兆出現。

我已經不記得從何開始會有這項奇怪的“預感”,除了有強烈的預感之外,倒是會發生什麼事就感應不出來了。

從一開始要報名時就一波三折,先是旅行社百般拒絕,因為是包機的緣故很搶手,所以都以直客為主,而我們是透過同行向他們報名,所以他們都以額滿為理由拒絕同行的客戶,於是我只好自己先向他們報名,爾後再請他們用同行的價錢報給我,於是原本預訂過年要去的旅行卻一拖再拖,一會兒延到春假,一會兒又延到端午節,終於確定在1999.6,17(星期四)出發前往道南一遊。

   但是說也奇怪,就我去日本這麼多次以來,第一次未感到興奮,一點都沒有期待的喜悅,甚至有點後悔報名。

總之,就是心裡不怎麼舒服,老是覺得不太對勁,於是我決定替自已再多保一個一千萬的旅遊平安保險,以防萬一,也算是給自己一個心安的理由。

 哈!別以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可以快樂的出發,誰也沒有想到竟然在出發前四天發生一件非常荒謬的事,要和我一起去的朋友突然發現護照不能用,原因是他的護照日期已超過出入境管理局所規定的6個月以上,所以必須重新辦理。

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算了~乾脆取消好了,或是將機會讓給別人,要不就再延期。

於是在一陣吵吵鬧鬧的討論之後,還是決定星期一早上先以急件到外交部快速處理,或許可以趕在星期三完成,就這樣大夥分頭去進行。

但是很不幸的,外交部還是無法在星期三以前發新護照,這時比較有經驗的導遊告訴我們,其實差不了幾天應該是可以過關的,可是也有些人告訴我們曾被原機遣返的經驗,害得我們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為了保險起見,我只好要求旅行社簽具切結書,萬一無法通過海關時,旅行社必須負責,就這樣苦等星期四的來臨。

 幸好一切都很順利,當我們一到北海道就立刻打電話回台灣,通知所有關心我們的人,於是展開一連串的快樂之旅。


快樂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的快,尤其是外出旅遊。

就在進入第四天的晚上,那天也不知怎麼地總覺得特別累,可能是白天玩得太愉快了,因為第四天安排去看薰衣草,還有好多花圃,也照了好多的相片

所以一到定山溪飯店,我就迫不及待將晚餐趕緊吃完去泡個熱呼呼的溫泉,好讓自己享受一下最後一晚的溫泉澡。

可是就是如此的糟糕,當我洗到一半時突然發現自己的月事來了,簡直是掃興到極點,於是我匆匆忙忙將衣服換上回房去休息。

回到房裡朋友問我要不要打電話回台灣,因為明天就要回去了,必須聯絡一下來接機的家人,我告訴他我好累喔!況且才8點多還早嘛,等會兒再打也不遲,因為此時台灣才7點多,於是我就這樣躺在床上半睡半看電視。

不知不覺我倆就昏睡過去,直到快11點時朋友才叫醒我,但是又看到我一付爬不起來的樣子,心想算了明天白天再打好了,也就不再吵我。

就在我沈睡之時,突然間感到似乎有個人坐在旁邊一直看著我,因為沒有開燈所以不是很清楚

但是當我再仔細一點看時,卻是很明顯的看到一位一小朋友坐在身旁,他(她)長得很清秀有點像女孩,但是又理平頭所以也像男孩,曲膝而坐,腿上放著白色軟墊,軟墊上放著二個用枯草做的圈圈,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盯著我看

1999.6.17札幌記憶

因為很累很想睡,所以就不怎麼去在意他(也忘了去奇怪為何會有一個小朋友在這裡)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開口說話,他不說話還好,他一說話讓我從睡夢中驚醒,因為他說:『阿姨~妳陪我玩好不好?』起先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因為他講的是中文,他看我沒啥反應又說了一次『阿姨~妳陪我玩好不好?』這時我聽到了,而我也很本能的回他一句:『阿姨好累喔』『阿姨明天就要回去了,不能陪你玩,你叫他(睡在旁邊的朋友)陪你玩好不好?』,當我講完這一句時才猛然回神,整個人都醒過來,但是全身卻無法動彈,我環顧一下四周將心神定下來之後,使勁將右手去拍打睡在旁邊的朋友,故意將他吵醒,怕他也會去看到他。

「妳怎麼了?」他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說。

「你把燈打開」我不敢告訴他剛剛發生的事,事實上我有點被嚇到,而他心裡大概也認為可能有些怪怪的,否則我不會如此失常。因為我一向是很好入眠且一覺到天亮,即使是做夢也不會這麼反常的人。

「妳還好吧!別想太多了」他把燈打開之後,看看時間是12點多,於是又躺下來。

我將身體靠過去和他睡在一起,心想到底要不要叫導遊換房間,或是乾脆也叫我朋友不要睡就陪我聊天聊到天亮,其實我是真的很累很想睡,但是又怕會看見,要是在泰國一定毫不考慮就換房間,但是這裡是日本所以比較心安一點,況且對方又是小孩。

有好幾次朋友都醒過來看我,竟發現我一付快要睡著又強忍不敢睡的樣子,他便將我拉的更靠近一點,就這樣我將正面轉向他,不知不覺又睡著了。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竟然發現身體又轉向另一邊,而手放的直直的,就如同手被拉平了一般,可是並沒有看到小孩,於是我又轉向我朋友睡著了。

『阿姨~妳陪我玩好不好?』,隱約中彷彿又聽到他在說話,並且我感到他拉著我的手晃動,就像是一位吵鬧的小朋友一樣,不斷的說『阿姨~妳陪我玩好不好?』

而我這次很確切的用意識告訴(她),『阿姨明天就要回去了,不能陪你玩,你趕快回家,回到你自己的家,阿姨沒有辦法陪你玩』。

在最後一眼,我看到他帶著一臉無辜且茫然的樣子一直看著我,那種不捨的感覺一直存在我的腦海中,當我又再次醒來時已經天亮。

早上我迅速將行李整理好,告訴朋友可不可以將行李順便帶到餐廳去,這樣就不必再回到房間,他覺得不太好,於是我也不多說什麼,只好硬著頭皮再回來一次。倒是我會選擇先走在前面,這樣比較有安全感。

 直到上車之後我才敢將整晚發生的事告訴他,順便請他幫我按摩按摩手,因為整隻手臂很痠痛又沒力的,那一早上幾乎都在車上補眠。

 現在回想起來並不覺得有那麼可怕,只是小孩的身影及憂鬱的眼神令我有點心疼。


我常想,這難道是老天爺原本安排給我的第二個小孩?
我一直希望能有第二孩子,我的觀念很傳統,老了想看到兒孫滿堂的感覺,
只可惜另一伴不想,好不容易懷孕二次都因胚貽無法著床沒能留下來,醫生說年紀大了也有關係。
或許是無緣,或許是不相欠,也或許我一直叫他回家去,所以他就離開了。

我的Matters之旅*06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天下有錢人終成眷屬

我這麼努力,是因為,我想有尊嚴、有體面的活著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