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鬼 aka 劉維人
討厭鬼 aka 劉維人

自由研究者,社科譯者。 譯作著重當代民主、政經制度等議題,如《反民主》、《暴政》、《修辭的陷阱》、《民族重建》等。開設課程如《北歐幸福方法論》、《AI要搶走我的工作了嗎?》等等。

一本很政治的心理科普

我們的意見領袖和公關文化,正在侵蝕人民與政府溝通的空間。每個人都希望能夠知道社會怎麼想,當意見領袖把民意說得言之鑿鑿,無論說法是否屬實,只要說得夠融貫,都能夠影響我們的行為,甚至影響我們對他人的規範、以及對政治的看法。

今年很妙,平常都在翻譯政治跟社會書籍的我,接連譯到兩本科普書。

​喔耶,難得跳脫一下政治了?

才怪,這兩本都超‧級‧政‧治!​

其中一本就是這本《集體錯覺》。我在剛看到該書提案時就欣喜若狂,感謝皇冠集團願意讓我譯這樣的書。因為這本的主題跟我一直關注的 #民主危機、 #公共討論 極度相關。

​本書作者認為,我們心中的社會規範,在講出來討論之前,很可能都是對他人的誤解。我們以為「很多人都這樣想」的事情,很可能並不是多數意見 (更精確一點地說,很可能不值得我們擔心)。很多社會上吵得沸沸揚揚,認為「應該這麼做」或「不這麼做會惹上麻煩」的規矩,很可能只是......一小撮人喊得很大聲的想法。​

但當我們都以為那是主流意見,那種意見就會產生有如主流規範一般的約束力。

這項主張在現實中有兩個很明顯的道德教訓。其中一個顯而易見,就是每個人都應該盡量嘗試做自己。展露自己到底有沒有風險,很可能是展露之後才會知道。​

另一個書中沒寫的教訓,最近關心政治的人可能非常有感:

那就是「我們的意見領袖和公關文化,正在侵蝕人民與政府溝通的空間。


地方選舉之後出現各式各樣的討論,有一些綠營的支持者把矛頭指向「側翼」,也有一些綠營支持者認為是政府「溝通不力」。有些傾向不明顯的人認為「執政黨和政府沒有提出政策願景」,或者不知道民眾要什麼。​

這些意見大都相信一個命題,那就是「政黨和政府能夠知道民眾要什麼」。

我沒有follow最新的市調研究進展(所以有錯請直接指正)。但就我目前所知,市調跟選戰技術,最多只能知道在某項新聞或政策之後,如果支持的人變少,那些不支持的人中有多少是粉絲,有多少可能已經離心離德。​

但似乎還無法知道,那些離心離德的人,是出於什麼原因而變心;目前還是粉絲的人,又是對那些部分不滿意。


​用另一種方式說,目前的技術似乎可以估計有多少人是「沉默的多數」,但無法知道「這些人想要什麼,或會如何行動」。​

奇怪的是,我們的社論跟社群媒體,卻經常信誓旦旦地描述民意。討論到社會跟政治的時候,經常出現各種聲音去詮釋數據、詮釋人民對現況的想法、詮釋人民心中的規矩。​

如果我的理解正確,這些詮釋很可能並不是在描述事實,而是在描述他們的看法,甚至「他們希望帶出的風向」。​

而且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能夠知道社會怎麼想,無論這些詮釋是否屬實,只要說得夠融貫,都能夠影響我們的行為,甚至影響我們對他人的規範、以及對政治的看法。

這非常可怕。尤其在一個民主選舉時間開始變長,熱衷主流政治活動的人比例變低,投票率和政治閱聽度降低的社會,更為可怕。

(附帶一提,我完全不認為這是什麼民主退潮或政治冷感。民主政治的成熟本來就應該伴隨著分工,畢竟生命不是用來革命的)


由少數人直接設立規範,通常都不會是好事。如果設立規範的過程不經討論,甚至完全不知不覺,就更加不是好事。​

而且如果少數人影響規範的方法,不是利用議場和組織施展可見的權力,而是直接讓我們以為「很多人都這樣想」,或者「不這麼做會惹上麻煩」,危險就更深一層。​

因為他直接抹煞了我們討論規範的可能性,也阻止了我們提出意見的可能,阻止了我們理解彼此的可能。​

沒有展現、沒有理解、沒有信任。規範就只剩沿襲和控制,以及心理隱而不顯的疙瘩。

​這樣的心理環境,是民粹主義的溫床。


在這樣的環境中,民間跟政府沒有真正的溝通管道。當權者不知道民眾的期待跟需求,甚至也未必需要知道,畢竟無論怎麼做都會被罵,而且滿意施政方向的人會被抹黑成側翼和護航,無論支持還是反對,都很難真正討論對政治社會的想像。​

人民也一樣,很多人擔心被罵(那些在網路上罵你的人,到底有多少會真的影響你的日常生活?)而不敢自己表達意見、表達需求、說出自己的故事,也沒有說出自己的不滿;但依然對目前的亂象和困境耿耿於懷。這些疙瘩成為心中的未爆彈,變得只能在事件爆發後宣洩,無法在發生之前紓解,也完全沒有表達出來要求改正的機會。​

政府和政黨不知道人民要什麼、人民有一堆想要的東西卻沒說,人民的意志和政治行為變成由意見領袖來詮釋,這樣真的民主嗎?


當然,要表達出自己的意見需要練習,而且需要群體。所以我跟伴侶珮杏,會盡量在每個場合,鼓勵大家用自己能夠參與的方式,去接觸大大小小的公領域。​

公領域遍地都是:你的鄰里、你的職場、你家門前的馬路、你在意的價值議題。無論是去參與討論、去認識在做這些事情的人、還是去思考目前的做法到底有沒有道理,都會明顯增加你的主體性,都會因此認識跟你類似的人(注意,他們的意見未必跟你一樣。這也會讓你發現立場不同的人有些時候真的可以成為朋友)。當你擁有連結、擁有朋友、擁有參與經驗,你的聲音就成為社會的一部分,你會更理解政治跟社會到底好在哪裡、糟在哪裡;你對人類也會更加信任。​

(還有,你會逐漸發現那些把民意跟政治講得言之鑿鑿的說法,很可能沒有那麼有說服力)


關於我從這本書獲得的啟示,以及關於人民參與、開放討論的想法,這大概只會是第一篇,今後大概還會陸續碎嘴。​

無論你有任何意見,或有什麼想聊的,都歡迎一起。​


Todd Rose《集體錯覺》,平安文化出版,12/26上市。​

▼購書連結▼

博客來誠品金石堂讀冊

#1月新書 #博客來選書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