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1 articlesIn total 141900 words

2021Matters 年度問卷|2021,care matters

王文非

If equal affection cannot be / Let the more loving one be me

3

水土不服

王文非

With shame one must be gentle.

2

一丝迷信

王文非

为什么头发总是作为常见元素出现在恐怖片里?文内无恐怖图片。

灭蚁记

王文非

人如此蚁。

5

梦醒之间

王文非

我想她可能是去世了。

1

母亲节随笔

王文非

给权利而不是歌颂。

2

观影笔记|Alternate Endings

王文非

无法决定生,但能一定程度决定如何死。

I am still here.

王文非

否认黑暗并不能让人更接近光明。-- Chanel Miller

6

【2020Matters年度問卷】A fellowship of wounds

王文非

虽然已经写过了年度总结,但是很喜欢Matters这份问卷中的问题,所以还想填一份!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没有想到中国的疫情会那么严重,没有想到美国的疫情会这么严重(后来我再回想,其实疫情中的美国其实才...

3

2020:与死亡焦虑抗争的一年

王文非

昨晚早早躺下,约好今日清晨和几位朋友视频,结果如同这周其他几天一样,总是有各种各样外部或自身的原因让我失眠。眼看将近凌晨四点,我还是睡不着,索性起来洗头。热水下,在我的失眠里,想起另一个人的失眠。2月某天中午,我给一位求助者发私信,马上收到了回复。

1

我为什么支持站出来的受害者?“反转”了怎么办?

王文非

看到@連美恩 的文章《被性骚扰的时候,为什么不出声》,以及一些文章探讨我们该在何种程度上相信站出来的人,我想起自己也写过两篇旧文,一篇是讲我自己遭遇性骚扰的经历(很遗憾,我也没能当场表达反对);一篇是刘强东案发生时,我写了写自己对于支持Jingyao这件事的看法。

1

20201202:一份私人记录

王文非

写于2020.12.02 赢了,是鼓励;输了,是质问留在历史里。从昨天到今天上午,几乎时不时就会看一下庭审的情况。很久已经没有这么激动过了,既然心思涣散没法专心工作,那就努力把这些思绪写出来吧。开庭前几天,我还有点莫名的担心,虽然网络上支持弦子的朋友很多,但大家毕竟有工作学业,...

婚育随想 2017-2020

王文非

前一阵整理了下我在过去四年谈论婚育、育儿的朋友圈,发现加起来竟然有一万多字。我真是朋友圈作家...一些想法现在已经改变,这些小小的记录也有不连贯之处,不过就像日记一样,它们是我当时境况下的思考和感受。2017.3.3 最近越来越觉得性教育很重要。

送机

王文非

-- 11月初的一个下午,我和丈夫准备出发去机场。丈夫检查了自己身上的物件后,随口问道:“东西都带齐了吗?

A Painful Case

王文非

To my friend L 在《都柏林人》中,我很喜欢《痛苦的事件》(A Painful Case)这篇故事。主人公杜菲先生是个独来独往、愤世嫉俗又偏执的人。他过着严守规则、单调固定的生活:家中物品极简、毫无装饰,书籍自下而上按体积摆放,用第三人称主语和过去时谓语想象自己(...

生和死之间

王文非

今天是我的生日。原本一切是很顺利的。加州早上五六点是国内晚八九点,两位学员结业,我希望能亲自把证书发出来。凌晨一点睡下,原本觉得早上恐怕起不来床,没想到六点出头自然醒了,正好可以赶上结业仪式。因为睡得少,有些头疼,上午磨磨蹭蹭终于把拖了好几天的稿件写完,觉得一件心事落地,晚上可以踏实地睡上一觉。

记梦

王文非

最近做了很多印象清晰的梦,大概是用脑过度。每天睡前躺在枕头上,都感到大脑紧紧挤着头骨。有时候我屏住呼吸,怀疑过一会儿就会听到脑袋里血管爆掉的声音。上周先是梦见疫情爆发以来,我头一次回到了学校。大学里空无一人,阳光惨白,四处是荒废破旧的样子。

疫情期间治愈我的事物

王文非

今天想写些轻松的内容,记录一下疫情期间给过我身心慰藉的事物。1. 面条和米粉 疫情期间最麻烦的是一家人几乎顿顿都在家里吃。作为一个不喜欢做家务、尽可能减少劳作时间的人,我的糊弄方式就是:做面条。过去的半年,我们在家吃了: 【速食类】 安城汤面:放牛肉/火腿片,冻玉米青豆毛豆,笋...

写作者唯一必要的操守就是真实

王文非

近五年来,我写作最大的变化就是从风花雪月、天马行空转为了书写现实。这使得我常常不快乐,想回到虚构的世界里。然而书写是精神领域的直接体现,心里关切什么,写作就指向哪里。一个人如果在写作里撒谎,文气便会虚弱无力,再精巧的文字也无法掩盖那种苍白。

1

南加宅居不日记0601 合法正当手段

王文非

George Floyd二年级时的作文 此刻我应该在睡觉,又或者修改工作PPT、阅读要编辑的材料,但这几天我都无法平静,写作只不过是因为我必须要写出来。我想很多人都已看过那段漫长的8分46秒,看到毫无抵抗之力的George Floyd如何在白人警察Chauvin膝盖压喉下挣扎“...

13th: 非裔平权路漫漫

王文非

注:这是2019年3月的一篇旧文,是我看完纪录片《13th》后对非裔群体境遇的一个概述。因为最近George Floyd事件发生,故想贴在Matters一份。《13th》影片海报 在中文网络语境里,我常看到对美国“政治正确”的嘲讽,认为部分美国人(一般指白左/黑人/lgbt &...

南加宅居不日记0525 如果正不压邪呢

王文非

清晨温柔的阳光 晚上突然想说些话,随便写一写最近的想法吧。前一阵“敲锣救母”当事人的言论引起很多网友的愤怒,认为她反咬一口,毫无道义可言,还有很多当时为她转发求助的网友和志愿者说 “后悔救她”。我也是当时转发和寻找她信息上报的一员,但看到她那条微博时并没有什么强烈情绪,连愤怒都几近于无。

疫情结束后,你会考虑离婚吗?

王文非

本文首发于三明治。-- 夜里11点,孩子已睡去,我正舒服地靠在床上试图看完一本哲学书——这是疫情导致幼儿园闭园后,我每天宝贵的喘息时间。读书和写作是我在面对苦闷时的自我修复方式,如果这两者都无法进行,我的情绪就会受到很大影响。正要看到下一章,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是在澳洲的表姐打来电话。

南加宅居日记0330 知道自己拥有特权,然后呢?

王文非

早上八点要和小伙伴们开会,七点半的闹钟把我叫醒了,也把小孩叫醒了。丈夫上午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六点多就去了实验室。一边给小孩喝奶穿衣服做早饭,一边听Zoom里大家讨论。趁着小孩在看电视等着早饭的时候,关掉抽油烟机,躲在厨房发言。锅里煎的荷包蛋不耐烦地噼里啪啦溅油,我拧小火,说话...

南加宅居日记0329 “失明”

王文非

“我们僵死的嘴说着僵死的话,话语中,精神已经飞离而去。” 今天凌晨终于把一本1500页的电子书看完了。原本这样的篇幅看三四天就能看完,结果没有幼儿园的生活里,硬是拖拖拉拉看了一个月。不过看完心里还是很高兴,终于不是一事无成的一天。

南加宅居日记0327-0328

王文非

南加宅居日记0327 有没有不怀着愧疚感的母亲?前一天凌晨五点才睡,所以昨晚也没能起来写日记,这些天实在太累了。四月起我应该再也不会以每日为单位写东西了,珍惜三月最后的几天。早上朋友与我视频,说自己因为女儿捣乱而吼了她,感到很愧疚。毕竟孩子的淘气不是故意的,成年人应该更包容。

南加宅居日记0326 亲爱的,一起看夕阳

王文非

今天是非常平淡却又幸福的一天。原本昨晚打算小孩睡后起来看会儿小说,结果一觉睡到早上五点才醒。小孩在床上翻腾了好一阵,钻到我怀里缩着,于是我就在等他睡着的过程中又睡过去了。早上煮了两袋酸菜鱼米粉。这次切了两块沙拉笋放进汤里,好像一下子提升了米粉的档次。

南加宅居日记0325 记一下暖暖的小事情

王文非

昨天写完日记将近凌晨两点,但是看见屋子里各个角落都散布着小孩的玩具,实在太乱了,忍不住一边听着podcast一边将玩具归位、收进箱子和柜子。将一切收拾妥当,已经是三点多,群里的小伙伴看到我说话,气势汹汹地问:“你怎么还没睡?”接着,她私信发来几条语音。

南加宅居日记0324 万人如海一身藏

王文非

早上六点半到七点,被不知道第几个闹钟叫醒,我悄悄溜出卧室,和小组里的组员一起参加Zoom会议。丈夫已经起了,在赶着做开会的ppt,也没睡几个小时。这个小组是我昨天才加入的,大家因为关注同一个议题而决定行动,但其实群里很多熟悉的名字。会议进行到一半,小孩醒了,一边给他换衣服一边继续听。

南加宅居日记0323 爱的暴力

王文非

今天进行到中午还都心情不错。与伊朗裔姑娘互通短信聊了一会儿,她给我发了她做的蚝油芥蓝和凉拌猪耳朵土豆丝。我给她看了我炖的牛肉、番茄虾仁意面和拍黄瓜,相较之下,还是她更像真·中国人啊。我们都在说等疫情结束就办个pot-luck,分享一下彼此做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