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sssss

法律碎碎念

上海疫情回顾|该怎么去描述这次疫情

不同位置,不同报道

五月这个时间点,不太可能会有四月之声了。

五月历来是敏感的时间点,法国的五月暴乱,以及

相关法律法规政策不予显示

当我看到朋友圈疯狂转发的时候,觉得很无奈,两千万人的情绪表达只能通过一个比较含蓄的视频,而这个视频被封禁了。

我其实理解背后的逻辑问题,其实是一个困境,在突发疫情的情况下,是完全放开信息,还是进行信息管制。

完全放开信息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但很多人会陷入政治性抑郁中,这很正常,二千万人中有0.01%的负面信息,也有2000条,这几乎可以占领你一天的微博信息流。

而且孕妇效应下,你的关注点只会集中在这些负面信息下,然后你就很不正能量。

gov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所以你在主流媒体上看到的都是喜事,好人好事。解决你的心理问题。

但这不代表我认同信息管制,这种行为完全是不及格的处理方法。

当然现实情况就是二千万人失语了,而且可以预期的就是接下来几个月的表彰大会。

我们到底能做什么呢?

就像我说的,没有的选的,你从出生开始就没得选,你以为的选择,不过是规则下的被动罢了。

但我们能记录,集体再强大,也湮灭不了每个人。

失语,不代表失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