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珞

大家好,我叫許珞,喜好文創、健身、美食...and B/D/S/M心得(消音)分享。創作初衷是記錄生活,等我老到牙齒都掉光時就可以看著自己年輕記下來的點滴生活,回想起這輩子許多與男友的高光點。 因為生活忙碌,我們一定都不會都記得每件事,但我覺得即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會是生活中幸福的回憶。 而我希望我到老時都能記住這些。 日常小說靈感多半來自我們的奇妙日常。 如果喜歡歡迎追蹤及訂閱~!

許珞的日記本《去你的綠茶微微》

“別任性,快回來休息。”“我不要,反正你根本不關心我的腳,只關心你的綠茶還是青茶微微。”

上課前設定了鬧鐘打算趴在坐上休息十分鐘左右,鬧鐘響起的時候我就立刻站起來打算走去關鬧鐘,結果哪知道坐太久腿麻了,我才跨出第一步左腳就不受控地軟倒,然後我聽到了咖一聲……我就這樣低能地扭傷了韌帶,辦公室沒人,同事們都去上課了。

我蹲在原處,鬧鐘還在響,響得我很焦躁,所以我爬著去把鬧鐘關了。拿起手機一看,距離上課剩下三分鐘,腳好像也還能走,沒多想我便撐起手扶著桌邊爬起來,敬業地走出門外幫學生上課去。

途休息時我傳了訊息給許先生,“我不小心扭傷腳踝了。”

“怎麼那麼不小心?妳這樣我會心疼,有冰敷嗎?”

“沒時間冰敷,我要接著上課了,今天排很多堂。”

然後上了幾堂,示範動作時覺得腳踝都有些不舒服,但也還能忍受,外觀看起來似乎沒特別腫,直到下班了,我才開始痛起來。

騎車還下大雨,只好不方便地穿著雨衣,然後突然想吃麥當勞新出的酪梨黑牛堡,所以就順便買回去,過程一樣是不舒服地穿脫雨衣跟上下車走路。

結果到家後才發現,他們給錯了,給了我BLT堡。

“為什麼沒有我愛的酪梨?為什麼沒有!”我本來還很喜滋滋地把漢堡掀開想窺探他們放多少酪梨,結果沒看到半塊酪梨的蹤影,瞬間崩潰了起來。

我坐在地上一邊熱敷腳一邊抱頭大喊沒有酪梨,他覺得我特別搞笑,“如果真這麼想吃的話,直接去買一顆切進去不就得了?”

“可我腳受傷,餓到快胃痛。我不管,我明天還是後天還是要去買酪梨黑牛堡!”我憤怒地說。

他聽到忍不住笑了,“到底多想吃?”然後走過來拍拍我的頭,給我半盒薯條安慰我。

因為我真的很想吃酪梨黑牛堡,但腳受傷又餓得半死只好算了,不然以我健康的狀態我一定衝去換。

熱敷後腳反而更沒支撐力一樣,走路更不舒服,所以我請了病假,打算隔天看中醫。

隔天早上醒來,枕邊人還在睡覺,我按了按傷腳,覺得好像有點腫得早點去看。“我要出門了,去看醫生。”

我對著還閉著眼的他說,然後就這樣出了門。

外面還在下雨,我自己騎車穿雨衣去了附近的中醫,結果醫生說很腫,叫我針灸電療,雖然我很怕針,不過為了趕快好還是做了。

針灸的時候,我跟他說我在看醫生了,他還回傳訊息給我。“待會幫我買綠茶,微微。”

我看到頓時火就上來了,什麼綠茶微微!老娘腳受傷沒陪我看醫生就算了,為什麼要幫你跑腿買飲料!就算是斜對面我也不想買!因為下雨跟要迴轉還有腳痛種種原因,我就不爽了,想想他腳受傷的時候我怎麼照顧他的,他怎麼沒這麼對我呢?!

因為實在太生氣了,然後我接到了一通來自主管關心的電話,一通來自同事的視訊電話,都覺得他們比他關心我的腳。

終於看完醫生了,我可能太生氣失去理智了,便憤恨地傳了訊息。

“我不會回家了,不想看到你。”

然後淋雨騎車,邊哭邊騎,打算去公司上班算了,就是不想回去。手機在口袋裡瘋狂震動,我拿起來掛了三次,他還繼續打,點開訊息只看到他回了句。“別任性,快回來休息。”

“我不要,反正你根本不關心我的腳,只關心你的綠茶還是青茶微微。”我怒怒地回覆。

“妳又沒跟我說妳情況,只有昨天說扭到今天也沒說變嚴重,我怎麼知道妳不舒服?我又不是通靈我怎麼會知道?妳要說啊,我就不會叫妳幫我買了。”

他又撥過來,被我生氣地秒掛斷。

“不想看到你”

“快回來哦,不要任性。”

“回去也會被你欺負。”

“不會好嗎,回來就是了。”

雖然我很生氣,但肚子很餓血糖很低,雨還下不停,腳踝的藥布都被雨給淋到濕掉了。

於是我折返。

回到家後發現他坐在沙發上等我,我哭得一塌糊塗不理他,直接東西丟了就跑去房間裡面躺在木地板裝死。

我很餓,心情又很差,碰上月經第一天,加上腳踝痛,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跑進房間安慰我很久,把我揉進懷裡又親又抱又哄,我才不開心地說一句話。“我餓了。”

“那妳出來等,我再弄給妳吃。好嗎?”他摸摸我的頭,試圖拉我的手起身,我堅持坐著不動,然後躺下來。

“不要,我要躺著。”我縮起來背對他,心情依舊很差。“我餓得沒力氣了。”

“那我拉妳起來好嗎?別躺在地板上。”

“不要。”

“妳……怎麼有人可以壞成這樣的,起來。”他被我的回答搞得很無奈,只好伸手拉我起來,但我故意不出力,所以他把我拉起來我就軟倒回去,就這樣重複了幾次,我像個懶麻糬一樣。

“為什麼又躺回去?”

“……”因為肚子實在很餓,不想跟他僵持的我,只好妥協被拉起來。

然後我回到平時的沙發上躺著,便跟朋友說他壞話邊等吃午餐。

他就這樣哄了我一整天,我臉整個很臭,然後傍晚去領了一個神秘的包裹給我,據說是一週前訂給我的。

原來是一對日本細毛牙刷,因為我一直說原本的牙刷刷牙好痛,他就默默地把去訂了牙刷。

“妳看,我還訂牙刷給妳,還會覺得我不夠關愛妳嗎?”

“……”我嘟起嘴看著他,不回答。

“是不是為此感到羞愧了呢?嗯?”

“……”

“怎麼不回答?”

“哼。”我冷哼一聲,繼續耍自閉。故意不看他。

“那是不是該說什麼?”

“我餓了。”

“好像不是這句呢。”

“……謝謝。”

晚餐時我躺在沙發聽著窗外雨聲還有他切菜的聲音,心情才變好。

今天的晚餐是豚汁定食とんじる,我很想吃海帶芽。“可以幫我加海帶芽嗎?”我回過頭看著他,他還在切菜,然後狡黠地回道。

“想吃海帶芽可以,那是不是得說些什麼?”

“想吃。”

“好像不是這句喔,是不是得說拜什麼的呢?”

“拜什麼的呢。”

“那是什麼呢?不說就不加囉?”

“……拜託。”我細弱蚊鳴地吐出兩個字,心不甘情不願。

“嗯?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

“拜託……”我把臉埋進被子裏頭,悶悶地說。

“或許妳可以再大聲一點,嗯?”

“拜託!” 我憤怒地大聲些,然後繼續埋進棉被裡頭生氣。


×


我今天當了一整天廢人,只有躺在沙發經痛胃痛跟腳痛還有頭暈喝難喝的消腫湯喝得想吐。

然後經痛好痛,大概是曬冰淇淋的甜點的現世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關於我

許珞的日記本《暖桌下的許》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