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2 articlesIn total 24608 words

2022杭州艺术书展|abc就叫诶笔希了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Angela baby 也只能叫杨颖了

壬寅中秋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今天是中秋,阿姨一家照例来我家吃饭。翻看着朋友圈的中秋快乐消息,真的是恍惚。过去的一切就这样被云淡风轻地抛弃,还有即将到来的,这些芸芸众生心里真的有个谱吗?有谱又怎样,还是浑浑噩噩地过每一日。记于 壬寅年己酉月丙寅日亥时

曾是惠安女,现独自唱南音的琼姐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琼姐,初见时不知是这样眉眼浓厚的模样,也不知是独自一人生活的惠安女。喜爱南音,会一个人在一楼处洞箫,穿黑白二色衣服。开车稳且快,走路极快,一眨眼就进屋了。常常在一楼喝普洱茶,扫一眼旁边地上铺的小碎石说这是她和阿姨一起搬来铺上的,以前是惠安女的时候就搬石头。

下乡做艺术过半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距离上一篇文章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从这个角度来看过得是快的。好像发生了一些事。今天他们把砖都快搬完了,提早结束了工作,去市里吃火锅。结束后还在衣服上签名。法国人明天生日,桌上的中年中国男人听到后马上敬酒,把不会喝酒只会吃甜食的Eric喝得满脸通红。

天热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天使翅膀的雕像 最近上海实在太热了,心情烦躁郁结。出门居然还要排队做核酸,想一把火烧了核酸亭。多少年了,还在做大国崛起的叙事,令人呕吐。还要问我对片子的想法,我有兴趣的点全都是你们不能也不敢拍的。我也不希望每天起床都气鼓鼓的。昨日做梦梦中还在骂人,就听到一句:“臭傻逼。

中伏观展|454公车上的老头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今天看了PSA的展览,一共两个。王兴伟在上海:东北人在上海 有一种东北人的搞笑和耿直。特别是一幅《女拉男》,女居然拿建筑工地的推车来拉男,男的还背有高尔夫球杆。从东北迁移到上海不亚于在欧洲换个回家甚至是去亚洲。上海也就只有在东北内陆的视角可以成为“北京人在纽约”这种大都会城市的象征。

2044.8 海丽·文德斯:上海的结舌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昨天上完德语课后我就打车出门了,去UCCA,沪上仅开着的几个美术馆参观,也算是隔离三个月来第一次去。德国人托马斯·迪曼德:历史的结舌。真的很无聊。我承认这背后的思考程度和严肃程度是有的,把个人历史和二战德国的各类事件,比如西德政客被暗杀,柏林墙,纳粹电影导演跳水台等。

芝加哥碎片|Joe and Maegan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到现在我看到过最和谐的恋人关系

芝加哥碎片|8.25.2019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照烧酱是两勺子蜂蜜,两勺子清酒,两勺子料酒,两勺子万字酱油,慢慢熬出来的。“你看他,怎么老学印度口音?”这个中年男人为难地说道。他是第一代移民。在国内打拼了几年去了美国,山东人,有两个儿子,都在地上爬。喵娃是个爱笑,爬上爬下的4岁小男孩,单眼皮像他的父亲,这个我一直在微信朋友圈上了解的男人。

随笔|壬寅年丁未月丁卯日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超级月亮 上午上完德语后,下午2点去开会。又是一个需要提供身份证和48hr核酸才能进去的地方。白底蓝花纹的她走来,裙子颜色更亮的关系,整个人也比上次更有精神点。上次是第一次见她,在楼下的咖啡大厅。记得她和你四目相对时不会逃避,而且瞳孔面积大,很干净。

陌生人组队:划龙舟和做播客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丁未劫财月

现代舞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准备接受朝不保夕是个中性偏积极的词汇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水中,蓝紫色的光,波点洒在在镜面上, 一阵阵涟漪,接着一个圈, 小漩涡, 南跳入。她咬着氧气管,向深处探寻。水浪袭来 她向后一仰; 是14岁的她,在家背后的大池塘中抓莲藕的侧影。卷曲的棕色头发粘在她的额角 白色的藕段像姨娘夏天穿丝质旗袍的手臂 她硬生生地掰下来 小腿踩水,游回岸边。

书店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昨天和朋友去逛书店。他像是刚从东北放出来的犯人,明明被关的是上海人如我,他却走在街上那么地兴奋,拿着相机拍得不停。我们先去Text&Image逛了逛。之前看到书店老板说要免费教授文盲识字,还说了自己从小受书的影响之深,便对他生了些好感。

出狱综合症|不适应人群PTSD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68天后看到那么多人,我一下子就不适应了起来。那种乌泱泱的人群,在草坪上就像被随意丢弃的垃圾堆,五颜六色。每个人堆在一起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喝冰镇啤酒,听音乐,聊天。可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聊的啊,过去两个月的生活心知肚明,相似到极点,浓缩,压抑,有什么新鲜事可以分享吗?

没有Closure的闹剧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6.2.2022 解封两天后,我的出狱综合症发了。

软禁68天后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5.31 2pm 摄于湖滨中心 软禁68天后终于出门了。和妈妈骑自行车去了新天地,思南路,后面她觉得累了就先回家,我继续往安福路骑。今日阳光正好,绿荫梧桐,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但随随便便听到的街边对话就是润的内容,中文英文法文。人群散布成不同的能量团,在街边流动。

Vol.3_David Ludwig Bloch|我要刻画下乞丐,黄包车夫,妇女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十年,上海这座学校教会了我……

Vol.2_David Ludwig Bloch|达豪集中营中的版画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上海——唯一一个敞开怀抱的地方

Vol.1_David Ludwig Bloch|聋人木刻版画艺术家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我叫David Ludwig Bloch,一九一零年出生于德国巴伐利亚洲,孤儿。听说我的母亲是未婚先孕,父亲是一个靠岸海员。这样的家庭自然而然便将我抛弃。母亲在生下我后坐船去美国了,她对我毫无关心,反而是她的妹妹会时常寄钱给我。最熟悉的环境是孤儿院里白色的栏杆和女管理员打铃通知吃饭的手。

上海在燃烧吗?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Voguing Shanghai 2021

演员金敏喜在两个韩国男导演的视角下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老生常谈:境界胜于技艺

选美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曾经上山下乡的她们在中年举办的选美比赛

柏林出逃记|Alte Nationalgalerie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下雨的柏林博物馆岛

徐冰的《蜻蜓之眼》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2020.5写下,2020.1在芝加哥观看,2022.5转记。

右耳下有只蜻蜓的森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孪生的分离是个体性成立的物理条件。

一个叫陈默的算命先生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我可真没有救济世人的高尚理想啊。自渡都在近二十年的岁月里才有了些感悟,还指望我救你们。

再待在国内就要死了。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如题。

唐女士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中外继母都难做

全体人民都被迫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dang就是渣男,全体人民都被迫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