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层的狼
基因层的狼

PTSD的姥爷

(edited)
我没有见过自己的姥爷。妈妈好像不太喜欢谈他,除非是被环境触动。小时候很长时间,我都觉得他是一个猥琐胆小自私的小个子老头。随着我自己慢慢长大,阅历增加,我好像能读懂一些姥爷和妈妈了。可能,和这个PTSD的民族一样,姥爷也是一个PTSD患者。这样的患者,越聪明,越可怜。

我没见过自己的姥爷。第一次记得妈妈谈他,是我在小学的时候,天空中有一架飞得比较低的飞机经过,我们在庭院中听到了清晰的发动机轰鸣。我一边绕着房子去找飞机的影子,一边喊妈妈看。妈妈没有去看,而是说,要是姥爷在,就会一头扎到墙根下面,还会对身边的所有人都声嘶力竭地大喊,趴下,快趴下...。然后小孩子们就会围在他身边笑得前仰后合。我立刻就震惊了,姥爷难道是神经病?!妈妈说,姥爷不是神经病,他就是胆子小,被吓破胆了。本来不是的,可是自从上过辽沈战役的战场后,回来胆子就特别小了。后来,又被吓尿了裤子,胆子都吓破了,就一丝胆气也没有了。所以听见飞机声音就觉得是来轰炸自己的,要马上躲起来。

“怎么可能?!妈你是夸张吧?!还是在开玩笑?!我这样的小孩子都不会被吓尿裤子了,姥爷怎么可能被吓得尿裤子?!”

“没有夸张,也没有开玩笑。那是在大冬天,穿着厚棉裤。你姥爷被吓尿了,尿从裤管流到裤脚和鞋里鞋外,裤脚和鞋面都冻成冰了。回家后大病一场,高烧了好几天才退下去。后来精神头儿都不太好了。”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即使当年我那么小,即使我当年那么震惊,我似乎还能感觉到妈妈讲述里带有的一丝难堪与尴尬,还有痛心、无奈等等复杂的情绪。是啊,自己的父亲,一向是领头羊的父亲,一向是自己骄傲的父亲,在一个儿童最好面子的时期,在她的朝夕面对的小伙伴面前,没有疯,没有傻,却举止失常到被小孩子们嘲笑,也会成为他们长久的笑料话柄。而且,这个举止失常终生未愈...。我想,对于童年的妈妈来说,这就是真正的“社死”吧。而后,也许随着妈妈年龄阅历的增加,才会增加对于自己父亲当年痛苦的通感,才有了那些痛心。而这种自己对于这种大环境的无可奈何,和自己孩子一样会去面对这种大环境的未来,就是她无奈的源头吧。

继续追问下去,那个关于姥爷被吓尿的事情,是我第一次知道了人世间居然会有如此黑暗的一面...。后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鬼神没什么好怕的,比祂们可怕得多的,是人。未来便于理解,我调整一下当年我追问的前后顺序,按照时间顺序来继续讲吧。

待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