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_wainao

美术生、哲学生、环境科学生去当店员:失业潮下投身轻体力服务的高学历青年

2020年的人口普查显示,约75%的青年雇员在服务业就业。过去,十年中中国创造的许多服务业岗位,如外卖员、餐厅服务员、店员等,都被社会认为属于基层职位。而如今,越来越多从各种专业、创意产业学习出身的年轻人,选择进入“轻体力工作”岗位,成为近年越来越流行的趋势。做轻体力工作,是为时势所迫的无可奈何,还是青年自主选择的美好工作愿景呢? 我们与这些青年聊了聊。

新井一二三:日本能登地震下的余震——女性卫生棉的稀缺

事后一个月,能登半岛还有超过一万人在三百多避难所生活,而且其中一半也不是当地政府所设置,反而是居民自力更生运营的,甚至有几名老人家在农业用塑料帐篷中铺被褥睡觉的例子。能登半岛位于冬天常下大雪的日本海边,气温常常降到零下,经历了大地震而幸存的人们,后来在避难所里生病致死或者冻死的悲剧,同样是有可能发生的。再说,灾区的上下水道都遭到严重的破坏,恐怕在很多地方要等到三月底或四月初,才能再有自来水用。

郑州“最高学历”烂尾楼维权之后,数百硕博业主仍未脱困:“我们被拖着坠入了深渊”

2022年6月,“郑州670名硕博业主陷入烂尾困境”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这一热搜缘起于购买了河南省郑州市永威金桥西棠住宅项目(下称“西棠”)的业主因购买的房子于2022年初陷入无限期的停工,业主与开发商多番沟通无果后,自发录制视频维权。视频中业主们纷纷自报自己毕业的高校及最高学历,以期能够引起外界关注。

从伦敦钢琴到王志安,“天朝子民”的思想钢印

近段时间内,发生了两起争议,都与中国大陆人的身份有关。与伦敦钢琴事件前后脚发生的另一件事,则是同为Youtube博主的大陆流亡媒体人王志安引发的争议。王志安在台湾“贺珑夜夜秀”节目上模仿身障人士的言行,引发台湾社会普遍批评,继而引发王因签证违法被罚,最终引爆两岸社交媒体争议。在这里,笔者只谈个人在两件事中看到的共同点,那就是一种可以称之为“天朝子民”的精神症候群。

与谁同袍?我在台湾穿汉服: 中国官方汉服叙事之外,我们的身份认同

汉服作为近年在中国“被重新发明的传统”,在中国的普及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汉服复兴运动”最早被认为是2003年开始,郑州市一名电力工人穿着古代服装走在街市,因奇异装束被媒体报道,当时舆论认为这是中国被遗忘的服饰传统,也让2003年被认为是所谓“汉服元年”。约在2010年左右,汉服社群开始在台湾兴起。

离散港孩不回家过年:我们与加拿大、英国、台湾的港人家长与孩子们聊了聊

刚刚移民的香港孩子,今年过年怎么过?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2020年6月,中国正式通过香港《国安法》,随后香港出现多批移民潮。其中,许多家长带着年幼的孩子离开故乡,前往各国重新落地生活。面对学校新生活,在异乡教养孩子,对孩子们有哪些影响?身为双亲,亲职如何在异国有所转变?他们又如何思考下一世代离散港人的教养与认同?

“为什么你在国外学中医?”在澳洲做中医的生存挑战

与推行“中西结合”治疗方式的中国不同,在澳洲,中医被划分为“辅助医学(allied health)”,因而在新冠疫情中,澳洲当局并没有将中医当成是主要治疗手段。此外,在澳洲的医疗体系下,中医属于辅助医学旗下的自然治疗(traditional therapy)类别,而自然治疗除了中医外,还包括多个国家和文化本身的传统医疗体系。

哈佛大学校长辞职,甚嚣尘上的“反犹”指控背后,是借题发挥的文化战争?

单独看这两位名校校长的下课似乎是巴以冲突后的“公关”失误,在盖伊身上还有学术研究不严谨的个人缺陷,可是我们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两位校长在学校外承受的指责与压力远超学校内,而类似美国精英学校受到的外力也不是巴以冲突爆发后才出现。从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到DEI,美国高校特别是哈佛等精英大学在美国社会左右撕裂的大背景下,越来越难以获得独立于外界纷扰的象牙塔环境。

无薪试工、拖欠工资、没有工会:如今的海外年轻华人打工人怎么保护自己

“华人员工最容易压榨”?甚至“华人最坑华人”?这似乎是一个海外移民之间流传的未经证实的印象和迷思。在多年以来的普遍印象中,华人新移民吃苦耐劳,不擅长主张权利,常常为雇主欺压,而华人社群之内的互相雇佣,也给予一些华人雇主剥削员工的机会。这一现象如今存在吗?在一些行业,比如服务业,华人员工的权益是否得到保障?华人较少建立工会等维护自身权利的组织这种看法,是否也是一种刻板印象?

看见短视频里的“基层女性”,城市中产女性需要搁置以女权为名的指导

近年来,随着中国青年女性的性别平等意识觉醒,女性成长类文化产品的市场销路持续攀升,但受众主要是城市中产阶层女性。2021年出版的《基层女性》一书定位则有所不同,该书作者王慧玲是一位从农村到大城市(上海)打工、因发布谈女性婚恋观的短视频而走红的自媒体博主。

我与我的第一张总统大选选票:港人在台移民的参政观察

“我是来自香港的新台湾人,我主张台湾独立。我不愿意让自己的声音被徐春莺代言。”有人已经收到了他们的“第一张”台湾大选投票通知单。也有人第一次以港人移民身分,投身选举成为候选人。他们为何选择在台湾投入政治?他们将把票投给谁?同样也是怀着“新住民”身分,他们又是如何思考自己与台湾政治环境的关系?

回顾人工智能圈这场“宫斗”: 你会站“加速派”还是“末日论派”?

美国感恩节前夕,OpenAI突如其来地抛出爆炸性人事异动,拉开了这场年度科创板狗血剧的帷幕。

日本关东地震大屠杀百年:民间如何保留被屠杀朝鲜人和华人的记忆

“父母和孩子并排跪坐在一起被刀刺死。见者为之动容。”十多名年轻人声情并茂用情景剧的方式朗诵着来自大屠杀目击者们的证言和当下年轻一代的感触。证言小组反复推敲的情景剧将100年前的境况和当下的情境联系在一起……一句句证言从朗诵者的口中读出,在场600多名参与者叹息不断。在场者主要为当时被屠杀的朝鲜遗族,当中也有15名来自浙江温州的被屠杀中国人遗族参加

台湾女性参政:当女权诉求遭遇选票政治,她们一边利用“父权红利”,一边突破传统性别角色

今年的女性参政有很多新特点:经过了MeToo运动之后,候选人的性别议题更多元了;更多的小党大力提名女性候选人,挑起了女性参政的大旗;但面对激烈竞争,在性平主张和选举目标之间,很多女性参政者又不得不做周全和妥协……

新井一二三:再没有杰尼斯的日本“红白歌合战”

7年后的如今,2023除夕夜的“红白歌合战”上,不仅没有SMAP,连任何一个杰尼斯旗下歌手都不出场了。据报道,没有一个杰尼斯成员的“红白”是1979年以来,44年中的第一次。过去的7年时间里,原SMAP中的反乱三分子长期没有上电视表演的机会,据报道是杰尼斯事务所方面的惩罚所致。

“新年献词”的集体沦丧:一份中国媒体的正式悼词

曾经是南方报系重要的评论作者之一的宋志标,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表文章《新年献词喜赢大众铁拳》,而“南方系”的资深媒体人西门不暗,也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写了一篇个人版的“反调”献词。这是内部的发难,是“自己人”的反省,也可以视为过去人们赞赏的那种献词背后的新闻共同体对如今献词的批判。并不意外,宋志标和西门不暗的文章都被审查机构删除,但是这删除其实也是一种标尺:真正的献词,已经不容于这个时代。

经历了45周年“改革”和“开放”的中国 到如今只剩回味?

中国时下萎靡的政经状态,令很多人难以置信,因它发生在了致富光荣的改革开放恰好进入第45个年头之际。1978年的十二月,中共元老邓小平带领着执政集团,召开了推动中国走向巨变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那场重要大会的举行也被视为改革开放的肇始。

在文化与政治之间:学习中文的外国人

据中国官方数据,至2021年底,海外学习中文的人数超过2500万。近十年来,随着中国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增加,学习中文俨然成为世界热潮。不过,在地缘政治、国际关系的背景之下,语言学习、文化交流也蒙上了“不纯粹”的色彩:孔子学院的争议尤在耳边,海外推广传统文化的活动背后是否有政治色彩也常常被人讨论,而随着香港社会运动之后,海外的广东话保育也更有了一层历史传递的意味。

亡命泰国的中国难民:从漩涡中向自由挣扎

泰国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对中国的签证条件,一直是中国流亡者们必经的中转地。持有护照但是被中国政府列入边控名单的流亡者们,必须设法抵达曼谷,才能登机飞至欧美国家寻求庇护;而对于一些连护照都无法申请得到的流亡者来说,位于曼谷的联合国难民署,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离世,他的政治遗产是否能延续?

在战后的半个多世纪里,基辛格一直是国际政坛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人们赞颂他是一个为美国利益重塑外交政策的终极现实派,却又谴责他为所谓的“国家利益”背弃美国传统的价值观。这名百岁老人的一生充满着两极化的评价。在一些人看来,他是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曾在1973年盖洛普民意调查中被评为“美国最受钦佩的人”之一,但另一些人却视他为“战争犯”、践踏人权者,认为他应接受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