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80 articlesIn total 116154 words

改寫時代的體育制裁?

李峻嶸

那邊廂針對以色列的體育制裁波折重重,難受廣泛認可。這邊廂針對俄羅斯的體育制裁行動,迅速之餘打擊面又廣。兩者不同當然跟大國政治、全球輿論背後的權力關係相關。但當下更迫切的問題或許是,這樣的制裁是否有助阻止罪行和悲劇?

是但幾句:對這場戰事,左翼的立場

李峻嶸

如果今天俄國所面對的聲討和制裁,是對侵略的反制,而不是「正義的美國/西方對邪惡俄國」的一環,那麼今天發生的事,是否也可以約制美國在未來發動戰爭、侵略別國?

Kamila Valieva 帶來的思考

李峻嶸

如果福祉和安全是重要的話,我們可能要承認挑戰極限未必是我們應欣賞和鼓勵的事。

歸化運動員的去政治化解讀

李峻嶸

除非運動員自己主動將自己的競賽選擇與國族身分或者政治理念扣連起來,否則動輒將運動員的轉籍決定,跟運動員的國族認同又或者是政治理念扯上關係,很可能是捉錯用神。

是但幾句:有關香港第五波疫情(沒有分析)

李峻嶸

因果關係,並不好說。隨手記下一些我觀察到的現象。

四十才惑(四)

李峻嶸

當看似沒有方法去令社會變得好一點(或者不那麼差),那是否要放棄呢?作為一個熱愛競技運動但實力不夠好的人,我完全明白「不堅持就會成功」根本就是謊言。所以,我放棄了。人到了這個年紀更有藉口放棄。但又不甘心……不甘心還應該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客觀環境雖然導致我要調整自己的心態,但我還是有能力去(自以為)貢獻一點。

四十才惑(三)

李峻嶸

想改變社會、令社會變得好一點,要靠什麼呢?做精英然後上而下改變社會嗎?還是應該走群眾路線,依靠人民的力量?年少氣盛時,對前者是直截了當地否定。現在回想起來,年少氣盛未必是因,漢語世界中對「革命」的歌頌才可能是那種態度的根源。後來接觸了左翼思想,更是要擁護後者了。

四十才惑(二)

李峻嶸

儘管對於是非對錯比前疑惑,但我應該距離「虛無主義」還有一段距離。但就算自覺能斷定對錯,又如何呢?我本科是念政治學的。後來改讀社會學,主要的原因是社會學的視野讓我更能夠剖析社會上的壓迫和不公。對於馬克思的學說,不同政治立場的人當然有不一樣的評價。

四十才惑(一)

李峻嶸

生於一九八一年的我已滿四十歲。四十雖是「不惑之年」,但事實上現在的內心所有的疑惑比之前多得多。首先,是對錯的問題。以前我自覺是有點嫉惡如仇的傾向。既然是非黑白如此分別,那麼有強烈的立場,就很正常了。但到底是非黑白是否那麼分別?今天的我,實在無法回答。

是但幾句:投票?不投票?

李峻嶸

有一次,在遊行前的一天,我在辦公室說「明天遊行完不要離開」。一位很值得敬重的前輩拋下了一句回應:「那又有什麼用呢?」

讀書小記:社交媒體促成兩極化,不因Echo Chamber

李峻嶸

《Breaking the Social Media Prism: How to Make Our Platforms Less Polarizing》作者:Chris Bail,2021年由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出版。

彭帥一事為不一樣?

李峻嶸

希望彭帥平安、認為她的指控要受到公允調查,也就跟西方的「雙標」完全無關了。

是但幾句:支聯會、現實政治

李峻嶸

幾年前讀《香港80年代民主運動口述歷史》一書,晚年的司徒華在接受訪問中直截了當說:「香港實際上沒有甚麼空間,香港假如有空間,就是發展公民力量,讓公民力量不斷壯大,令香港不要倒退。這最重要。然後等中國慢慢進步,和香港一起進步。我從來都說中國無民主,香港不會有民主。」

1

九一一時代的體育軍事合流

李峻嶸

20 年前的恐襲和美國對那場慘劇的回應,無疑是改變了世界。但當國家安全/反恐因此被塑造成世界「共識」,對美軍英軍的敬意可以透過職業運動在全球滲透時,人類沒有比之前更自由、更平等。

是但幾句:有關工盟

李峻嶸

法定最低工資由無到有,在香港這個極右城市,是很不容易的事。工盟應記一功。

那個難講的全紅嬋故事

李峻嶸

我為全紅嬋的表現喝采,真心的為她的成就而高興。但她的故事,不應該被簡化成為中國好故事或者是中共真醜陋。全爸爸拒收商人送來的錢,因為他不能消費女兒的榮譽。那些建基於對政權好惡消費著全紅嬋故事的人,根本不是真的關心全紅嬋,也不關心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

奧運政治:由全球到香港

李峻嶸

人類社會、香港這個城市的政治,卻不會只有黃藍這議題。將一切都看成是黃藍之爭,而忽略甚至是無視其他議題或角度,或者合乎社會潮流,但肯定對社會不是好事。感謝張家朗和何詩蓓,拿了獎牌之餘也讓那球衣風波暫時退出了公眾視野,讓我們稍為避開無聊爭論的滲透。

首位中國出生奪奧運金牌者 不是許海峰

李峻嶸

許海峰肯定不是第一位中國出生的奧運金牌運動員。

一支球隊, 兩種表述—— 英格蘭男足亞軍之旅

李峻嶸

(另一版本發表於2021年7月15日香港《明報》) 作為長年支持英格蘭男足對手的球迷,目睹意大利在決賽力克英格蘭贏得今年歐洲國家盃,我感到如釋重負。完場後不久,我發了一條信息給一個在英格蘭工作的朋友,內容大概是:「抱歉,因為意大利在互射12 碼階段先射失,我不得不渴望拉舒福特(Marcus Rashford)也射失!

為國效力何需認同? 以拉樸迪(Aymeric Laporte)為例

李峻嶸

不同地方的國腳都會說為國家隊效力是無上光榮。但拉樸迪的例子可能反映出的是,真正的光榮不是為國賣命,而是在自身的專業中締造更多的成就。

是但幾句:恐懼

李峻嶸

恐懼感可以令我們不會盲目服從政權。但它也同時可以生產一些負面的東西。我不知道當權者是否樂見有人因恐懼而移民,但因為恐懼而過分地自我審查,政權連鎮壓的成本也省回了。

從足球看巴勒斯坦問題的出路

李峻嶸

一國方案無論在現實上還是理想上,比起兩國方案更加吸引。所謂一國方案,即是在以色列國、西岸、加沙的土地上建立一個多族群的民主國家。

是但幾句:冷眼看蘋果停刊

李峻嶸

比起蘋果停刊更加悲哀的應該是,香港就只有蘋果一份開宗名義支持盡快實現(真)普選的日報。「黃營」在香港有兩、三百萬支持者,卻只得一份他們可以追隨的日報

當八九不再是一場遙遠的悲劇

李峻嶸

「王維林」的勇氣當然可敬。但如果將他拉離馬路的人是平民百姓,那幾個人更加可敬。

1

是但幾句:拜登要我們喊「中國萬歲」嗎?

李峻嶸

出口疫苗,可能真心是為了生命。電動車計劃,可能真心為了環保和創造就業機會。「中國因素」可能只是為了克服國內某些阻力而被用上的理據。但這樣的修辭實在可怕。原來人道救援和環保的工作都要在大國競爭的框架下去理解。人類的生命、地球的環境,只不過是大國競爭的籌碼和戰場?而且,如果超級大國要做好事的前題是中國崛起,那麼我們是否都該喊一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

從板球看印度、世界體壇的「主旋律」

李峻嶸

現時主宰著全球秩序的,不是西方自由民主體制,而是源於數百年前西方的民族國家體制。不過諷刺地,在廿一世紀初,這套體制在非西方世界更加神聖、更不能被質疑。

「港式民主」中的體育運動史

李峻嶸

資本主義發展帶來普選,靠法治限制政府權力」的發展過程不是理所當然的。英國的部分制度被移植來香港,但中國因素從來都是香港故事的一部分。在新時代,我無能力教人如何令世界變得不那麼壞,但認認真真弄清楚這座城市的歷史,可能是調整好心態的起點。

是但幾句:推特一遊有感

李峻嶸

上推特一遊,見有人轉發了王丹的推。王丹說: 「我个人最“左”的时期是在哈佛念书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跟今天的滕彪差不多,天天想站在道德高地环顾四周,自己把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但现在年纪大了,想法也变了。政治正确和道德高地都很美好,但现实其实太复杂。

「歐超聯」對「反逐利聯盟」

李峻嶸

(另一版本見2021年4月25日香港《明報》) 十二支歐洲富豪球隊自組「歐洲超級聯賽」(歐超聯)的消息傳出不到七十二小時,歐超聯計劃就在各方表態反對下拉倒。這一場鬥爭的意義,要從資本主義的發展邏輯和現代足球的獨有體制,才能了解得到。和北美的職業運動不一樣,歐洲職業足球的誕生,不是一個純粹的商業項目。

简论欧洲超级联赛之议:资本对传统?

李峻嶸

十二支欧洲球队宣布要自组超级联赛(Super League)。一般传媒的报道告诉我们,这十二支球队有六支来自英超、三支是西甲球队,还有三队是意甲豪门。我们试过换另一个角度看吧。阿森纳、曼联、利物浦、AC米兰是美资;切尔西系俄资;曼城是阿联酋资本;热刺是英资;国际米兰暂时还是中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