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那些年我與老師們的距離(大學篇)

(edited)
大學太多太多值得回憶的事了,盡量把重點放在老師身上;但還是文長,所以請慎入喔。(最終篇)

寫在前面:

繼上一篇回憶了我的核心記憶裡的國中一二年級時期,這次再度打開回憶水晶球,來到大學時期。

之所以跳過高中的回憶水晶球,是因為我的潛意識告訴我,非常、非常、非常不喜歡這三年來灰暗暗像烏雲籠罩般的回憶,那層厚厚的烏雲裡頭,裝滿了關於「游泳課溺水的夢魘」和「老師們有意無意打擊到我自信心的話語」(例如:說我的作文總是流露出悲觀負能量的氣息;還在課堂上說客家人總是很排外,類似的種族歧視的話語;體育老師還和旁邊的同學私底下嘲笑我的游泳姿勢像大章魚,而被我無意間聽到......);還有女生之間那看不見的小小心思,讓我常常得小心翼翼地和她們相處(我高中讀女校)。

這些的小事情,常常讓敏感的我感到很挫折,即便我很努力想融入、學習她們的聰明和才華,仍強烈感到我和她們的格格不入,就好像我是卑微的女僕想融入上流社會的無奈和心酸感。那時候的我,只能承認自己的資質就是如此平庸而已,會考上明星高中只是好運剛好降臨在我身上,直到上大學後,那種如枷鎖般的沉重束縛,終於可以解脫了,可以隨心所欲自在地做自己了


大學時期:

撇開那些不開心的過往,來說說大學老師和我的回憶吧,上大學後,那才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了解,甚麼叫做「亦師亦友」的師生情誼,不用像以往一樣,是下對上,對權威服從的概念,而是平起平坐的舒適感。

我翻找了以前讀大學的隨身碟,發現了這張大學畢業前拍的照片,這是老師們和我們即將畢業的學生們一起在草地上野餐玩樂的畫面。畫面的兩位老師,一位是教我新詩的陳老師(他正在拿舊的手機拍我們這群學生)、一位是教我古典詩文的李老師(他正在吹口琴)。

大學時期,讀的科系是「文學系」,沒有簡稱,全名就是文學系,每次要跟人解釋這科系在學什麼,就覺得好累喔XD;總之,全世界的經典文學作品和作者都是我們要學習和認識的對象(只是華文地區的作品比例比較重)。老師們(系上的教授們都希望我們稱呼他們老師就好了,等讀研究所再稱他們為教授)的外表和談吐,真的有一股文人雅士、風度翩翩的氣息,而且有些老師非常喜歡穿著「唐裝」和我們上課,每次都覺得我真的好像回到古代那種學堂的感覺;又加上我們學校的建築理念是用佛教和中國文化的概念來設計(例如:圖書館叫「無盡藏」、文學院建築叫「學海堂」、女生宿舍叫「文會樓和麗澤樓」),老師上課的椅子是「太師椅」,這種感覺真的超棒的。

*關於新詩老師:

我記得我人生第一次翹課,也是唯一一次翹課,就是在大學一年級時,一堂必修的新詩課上面。新詩課的陳老師,是我所有大學四年來,最活潑最不像大學老師的老師,他的課程很有趣,常常上一些看似和新詩沒關的課程。例如:突然叫我們寫一百首關於愛的形容的句子;或者叫我們兩兩一組,一個人假裝自己是蒙娜麗莎;另一人則假裝自己是畫家達文西;或者叫我們學學櫻桃小丸子的爺爺寫出俳句詩,然後發表在黑板上說說自己的想法。

那時候,還是大一的我,除了要適應第一次離家住宿的不舒服感,還要適應陌生環境的人際關係,踏離舒適圈的我,所有事情都得獨自面對和消化時,整個人就呈現戰戰兢兢、草木皆兵的刺蝟狀態。新詩老師的課是必修課唯一一個讓我感到放鬆的課,他總是叫我們這些大一新鮮人,要跳脫框架、擺脫高中時代的讀書思維。但,老師總愛叫我發表感想,偏偏我就是想要躲起來,安安靜靜認真聽課的那種學生。

他還鼓勵我們,認真上每一堂課是不錯;但是呢,有時候人生也要換個角度思考一下,如果今天這堂課覺得會浪費你時間,還不如翹一堂課去做你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呢?有時候乖乖上課、努力做筆記,不一定會啟發你的創意思維。(當時,總覺得,老師這句話,是針對我說的)

結果那兩堂的新詩課,下一堂突然就被一位女同學拉去翹課了,因為她突然對我說:很想和我到桉樹林散步,聊聊天,想認識一下我這個一直在班上都很安靜的、沒朋友的女孩。所以,我就被她拉出去,去樹林內散步,聊了好多好多,對文學、還有班上同學的一些看法,女孩子之間的小秘密就是這樣來的吧,至少讓我把對陌生環境緊鎖的防衛心房給卸除了一下下,算是翹課翹得有意義吧。

***********

話說回來,當時的班代,常常會邀我們這一小群喜歡文學的,一起去找新詩老師聊聊天,一走進他的辦公室,滿滿的動漫公仔放在書櫃上,還記得當時有個不愛讀經典文學、愛玩遊戲看動漫的男同學,卻寫了一首滿滿的好詩,我有時候挺佩服他的新詩創作,連新詩老師都讚賞過他的詩,創意感十足,每次看到他和老師就像朋友一樣,常常聊天聊得哈哈大笑的,我一樣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體會著何謂亦師亦友的愉快氛圍。

而新詩老師也常常會出席系上辦的活動,和學生們一起同樂,放下老師的架子,到處跟學生聊近況、聊生活、聊課業,甚至聊未來的出路呢。


*關於古典詩詞老師:

另一位是從古代走出來的翩翩斯文老師,老師很會創作古典詩詞,也喜歡和我們分享中國詩詞歌賦的作品,印象很深刻的是老師的整體形象:總是愛穿著不塞進黑色西裝褲的襯衫,梳著乾淨整齊的油頭,走路風格很像古代文人雅士,只差沒拿扇子吟詩作對。

整體氣質真的很像民國初年胡適那年代的中年文青大叔,而且李老師每次都會在下課時間和男同學在外面的走廊上優雅的抽菸和聊天。(貼心小提醒:過量吸菸有害健康,珍惜自己也保護旁人)

老師的性格是很直接也很直白的人,喜歡你的作品會不吝嗇的誇獎、有缺點也會說如何改善作品;喜歡你的人格會直接在課堂上關心你(例如:看到你戴口罩上課,會問你怎麼了)、常常翹課的同學他也會用幽默的方式帶過;也會常常對校園發生的時事和社會時事作一些理性的分析。

記得我剛上大學時,住校內宿舍,常常會在假日的空曠校園內,和李老師相遇(老師是台北人,所以當時住學校的教師宿舍──小木屋),他都會記得我的名字,關心一下,老師常說我在班上讓他印象很深刻,雖然很安靜不愛發問;但卻是很用心上課的一位大學生,報告也很認真寫。後來進系學會當幹部後,常常要幫忙系上文學獎的事情,就和李老師更有深入接觸,常常會和系學會的夥伴們去老師的研究間聊天,裡面充滿的濃濃的茶香和煙味,讓對菸味過敏的我超想逃跑的。

但,私底下的老師就真的像我老爸一樣,常常會說一下家中兒女的事情(老師的兒子女兒也不過大我三四歲而已),對我就像對自己的女兒一樣關心,有時候在講解中國建築、文學和族群相關的課堂上,會突然問我,身為客家人的xx(我的名字),覺得自己族群的文化有沒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或者常常問我畢業想不想讀繼續研究所,老師可以做我的指導教授。

記得有一次,我們快畢業前,和曾經是系會夥伴的同學一起去找老師聊天;那時老師說:我大學四年進步很大,從一個怯生生、孤單單的新鮮人(畢竟老師每次在校園看到我,都是一個人孤零零地拿著書包去上課)到大四活潑開朗,可以看出我很努力想要融入大家,即便我不喜歡那種場合。

他那時這樣說我時,在一旁的系學會夥伴們,也點頭搗蒜的表示認同,說我剛上大一、大二時,在班上真的超級無敵安靜,總是一個人讀書、上圖書館、一個人吃早餐、中餐和晚餐,和班上同學真的超格格不入的。其實我當時的內心很想跟她們訴苦說:因為我曾經在剛上大學時,被班上另一群女生排擠過,整個人很孤單無助,不知道找誰發洩時,就突然回到宿舍崩潰爆哭,當時和我一起住的三個別系的室友(她們三個女生對我真的超好,有種革命情感的情誼,但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拼命地安慰我;而她們全嚇傻了,還跑去敲和我同系但別房的同學的門,問問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了。(哀,那是一段漫長辛酸和和解的故事了。)


總之,不論是陳老師還是李老師,他們在我離家求學的時光中,多了很多有趣和快樂的回憶,至少,我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有趣的觀念。(例如如何模仿蒙娜麗莎的坐姿、學習成為達文西那樣的通才)

*最後壓軸的老師:

喔,對了,最後壓軸,還忘了另一個大四時剛進來教我們新詩的嚴老師,他就真的是一個非常年輕又活潑的老師(但很愛抽菸,再一次提醒,過量吸菸有害健康),他那時創立新詩社團,我還加入了一陣子,之後退出了,因為發現自己寫得相比別人真的不是很好(連哲學研究所的學長,寫得都比我還要有詩意)。但,不得不說,老師那時雖然年輕,但得過很多新詩獎、也出過詩集,老師的詩真的很棒!當時還跟他開玩笑地說,老師你不是有筆名在網路平台(記得好像是痞克邦)發表小說嗎?要不要我們跟你捧場?

老師那時候小小抱怨了剛出來的新創小說家(就是九把刀,他曾經還很青澀讀研究所時,被上一屆系會的學長姐邀請來為我們演講),也小小抱怨了自己曾經寫文案的經驗。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師有一次私底下跟說我不適合寫新詩(因為老師看得出來我超愛寫詩勝過寫小說);但,老師說我個性比較適合寫小說,他覺得我很真性情,寫的詩總是太過直接表達、太隨心所欲了。

他還曾開玩笑地說:最好不要交一個很會寫小說的男朋友,要是和他分手後,他還會把你們之間的事,全都用小說發洩出來,還不小心會把前女友寫得很邪惡;雖然是匿名的,但當事人一看就知道在寫他們的故事。老師還說了很多很多文學圈的小趣事和小日常,每次上課時,我就像在聽八卦一樣,覺得超有趣的。畢竟我真的很好奇,能走進那個菁英文學圈子的人,到底腦袋再裝什麼?

老師的結論告訴我:千萬不要得罪文筆很好的人,因為哪天,你會不小心看到自己的故事在網路上或紙本上出現(笑)。事實證明,我現在就是在元宇宙世界中,把那些發生在我身上愛恨情仇的故事寫出來的人,雖然我文筆很普通(我會進步的),但我很感謝你們,給我那些充滿回憶的人生故事(鞠躬)。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