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禪繞畫碰上詩人之戀(上篇)

(edited)
那如何才能在這條條框框的現實世界,優游自在的像雲朵一樣、像風一樣來去自如呢?「不!你的本質不是雲、不是風,為何要學它們的毫無拘束、任意妄為呢?你做你自己就好了。」某一天晚上,聽完舒曼的《詩人之戀》的音樂會,心中有一個奇怪的聲音一直在跟我對話。

初遇禪繞畫的家人與我

自從九月十月,畫完了三十張塗鴉畫後,心中突然湧起「禪繞畫」三個字。

去年就常常在社交媒體上聽到「禪繞畫」,但遲遲沒去觸碰這一塊,主要是看到密密麻麻又轉來轉去的幾何圖案時,密集恐懼症和暈眩症就突然發作起來,感覺全身爬滿了許多噁心的軟體動物(因為我超害怕沒有骨頭的生物),頓時感到噁心反胃。

直到看到@si薰 ,畫了一系列的像青花瓷又像美麗花園的禪繞畫圖樣,當下覺得既優雅動人又充滿療癒和諧。

於是在畫完三十張塗鴉後,內心的繪畫魂就被燃起了,隨心所欲毫無框架和拘束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決定偶爾循規蹈矩、怕犯錯、在乎他人眼光的處女座,也想要像脫韁的野馬或隨風飄散的雲朵,肆意翱翔。

於是看了許多各式各樣的禪繞畫教學影片。起初是拿起原子筆和不要的日曆紙,每天著魔般畫了好幾個小時,一直畫到腰酸背痛、頭暈想吐,才停手。

後來,原子筆太粗滿足不了我想要畫得更細更細的慾望,於是買了人生第一組代針筆,拿到貨後,就像開啟新世界般,拿起白色的便條紙(候選人送的),每天畫著我喜歡花邊、花樣和植物,邊畫邊想像著,我要把我的詩和名言金句找一個美麗的家園。

獅子座的老爸有一天,看著我在低頭畫畫不吃晚餐,好奇地問:「哇,這是你畫的喔,太精細了,這可以拿去販賣了吧,畫大一點,然後裱框裱起來,上面再提個字,拿去賣給有錢人。欸,妳快看妳女兒畫的......」老爸說完,準備叫老媽過來看時,處女座的女兒啪啦啪啦吐槽地說:

「最好是賣得出去啦,我才剛學而已欸;而且,你看我寫的那些小說和詩,有哪一個被人看中的,連自己朋友都不捧場了。跟你說,藝術這種東西很主觀,你看看,梵谷、其他藝術家,還有陶淵明那些詩人,都是先前落魄,死後成名,有時候這種東西很吃運氣,很難說的......沒那個命就是沒那個命......」

天秤座老媽看了看,冷靜地回:「哦,你女兒小時候就很會畫畫啊,只是沒栽培,不過真的很漂亮欸。但,這要幹嘛用的?又不能賺錢。」射手座老弟也跟過來湊熱鬧,「哇,好像印刷品上的邊框,也很像我做網頁用的版型邊框。」

我驕傲地說:「這是禪繞畫喔,我上網看影片學的,但我這只是皮毛,其他人畫得更漂亮更精緻。」

「漂亮是漂亮啦,又不能當飯吃。」家人回。

「可以考禪繞畫證師,好像就可以開班授課了,但能不能賺到錢又是另一回事。」我說。

「證師喔,可以教人學畫畫喔,要怎麼考啊?」

「很貴喔,只要上網路報名研習營,每天上網學習交功課,結業就有證照,但超級貴,貴到不行,我不想考,自己學就好了,網路影片很多呢。」

聽到這句話後,家人各自回到自己的領域忙碌著。於是家人就這樣結束我與禪繞畫的初相遇,就像當初我愛上古典音樂和文字是一樣的情況;但我仍繼續繪畫著、彈奏著、還有書寫著。

《詩人之戀》與我

既然公開的文字書寫已不能滿足我的任意妄為、隨口胡謅;而琴聲還得按照節拍器下的速度去彈奏(超級討厭節拍器的我);而現實世界太多條條框框,我在人前(或者網路前)把自己變形來變形去,再這樣下去,落魄的吟遊詩人可能會變得像《變形記》中的那隻怪異的蟲蟲,而不是一隻會彈琴的貓,到最後鬱鬱而終。(不!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可怕)

那如何才能在這條條框框的現實世界,優游自在的像雲朵一樣、像風一樣來去自如呢?「不!你的本質不是雲、不是風,為何要學它們的毫無拘束、任意妄為呢?你做你自己就好了。」某一天晚上,聽完舒曼的《詩人之戀》的音樂會,心中有一個奇怪的聲音一直在跟我對話。

「我自己?我都不太曉得自己是怎樣的人呢?」我說。

「你喜歡那些詩嗎?那些音樂嗎?」那個聲音說。

「我非常喜歡,那些詩詞和旋律,把我的心和靈魂都揪在一起,要不是在公共場所,我早就泣不成聲。」我說。

「那個就是真實的妳,擁有細膩的心靈和靈魂,還有多愁善感的思緒。」那個聲音說。

「可是,大家不喜歡那個我,覺得太憂鬱了、太愛胡思亂想、太浪漫主義了,還有太不切實際了......」邊說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所以妳選擇把真實的自己藏起來,每天帶著不同面具,來面對公共環境;只因為妳害怕不被人喜歡、害怕被拋棄、害怕被冷落、就像當初妳為了暗戀的人,用盡全力討好他,把自己弄得不像自己,結果呢?失去健康、金錢,也失去了愛情,如今重生的妳,還沒看清一切嗎?」

《詩人之戀》男中音憂傷的旋律,此刻在我腦海中嗡嗡作響、不斷盤旋,海涅的那些詩詞在我耳邊迴盪來迴盪去......「這是個老故事,然而卻不斷重演;如果誰不巧發生了,那他的心將碎成兩半。」

那天的音樂會,海涅、我還有舒曼,產生了穿越時空的共鳴感,感覺到我的心一下子在天堂、一下子被拉扯。於是,我把這些詩,寫進禪繞畫中,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舒曼一樣,找到男版的「克拉拉」;但我不想像舒曼一樣,中年時精神錯亂,我也不想像布拉姆斯默默地守護暗戀的人。(瘋子與天才一線之隔,但我既不是天才也不是瘋子,只是一隻懶散的貓)。

p.s下一篇文章會放上十六張禪繞畫和擷取片段的詩歌。(以下照片,為節目冊裡的十六詩歌目錄)

手機老舊,拍得不好,請見諒🙏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