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短篇小說:《黑色玫瑰花》第六朵玫瑰花

前情提要:

眼前來了一個長得像玫瑰女王的女人,突然就殺死了妙兒,後來又莫名地復活了她;但此刻的妙兒已經不是之前的妙兒了,拿著寶劍死盯著那個殺她的女人……究竟妙兒和自稱玫瑰女王的女人,會如何發展呢?

「醒了啊,妳這軟弱的女孩。」玫瑰女王用那驕傲鄙視的神情望著她。

「妙兒!」當露兒和夢兒正準備衝上前去擁抱她時,被野大人阻止了,他又恢復之前嚴肅的表情,認真地說:「先別過去,那不是原本妳們認識的妙兒,她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就好像換了一個人的樣子,就像我們的玫瑰女王一樣。」

「等等!這到底怎麼回事啊?你們跟我們說,玫瑰女王被戴著面具的壞女巫詛咒,如今她現在出現,你們卻說她就是玫瑰女王,這很奇怪啊,難道女王自己會詛咒自己,然後又詛咒她的子民,卻喚醒你們去找我們拯救你們的王國?然後又把妙兒給……現在妙兒復活又變成另一個人的樣子……話說,那個玫瑰女王她是會那種分身術的魔法嗎,還是她有雙胞胎妹妹,或者精神分裂跑出兩種人格來了?」露兒有些困惑地望著自稱玫瑰女王的女人,而妙兒卻用不帶任何情感的神情望著剛才那個殺死她的女人。

野大人聽到露兒這一番話,看著妙兒手上握的寶劍又看看騰在半空中黑化的玫瑰女王,突然像是想起什麼,對著黑寶說:「好像有什麼記憶讓我們給遺忘了,而那記憶正在痛苦地纏著女王陛下,她想忘記卻忘不掉的、卻一直壓抑著……直到一件事情成了這導火線,爆炸了!」說完,看著妙兒手上的寶劍,又是一副想起某種回憶的口吻接續著說,「必須找到那個害她痛苦的根源!你們也是,必須找到讓妙兒痛苦的根源,也就是那個她想忘記的記憶!」

野大人對露兒和夢兒說完,便舉起法仗,默唸了一個咒語:「以我的名義起誓,梅林的眼淚、尼采的憂愁、蘇格拉底的犧牲和柏拉圖的靈魂啊,請讓時間在玫瑰女王身上暫停一下。」法仗一揮下,只見野大人的銀色頭髮掉落了好幾千根,並化成一顆顆潔白純淨的珍珠,圍繞在那名黑色翅膀女人身上,接著她一臉詫異的表情定格在他們一行人上方。

黑寶看著野大人剛才所說和所做的一切,立刻會意過來,又恢復原本優雅自信的模樣道:「原來如此!只要找到那個像荊棘不斷纏繞著女王陛下的痛苦回憶,這一切就恢復如初了吧……我想妙兒也是。」最後那句話,黑寶用哀傷的神情望了妙兒一眼。

「什麼!什麼根源,什麼記憶?妙兒的痛苦?這兩者有關嗎?」露兒和夢兒兩人皺起眉頭,似乎努力地想在回憶汪洋中撈起某件一直被壓在深海底部的事情——某件曾經讓她們覺得痛苦的記憶,但她們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花!一定跟玫瑰花有關!」黑寶思忖著,「女王之前就非常喜愛玫瑰花,所以大家才稱她為玫瑰女王,可是現在這些花卻變成黑色的……那個男人,一定是那個男人!我想起來了!一定是和那個男人有關!野大人,我們得去找那男人!」

「男人、玫瑰花?在這混亂的異世界中,我們要上哪找,他是你們王國的人嗎?」夢兒疑問著。

「他在人類世界,那個男人是人類。」野大人講到那個男人時,口氣和態度有些不屑。

就在這時,野大人的法仗突然傳出一道女聲,細聲地道,「千萬別讓妙兒的寶劍刺進黑化的我,這樣子我會永遠陷入黑暗中沉睡著,再也醒不來了;而妙兒也會永遠困在自己的心魔中,無法從惡夢中醒過來。」

「那怎麼辦?我們該怎麼做?」露兒焦急地朝那法仗說。

「心魔,把心魔淨化,那個黑化的玫瑰女王是我的心魔,我只能把本體的自己弄沉睡,因為內心的惡魔被喚醒了,所以那個是我的另一面身分,至於妙兒她應該和黑化的我產生共鳴,胸口才會被玫瑰花所射中,才黑化。去找出心魔淨化它們,那些心魔就在被染黑的玫瑰花中……然後只要……」話還未說完,安靜的妙兒突然大叫起來,朝著靜止在半空中不動的玫瑰女王奔過去,「不,妳走開,妳這壞人,妳為何要出來破壞這一切寧靜,我要殺了妳!」接著拿起寶劍踏上往二樓的台階準備要刺向那位黑化的玫瑰女王。

野大人立刻用法仗打掉了妙兒手中的寶劍,妙兒頓時像失了神一樣,隨後又再度拿起掉在地上的寶劍,想要靠近黑化的玫瑰女王。

就在這時!黑化的玫瑰女王被暫停的時間恢復了,野大人趕緊拉住妙兒,把她帶回夢兒和露兒的身邊……

「不行!妙兒妳不可以殺她。」夢兒和露兒也趕緊向前抱住妙兒的身體,幸虧妙兒原本身形較夢兒和露兒嬌小,兩人才可以抵制不斷在她們懷裡掙扎的她。

「別攔我,殺了她,這一切的痛苦才可以解脫!」這時,黑化的玫瑰女王正驚恐地望著妙兒,也準備做出防禦的動作。

「怎麼辦?這樣子,我們要怎麼找到心魔,一下黑化的妙兒,一下黑化的玫瑰女王,你們兩個會魔法的趕緊想想辦法啊!你再使出那個會暫停時間的魔法啊!」露兒邊拉住妙兒的行動,邊向黑寶和野大人求救。

「那個魔法一天只能用一次,妳們倆先帶妙兒趕緊離開城堡。我們想辦法拖延一下女王陛下,至於心魔……等等再想辦法!黑寶先快點把她們弄出去!」野大人快速說完,轉頭望向黑寶。

黑寶朝她們三人施了一點魔法,她們三人連帶著寶劍立刻飛出城堡外頭,一出城堡外,妙兒突然像似魂魄回來一樣,先是愣著,然後轉頭到處張望四周空曠的平台,最後疑惑地望著城堡大門和握在手中的寶劍說:「這?寶劍?我們怎麼在外面,黑寶和野大人呢?」

「他們在裡面正在和黑化的玫瑰女王戰鬥著。話說,妙兒妳終於恢復了。」夢兒嘆了一口氣,並解釋著。

「對不起,讓妳們擔心了,那些玫瑰射中我接著包圍我時,我在腦海中看到了玫瑰女王那些痛苦的記憶!她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的脆弱。但我們必須讓她明白,她不是一個人,她不孤單,可是我們該怎麼做呢?」妙兒跟夢兒還有露兒苦惱地說著。

「心魔,女王說找到心魔,然後去淨化它,心魔就在那些染黑的玫瑰花中;但問題是,這裡很多染黑的玫瑰欸,到底哪一個才是啊?然後要怎麼淨化呢?」露兒先是嚴肅地解釋著,然後又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完困惑的地方。

妙兒摸著下巴,望著城堡周圍那些纏繞著的黑色玫瑰花,眼神突然黯淡下來,便緩緩地道出一段故事:「當時被玫瑰花困住的我,看到了一個女孩,在一個黑暗的房間哭泣著,那位女孩穿著一身黑色洋裝,黑色的雙眼不斷地流出藍色的淚水,直到淹沒了她,那時候她嘴裡喊著:『爸爸、媽媽不要離開我,不要,我不要!不要丟下我!我不想一個人!」

「然後場景轉換成,看到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正在吵架,兩人還打了起來,摔盤子、摔桌子和椅子那些……然後那個男人從此離開了那個女人……」當妙兒講到這些時,突然臉部露出痛苦難受的表情。

「沒事的,我們在這陪著妳呢,請繼續說下去吧。」露兒說完,接著轉頭小聲地對困惑的夢兒示意著說,「大概是陷入玫瑰女王的童年回憶裡產生共情了,那回憶搞不好是心魔來源……」

「接著又轉換場景,一個女人拿起玫瑰花編織的藤條,正生氣地抽打著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小女孩,那個小女孩一直哭著求饒,而那個女人卻面不改色地喊著:『這樣的妳怎麼能當上女王呢!』、『再哭,打更用力!』、『這樣軟弱會被欺負的!』,那個女人不管女孩如何求饒,仍舊把藤條打在她身上,一遍又一遍,然後……」妙兒說到最後幾句話時,口氣有些顫抖著,「然後我看見她身上好多烏青。她就這樣一個人躲在黑暗的房間哭泣著,直到淚水淹沒了她。」妙兒說完,全身顫抖的更用力了,神色充滿恐懼且不斷地撫摸手臂,彷彿剛才好像有鞭子正無情地抽打她。

露兒和夢兒彼此對看一眼後,便走上前抱著妙兒,撫慰著,「我們陪著妳,別怕。」

「然後我看到那些學生在霸凌排擠她,說她是一個怪胎,說她長得不像女王那樣漂亮,說她沒資格當上女王,說她只會簡單的魔法,虧她還是皇室的一員,然後那些嘲笑聲從四面八方襲來,像海嘯一樣不斷地衝擊她的心靈。於是,那個孤獨的女孩,只好整天躲在花園看那些美麗的花朵,只有那些花不會傷害她,會靜靜地聽她說心事,而她最愛的就是玫瑰花……」妙兒停頓了一下,換上溫柔的語氣說著,「有時候呢,她會自己用魔法把那些花瓣做成一個又一個的娃娃,來陪伴她,她還幫那些娃娃取了親暱可愛的名字,那些娃娃就是她這世上最好的朋友,永遠不離不棄的陪著她,守護著她。」

就在妙兒說完這幾句話時,城堡內部傳來悠揚的琴聲和柔美的女聲,「是不是野大人他們成功找到心魔了?」夢兒轉頭望著城堡的大門原本被玫瑰花纏繞的枝條已經漸漸散去了。

(未完待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