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短篇小說:《黑色玫瑰花》第七朵玫瑰花

前情提要:

原來這世界會變得如此,全都源於那來自被長久忽視壓抑的黑暗陰影,要恢復這一切,就必須要找到心魔,淨化它,但要如何做呢?內心的陰影有那麼容易說走就走出來了嗎?

「感覺有詐!剛聽妙兒說的這痛苦的回憶,這個心魔是要靠自己走出來,別人是不可能那麼容易走近他人的內心,看來要拯救這王國,就在玫瑰女王是否能走出兒時的陰影。」露兒嚴肅地說。

妙兒點點頭又搖搖頭,望著手上的玫瑰寶劍像著魔似地,用一種既夢幻又空靈的嗓音緩緩平靜地說:「我們無法感同身受,但可以陪伴他們、傾聽他們,尤其是那些跟我們最親近的好友和家人。當他們把自己困在那黑黑暗暗的地方時,無助地如溺水般孤獨又恐懼時,如果有一道光可以指引他們的話…」妙兒突然停住話語,眼神閃著光,然後激動地說,「光!我們就是那道光!還記得嗎,野大人說過破解詛咒的方法就是——尋找擁有節制、智慧和勇敢之心的人們,引領他們走進黑暗,帶來光明!」

夢兒突然大力地拍了一下手,恍然大悟的表情說著:「一定是這樣,所以野大人他們才幫我們拖住黑化的玫瑰女王,因為只有我們三個才有辦法找得到心魔,並破解淨化她!而妙兒是我們當中和她童年回憶起共鳴的人,所以一定可以找到那個心魔。」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明白玫瑰女王的心魔是來自童年的創傷,那到底是哪朵黑色玫瑰花藏著心魔啊?而且城堡裡面也有這些花欸,這麼多,從何處找?」露兒望著城堡外圍仍舊被濃霧和藤蔓纏繞包圍著,原本剛進來看到的那些鮮紅色的玫瑰花和荊棘花,現在全都變成黑色的。

妙兒有些失神地抬頭望著高聳的城堡塔樓,在迷霧籠罩下,似乎又看到最高的那座塔樓,依舊和她初來這看到的一樣,從雕花窗戶透出微微的黃色光芒,說:「那裡!肯定就是那裡了!」妙兒堅定地指向光源處說著。

「哪裡?那座最高的塔樓嗎?」夢兒和露兒一臉疑惑地望向妙兒所指的那座塔樓;因為在她們眼中,就只是一座被迷霧和黑色玫瑰包圍的黑暗塔樓,和其他塔樓一樣隱沒在漆黑無盡的濃霧世界裡。

「對!那裡好像有光在那晃動,一定就是那裡了,唯一的光源。」妙兒繼續說著,「我們快去那裏看看!這樣一定可以拯救這世界了。」當妙兒有些激動地拿起寶劍準備打開城堡大門時,卻看見露兒和夢兒一臉疑惑地望著她。「怎麼了嗎?」

夢兒和露兒心照不宣地對彼此互換了眼神,於是兩人搖搖頭對她微笑著說:「沒事,我們進去吧,不過要小心一點,那黑化的女王她在裡面,而且歌聲好像停止了……」

於是,妙兒拿著寶劍帶頭,這次她們不走小門了,因為小門上面還纏繞著許多荊棘,妙兒直接用手輕輕一碰城堡的橡木大門,似乎不用花太多力氣,就自動為她而開;但……一入內,城堡大廳似乎又恢復先前她們剛進來時死寂空蕩蕩的模樣,並且毫無作戰的痕跡,彷彿剛才發生的一切都只是虛幻、夢境……「奇怪?野大人和黑寶他們呢?」

「那邊!有個奇怪的東西!」露兒指著大理石桌,那上頭放有一個金色的籠子,籠子上面纏繞著許多的黑色玫瑰花。她們三人靠近仔細一看,只見兩個布偶娃娃躺在金色籠子內,而那兩個娃娃,長得很像野大人和黑寶的樣貌。

「這不會是他們吧!」夢兒有些驚恐地望著那兩隻布偶娃娃。

「肯定是的,一定是那個黑化的玫瑰女王把他們弄成這樣的!」露兒邊說邊警覺性地四處張望著,像獵犬一樣拼命嗅著黑暗深處——那些躲藏在暗處且不懷好意生物的危險氣息。

「對不起……野大人還有黑寶……都是我的錯……」妙兒小心翼翼地撥開那些帶刺的玫瑰花莖,並打開金色鳥籠,把兩隻娃娃抱在懷裡傷心難過又痛苦地說道。

「真是的,這不是妳的錯,妙兒!是那個白癡玫瑰女王,她自己走不出來那些陰影,傷人傷己!野大人和黑寶那樣忠誠的想要幫她,甚至不惜來到人類世界找我們三個,她卻還黑化,然後知道妙兒妳純真善良,所以趁機入侵妳的心靈,跟著她一起黑化,我看她巴不得,想要全世界都跟著她一起崩潰在黑暗的世界裡!」露兒生氣地大聲嚷嚷地說,像似要講給那躲在黑暗深處偷窺這一切的生物聽。

夢兒看到露兒的眼神暗示,也跟著一起喊叫道:「那些害妳的人,就是希望妳能一蹶不振啊!妳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就會變得跟那些害妳的人一樣,反而更讓那些害妳的人稱心如意呢!要殺了他們又不敢殺他們,只能躲起來哭泣沉淪嗎!女王陛下,妳並不是一個人,好嗎!妳不想當女王,可以啊,妳現在可以立刻毀了這王國,就跟妳母親一樣,毀了妳那美麗的心靈也毀了自己的婚姻!明明大家都愛戴妳,野大人和黑寶對妳那麼的擁護,妳卻只看見黑暗的一面!」

就在兩人大吼大叫的同時,大地突然震動了起來,一道往上的黑白色螺旋手扶梯突然從地底下冒出,直達到城堡的最頂端塔樓處,妙兒看到那個閃著微微黃光的房間就在螺旋手扶梯的最頂端。

「那裡!那個泛著黃色光芒的房間,沉睡的玫瑰女王就在那樓梯頂端,我可以感覺得到,她正在呼喚我去救她!」妙兒有些激動地抬頭望著那螺旋梯說著,而那緊握寶劍的手也微微顫抖著。「我們趕緊過去!」妙兒對著露兒和夢兒說完後,抱起野大人和黑寶這兩隻娃娃,便提著寶劍趕緊踏上階梯。

當露兒和夢兒也緊接在後時,地上突然竄出許多帶刺的巨大藤蔓和荊棘,阻擋她們兩個的去路,「露兒!夢兒!」妙兒驚訝地轉頭回望,並大叫著。

「真可惡,她不讓我們兩個上去!妙兒,妳趕緊上去,救她,那個寶劍肯定有作用的,心魔一定就是在妳說的那個發光的房間裡,因為我和夢兒看不見那個發光的房間,只有妳看得見!」露兒隔著巨大藤蔓牆喊著。

「可是我……我一個人,真的有辦法嗎,野大人說過,不是要我們三個人嗎?」妙兒抬頭望著那層層疊疊黑白交錯的螺旋梯,有些惶恐地說著。

「可以的!我們人就在下面,我和夢兒唱歡樂的歌曲陪著妳,好嗎?還有野大人和黑寶娃娃也陪著妳的,沒問題的!」露兒鼓勵地說完後,就和夢兒唱起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的最終樂章《快樂頌》。

於是妙兒鼓起勇氣,自信又大聲地說:「好,妳們等我,我一定會拯救這個世界和女王的!」然後就開始慢慢沿著黑白階梯往上爬,她每往上爬一階,就聽到快樂頌的旋律越來越小聲了;但在這死寂的氛圍下,《快樂頌》所帶給妙兒是一股不畏恐懼的正能量,不管前方道路多黑暗,她知道此刻在下面的露兒和夢兒正等著她成功歸來。

不久,她有些氣喘吁吁地爬到了那泛著黃光的房間門口;此時,這裡已經聽不到她們的歌聲了,空氣安靜的可怕,心臟因情緒起伏發出怦怦亂跳的聲響,不停地在她耳中放大又放大。這時,她來到了房門口前並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這是一扇有著精緻雕花的鐵製門,底部的門縫隱隱約約透出淡黃色的光,但這扇門卻被許多黑色玫瑰花層層包圍著……

她一鼓作氣地拿起寶劍,準備砍斷這些纏住鐵門的玫瑰花叢時,忽然!一朵黑色玫瑰花毫不客氣地朝她射過來,妙兒趕緊跳開,但還是不小心被刺給劃傷了臉頰。

這時滴下來的血液,突然定格,然後就這樣騰在半空中,慢慢從鮮紅色水滴狀展開成一個大型的彩色投影畫面,此刻那個畫面正播放的是——妙兒那天在圖書館看完書,正走在回程的路上——這一刻,她想起來了!

(未完待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