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會彈琴的貓
一隻會彈琴的貓

高敏感、內向、多愁善感的貓。 慢熱慢熟、又愛自言自語的貓。 寫作風格平平淡淡、寫作體裁不限,只要有興趣和靈感都想嘗試看看。 喜歡彈琴、聽古典音樂,和任何好聽的音樂,很隨興但不隨便的貓。 IG:han8.16

秋日,和老爸一起兜風的回憶之旅

就是要在冬天發秋天寫的文章(被打),最近南部的十二月天氣真的好舒服喔,就像真正的秋天~
屏東鄉下的廣大毛豆田

十月中旬時,午後老爸一句話問我說:「要不要出去閒晃?開車載妳。」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好久沒和老爸單獨父女二人之間的兜風之旅,於是穿著居家服,連衣服都懶得換只帶上外套和手機,連錢包都沒帶,就和老爸一起出門了。

說到「兜風」,不知是從何時開始喜歡上兜風,也許是國小放學後常常騎著腳踏車和同學在村裡到處亂鑽亂冒險,順便找野花野草,還常常不小心騎到奇怪的巷子中,被台灣土狗給追殺;也或許是國中時,生了一場大病,在那混亂不堪的記憶中,唯一記得溫馨的畫面是:老爸騎著腳踏車載著生病的我,在鄉間小路晃晃,身旁還跟著騎著腳踏車的老媽和老弟,當時內心覺得,如果我一直沒辦法恢復正常生活,就這樣死去,好像也挺幸福的。大概從那一次之後,我就喜歡上那種漫無目的在鄉村小路中兜風看風景,那種很chill的行為了。

高中因為升學壓力大,常常假日邀老爸用他的摩托車載著我去鄉間兜風,兜風的時間大概都是午後三四點,到傍晚五六點左右。記得我常常拿著單字卡或者其他需要背誦的文科教科書坐在老爸的摩托車上,於是老爸開始用大概二三十的速度慢慢騎在田間小路上,有時候看到他人田裡種一些我不認識的農作物時,會好奇問問那是什麼?有時候,會看到外地人來這裡和當地人買田地,然後他們會蓋起美麗的洋式農舍,老爸就會說,「別看那外表漂亮的樣子,裝潢可不便宜喔,妳可要認真讀書,以後要是賺很多錢,也可以把我們的家重新打造裝潢。」

那時羨慕歸羨慕,但還是希望趕快脫離痛苦的高中生活趕緊去外地讀大學,於是那三年只要壓力大就央求老爸載著我到處晃晃、看看那純樸的自然風光;記得那時候,還被老爸朋友的朋友誤認是老爸搞外遇,載著年輕妹妹兜風,還打電話跟我老媽打小報告。老媽告訴老爸這件事時,全家人笑得要命,但我卻笑不出來,心想:「居然把我看成小三!!!!我才高中而已欸,眼睛有問題喔,哪個缺德的人,只會躲在暗處偷看還和老媽打小報告,不上前打招呼。」

最後老爸朋友的朋友,聽說沒再跟他們來往了。(這一切都只是我當時聽大人說的)

後來,上了大學,住在外地,開始懷念起老爸載著我兜風的日子,雖然我讀的學校挺偏避的,但一個人騎摩托車兜風晃晃真的太無聊了,當時也還沒發明智慧型手機,萬一一個大學生在嘉義鄉村迷路,不是很丟臉嗎?於是假日兜風的地點就變成學校的圖書館到外校的宿舍,因為沒什麼朋友又很宅的我,假日如果沒回屏東都會騎到學校圖書館待上一整天。

有時候被同學熱心地邀去逛夜市、逛百貨公司、或其他美麗的景點時,我就會默默記住那個比較好記的路線,以後一個人心血來潮時,可以嘗試騎去晃晃。

就有一次,假日無聊,不想上圖書館也不想待在宿舍追劇,就帶著相機、手機、錢包、鑰匙,就一個人騎著車出發去蘭潭公園,還記得那時候天氣溫和涼爽,剛好又進入初冬的時節,穿上紅色毛衣外套和包包就出門。

慢慢地從嘉義鄉間騎進市區,開始回憶起之前同學帶我來過幾次的路,一個人慢慢地騎在市區,因為知道路途遙遠,所以就用兜風的心態,緩慢地到達蘭潭風景區。由於占地面積很大不知從何欣賞,所以我就沿著湖邊的馬路騎,隨後停在湖邊,看著湖中隨著音樂正在舞動的噴射水花,拿起相機隨手拍了幾張美麗的湖光景色;然後繼續騎,又在一個很美的裝置藝術步道下待了許久,然後拿起相機拍了很多張照片,原本想繼續往前騎去涼亭那;但天色漸漸暗下來,天空開始由橙紅轉成紫藍色,肚子也餓了起來,只好打道回府,再騎一個小時的路程回大林鎮上買晚餐後再回宿舍休息。

記得那天晚上吃完晚餐後,準備把相機照片上傳到筆電時,住在隔壁再隔壁同系的同學,敲了敲我的房門,開門後,問我下午去哪?想找我一起去吃晚餐卻發現寢室沒人回應,我跟她說:「去妳上次帶我去的蘭潭風景區。」

「妳一個人嗎!」從她有些驚訝的語氣和神情,雖然我點了點頭,但心裡卻覺得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說話快人快語的她,立刻就說出來她的驚訝:「那個地方晚上很陰呢,很多鬼故事都在那發生。」

我回說:「我在天黑前就回來了,那邊拍日落真漂亮,不恐怖啦。」當時,真心覺得那裏的落日天空在配合湖光水色,真是絕色美景,更何況當時的我是真不知道蘭潭的鬼故事,只把它當成普通的一個美麗風景區。

後來大學畢業後,才在網路上得知,原來除了民雄鬼屋,蘭潭也有這樣的鬼故事啊,不過,那次獨自的兜風之旅的照片,拍出來的效果都很漂亮,沒什麼奇怪的畫面,回想起來也算是一種趣事。

再回到這次十月中旬,和老爸久違的兜風之旅,那時就回憶起最後一次老爸開車獨自載著我去兜風的情景,那是好幾年前啊!想到這有點難過呢。那時候奶奶的後事剛處理完,接下來的那幾天,我看得出老爸心情很低落,他只是礙於男人的面子沒表達出來;那陣子晚上吃完飯,我常常陪著老爸一起拿著手電筒去外頭散步,在安靜的步道上和蟲鳴狗叫聲的襯托下和他聊起古代文人秉燭夜遊的故事。

有時候吃完晚餐,聽到隔壁村正在「熱鬧」的聲音,老爸會問我要不要去看看,就這樣父女倆人雙載騎在安靜的產業道路,找尋熱鬧的來源,看到一座小小土地公前面正在上演掌中戲,台下沒有觀眾,只是演給神明看的酬神戲。於是我和老爸就隨便找個石頭坐下來當起觀眾看掌中戲,雖然聽不太懂台語,但有些劇情挺好笑的。

後來,每天晚上老爸說要不然開車載妳去東港大鵬灣晃晃再回來,就這樣每天陪老爸一起兜風幫他度過失去親人的低潮期,快半年吧,我也忘記了,畢竟好幾年前的事了。

如今,又再度陪老爸一起兜風,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窗外的田園風光,和老爸鬥鬥嘴、東聊西聊,講一些搞笑的事物,內心卻覺得有點感傷,是因為秋天的關係嗎?有種多愁善感、安靜惆悵之感,可外頭那些行道樹,都還綠著呢!而且午後陽光好溫柔啊,柔柔地照耀在廣大的毛豆田上、台灣欒樹上、苦楝樹上,美得像一幅明信片上的風景圖呢!

老爸問我:「妳要不要開看看?這裡很空曠,沒什麼車。」我搖頭說:「不要,很久沒開車上路,忘記了。」記得,那時候大學剛畢業沒多久,就和弟弟一起去學開車,因為兩人一起上價格比較便宜,好不容易這肉腳的我,考上汽車駕照了;當時,興奮地要老爸做在副駕駛,然後找一個空曠的道路練開車,那時太緊張了,在馬路上開車真的很可怕,怕自己開太慢妨礙到他人,全身緊繃地很!後來就在馬路上開個兩次就沒再開過老爸的車了。

說真的,養車是一件很花錢的事呢,開車的兜風之旅也只能偶爾,還是喜歡以前老爸騎摩托車載著還年輕的我在鄉間晃晃。

騎腳踏車或散步才是最省錢的兜風之旅,不過,那都是我獨自一人時想去鄉間小路散散心時,才會做得事情,目前很少自己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到很遠的地方晃晃、玩玩。

但這次和老爸的兜風之旅很開心,父女倆在那邊亂吐槽收音機播放的歌曲,也隨便吐槽了一些社會時事,老爸還說:「妳要是常坐車,坐習慣了,以後就不會暈車了,要不然每次開去墾丁那條屏鵝公路,還在東港路上就在吐了,看妳這樣,大家也難過玩不起來。」

「那是因為走走停停,才吐的啦,那每次都會塞車,暈死人。」我回說

太陽漸漸下山了,沿著河堤的道路也到盡頭了,於是老爸開回頭,準備緩緩開回家了。河堤岸上跑步的人也慢慢變少了,美麗的林蔭道路看不出來是秋天的季節,如果緯度高一點,這裡全都是紅葉的話,風景一定更美,能住在這樣的地方,安靜、靜心又舒心,白天又沒什麼車子會往來,更別說晚上,這裡的睡眠品質可能會很好,只是交通不方便罷了。

認真觀察了林蔭道路上附近只有幾棟廢棄的小工廠和小農舍,沒什麼住家,望著台灣欒樹那紅褐色的果實和有些空汙的朦朧天空,就這樣結束了我和老爸的小確幸秋日兜風之旅。


P.S結果,自從寫了這篇文後,老爸有空就會約我開車出去兜風,如果我沒答應,他就結屎面(台語)說一些很酸的話,「我還以為妳會很想去嘞,算了」。我就會說:「今天不想去嘞,沒空XD下次~」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