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floyd

@wjw000525

整理了一些朝鮮(.kp)門戶網站

全部都是朝鮮官方的網站,而非其他國家的關注者建立的資訊平台。鏈接直接進入漢語/英文頁面。個人認為「一般門戶網站」的綜合內容非常豐富,包括《金日成回憶錄》、《金正日文集》、《金正恩文集》等漢語版,以及相片集、音樂與附翻譯的樂譜;「學術機構」裡可以看見朝鮮教育金字塔的樣貌,甚至是學系分佈、教授信息;「文藝出版」有很多影音資源,包括電影、電視劇;其他的分類與政府官方媒體資訊重合度較高。持續更新。

對於活力的自我苛視

苛視應該不是一個漢語詞,是我給scrutiny的翻譯。比如,小學時候我常常在腦中問自己,當我需要為國家犧牲的時候,我會心甘情願去死嗎?我的內心答案是,我不想去死,然後我就會開始自我苛視,審問自己為何無法做到所謂烈士那樣義無反顧地獻身。後來我開始逐漸忘記時常向自己提這樣的問題,直到...

covid-19人口管控下脫北者數量遽減

根據韓國統一院的報告,2021年抵達韓國的朝鮮「脫北者」創下現有數據的歷史最低(63人),2020年則是歷史第二低(229人)。這個數字在近25年內通常是每年1000-2500人。具體數值參考如下(我標記了每一行數字代表的人口,第一行代表年度,第二行代表男性數量,第三行代表女性數...

震颤

声音在我脑海中以悦动的几何形式呈现,如同不自觉的震颤创造了空间。我与体温的距离,毫厘之间红热的光,或者是冰蓝的液体。第157日。秋天阴冷的天空像白玉石,定睛凝视,脑与大气层的想象空白开始出现隐约的浅瑕,水气充盈在云间,随意浸散。我在河水中捡到的石头,像我一样在逐渐絮化的过程中充满了腐烂的空隙。

抬頭尚有天空

铩羽而归,比如一个月之前的今天从香港飞回成都,在新津山里的酒店隔离了十四天,然后回家。半年多时间,或者说从二号桥打催泪弹开始的那一天算,快一年的时间,冬天像老妪下垂的乳房,松松垮垮,而后三个季节颇有“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的恍惚感。

在我隔离结束的前一天早晨,我梦见回到家中后一如往常那样无法入睡,但我的安眠药却随意散落在白色棉被因为靠它取暖也靠它取得隐藏和安全感的身体随意蜷伸而形成的沟壑里。捡起来,按照平时的剂量吞下去。苦瓜一样的味道。我要入睡,我不能让爸妈发现家里多了几粒效用不明的白色化学物。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