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floyd
bluefloyd

jingwen 傳送門:@cuhkdparchive 11月檔案館|中大衝突記錄

covid-19人口管控下脫北者數量遽減

(edited)

根據韓國統一院的報告,2021年抵達韓國的朝鮮「脫北者」創下現有數據的歷史最低(63人),2020年則是歷史第二低(229人)。這個數字在近25年內通常是每年1000-2500人。

具體數值參考如下(我標記了每一行數字代表的人口,第一行代表年度,第二行代表男性數量,第三行代表女性數量,第四行代表男女數量總和)


這些脫北者主要來自咸鏡北道兩江道。以2016年脫北者的樣本來看,有70%左右的脫北者都來自於這兩個地方,其中咸鏡北道更是佔據了總數的60%。

合理的解釋是,咸鏡北道和兩江道都和中國接壤,並且以豆滿江(圖們江)為界限,相較於同樣與中國依鴨綠江接壤的慈江道和平安北道來說,豆滿江的流速和河道寬度都更加適合「逃走」。(如下圖,兩江道三池淵市的白頭山是豆滿江與鴨綠江的分界點,藍色是豆滿江流域,紅色是鴨綠江流域)當然,距離平壤最遠的咸鏡北道一直是「流放之地」,被排斥在政治體制外的「敵對階級」比例也更高。


相對來說,離朝中邊境較遠的江原道、黃海南道、黃海北道的脫北者就相對很少。

「脫北」有其特定路線:與韓國相接的軍事停火線(38度線)戒備森嚴,一般人不得入內,且緩衝區是地球上地雷密度最高的地區,所以這是一條幾乎不可能的路線;海路的話,也更加不可能(省略解釋)。所以,從朝鮮境內逃出的最可行路線就是提供邊境進入中國東北地區。

然而,哪怕是冒著生命危險進入中國東北地區,也並不等於「逃出升天」。由於朝中兩國政府的特殊關係,中國並不將脫北者視為尋求庇護者,而是把這群人當作有「經濟困難」的「非法越境者」(當然,經濟也是很多脫北者離開朝鮮的原因之一),所以會將被發現的脫北者送回朝鮮。這批人通常會面臨「勞改營」/徒刑甚至死刑的處罰。

所以,進入中國之後,他們仍然需要進入例如蒙古或者泰國、緬甸等等不會遣返脫北者的「第三方」國家聯繫當地韓國領事館,再開始正式的籍貫處理程序。這個過程,並不容易,尤其是從吉林/遼寧省以地下方式抵達雲南,再出境,有時候會花上數月甚至數年前途未卜的時光。

2020年開始,中國開始實施「健康碼」制度,對人口流動管理加強,令前面提到的「逃跑路線」更加困難重重。

在2020年之前,朝鮮對人口流動的管控就很嚴格。除了一般軍事、邊境等等涉及到國家機密的地方,普通民眾的出行也是受限的。

首先,首都平壤直轄市的市民和其他地方(各個道、特別市、經濟特區)出行的權力是不同的。平壤市民除了會有一般的「身分證」,還會有一個「平壤市民證」,而其他地方的居民則只有「身分證」(居民證)。擁有「平壤市民證」的人可以去「地方」,相當於在交通途中的「通行證」,但是「地方」的人要去平壤則必須有特殊申請。

出行申請」是每個行政區域內有專門負責的機構,如果要出行(即,離開自己所屬的戶籍所在地),需要有一些理由,例如探親、奔喪等等,「我想出去看看」這種普通旅遊的理由是不太有說服力的。而且,這個「出行許可」是在旅途中車站等地方會受到檢查等。只有車票,沒有「出行許可」,檢查證人員無法放行。

另外,朝鮮實行「人民班」制度,類似於鄰里之間「五戶為伍,十戶為什,相聯相保」這樣子。「人民班」的「班長」會檢查自己管轄範圍內每個居民的「存在」(甚至說晚上敲門進入民居,察看有沒有「窩藏」的人)。如果有人未經申請就莫名其妙消失,那這一家人很可能會成為「監視對象」,給家人帶來很大不方便。

所以,很有可能,在covid-19爆發之後,朝鮮國內幾乎暫停了所有的境內人口流動活動(他們本身的人口管理制度完全可以做到這一點),以前脫北者採取「以某種理由去朝中邊境,然後再進入中國境內」的策略有極大可能無法實現第一步。

然而,弔詭的地方在於,以上只能是猜測,脫北者數量在covid-19爆發之後劇減的因素一定是重重疊疊的,從朝鮮境內可能實施的絕對人口流動管控,到中國的「健康碼」限制,導致成功離開朝鮮抵達其他安全地方(尤其是韓國)的人數驟減。但朝鮮境內的情況,以前很大一部分消息就來源於脫北者的講述,然而目前除了朝鮮中央通訊社的官方報導,外界基本上無法知曉。換言之,正是因為「裡面」的情況很可能是一個靜止的「黑洞」,所以很少人「跑出來」,而很少人「跑出來」,也可能正是因為「裡面」是一個靜止的「黑洞」。

最後,祝各位要跑路的都能成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特别策划 | 想推荐一些关于北韩的书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