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亭中的周姐

“疫情经济学”

为什么要起这么个标题呢?疫情明明重创了经济,怎么还会有什么“疫情经济学”?

这就不懂了。当你看到工厂停工,工人失业,道路封锁,物流停顿,许多人连饭都吃不上,嗷嗷待哺时,正是另一种经济大为活跃之时。各级政府官员,各个小区保安,各家政府特许的物流公司,各家与疫情相关的制药公司,各个检测机构检测人员等等大发横财,更重要是权力的扩张。以前政府官员发布命令,居民可以质疑,可能反对,但以防止疫情扩散为借口,再加上军队警察保安大白们的强力压制,居民无不俯首帖耳乖乖听话。在防止疫情扩散的借口下,各级政府官员的权力得到极大的扩张,政府特许的企业获得了极大的垄断利润,以前会被上海人瞧不起的快递小哥们如果有路子,个个成了香饽饽,就连能够参与物资分配的小区保安,连个什么官都不是的存在,现在也能睡小区里缺乏物资的女租户了。他们为什么不支持党的防疫政策?

中国传统是官本位社会,凡是能够扩张官员权力的政策,总是特别容易得到官员的拥护,从而贯彻下去,而且是变本加厉地贯彻;而限制官员权力的政策,基本很难贯彻实行,不但是官员反对,许多不是官员的也反对——万一我哪一天当了官呢?“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防止疫情”成了最好的管控社会、扩张官员权力,使各级官吏与特许包工头捞取特殊利益的最好借口。这也就是为什么再大的经济困难,再多的工厂倒闭,再多的工人失业都不能阻止封锁城市的重要原因。

“疫情经济学”,你看懂了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