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土土
木土土

妥妥當當的風水名

花城小事 : 1.6 舔喉

(edited)
再次去到指定單位,奇女子打開木門和鐵閘。一起步入客廳後,兩人在沙發上擁吻。輕輕抱過對方的頭,互相幫忙脫去衣物。反覆試了多次,仍然未能進入內陸。

再次去到指定單位,奇女子打開木門和鐵閘。一起步入客廳後,兩人在沙發上擁吻。輕輕抱過對方的頭,互相幫忙脫去衣物。反覆試了多次,仍未能進入內陸。

地下學會,就是指那些得不到教職人員指導,沒有校方津貼的研習社。常見的有cosplay社、韓研社、電競社。加入這個同為「暗社」的中國語言文學學會。創辦人是一羣屢次文學比賽落選,或在多個網絡寫作平台分享作品均沒有讀者的寫作愛好者。就此在校內印製文學刊物,希望同學閱讀。成員每週五放學聚會。「這部作品偏類型小說,學院派不會認同。」「這文章未免寫得太保守,有點像公開考試文類。」「這散文艱澀得要查字典,過於曲高和寡。」「又寫了部少人理解的藝術,真快活。」「這是私密化;這是後設;這是意識流;這是自動書寫。」「全都是思覺失調文學。」

坐在睡房的地板上握住他人的內褲,嗅了兩嗅痛哭。為甚麼這麼個人的事情都沒有選擇權?這不就是限制想像嗎?為何不是四角?有這麼多顏色和圖案,怎麼偏偏是白底色淺藍波波球?刻意在傳遞過程中扣住手冊,當目標舉手跟老師說沒有收到本子,老師問有沒有同學看到,未有人回應,他說一回兒去教員室找找。參照冊子上的資料去到他的居所,按門鈴等人開門。寫到這樣發現撐不住了,作為讀者還是要負些少責任,女性讀者是父親接客,男性讀者開門的是對方母親。媽媽出來應門後,接過學生手冊後道謝,並沒有按照腦中的幻想被邀請入內喝水順便揀選內衣。女人關門後回房間繼續與老公上床。女性在想的是剛剛那男生,男人想的是自己女兒。

中二就在橋牌學會虐待高中生,被所有會員一致同意踢出。隨後參與任何活動都力不從心,害怕太出眾,又憂心做得太差。去找駐校心理醫師輔導。分析師問是不是太在意別人想法,建議多愛自己一點。

小孩藉著假日到主題樂園,與各個卡通人物牽手擁抱拍照。

翌日英語老師用大鐵尺指著投射幕上的「SVO」投影片。猜想異性教師不會不允許去洗手間,就舉起右手,說想方便一下。步至樓層旮旯,沒有行入廁所,轉進樓梯的方向。走了兩層到了地下,踏進更衣室。找到貼有偶像圖片的儲物櫃。從褲袋拿出早已預備好的曲別針,扭成小魚狀插進鎖內,拉開膠門。清楚排球隊隊員普遍放有多條內褲。在膠袋裡取出一條,對摺放入褲袋,慢慢走回課室。

放學後回到家中百無聊賴,功課早在小休完成。在「海盜灣」下載一套韓國電視劇欣賞。劇中的主角是個「傻甜白矮」。四位男角色同時對女主展開追求,夜場唱片騎師、一位疑似影射三星公司霸道總裁、一個呵護備至的陽光暖男、一個彷如親弟弟的傻男孩。覺得五個角色可能有相同或相異的父母,爸媽或許在利用他們報仇。把HDMI線插入電腦,另一頭插到電視;放將小椅子到舒適的地方,靜心感受,悠然自得。

新規定「一生一體藝」,同學必須至少加入一個學會。在橋牌學會右方的小方格內畫上一個剛好頂住框邊的剔號,便望向暗戀對象,開始想像和他的一二事。

SOD、電腦椅、組合枱、矽性潤滑油、雙手。

算是一個常見的詞牌。

上帝「走進」這開放式咖啡廳,行到櫃檯前說:「要一杯tall size的chamomile tea。」穿著圍裙的女店員問:「不喝點咖啡嗎?」上帝回答:「我不需要刺激物,我就是刺激本身。」拿著石墨烯收據,站到一旁等候飲料。接過手後再找一張空椅坐下,把平板從公事包取出,放到圓木桌上。撫摸一下木紋再放眼四方,驚嘆這裏果然是會被說服購買saving plan的地方。隨後打開「尤利西斯」,敲上標題——舔喉。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花城小事 : 1.5 妳

Loading...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