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囈語
創作囈語

每周不定期創作極短篇小說或散文, 風格有時黑暗,有時療癒,有時諷刺,有時荒誕。 總之不會太嚴肅,只希望有點樂趣。 本帳 @觀影囈語

【極短篇】夢的記憶

最近我越來越分不清現實與夢境了。

最近我越來越分不清現實與夢境了。說起昨天那場大雨,大家都搖頭,聊起今早那則新聞,大家都皺眉,談起去年那段戀情,大家都咧嘴。這些真的只是我的夢嗎?

「是的,也不是的。」朋友A托著下巴,也許那是我預知未來的能力,也或許那是我回溯前世的記憶。總之,夢境再怎麼樣也是潛意識,不會沒有意義。

回到床上,我吞掉醫院給的膠囊,繼續尋找夢的意義。隔天,朋友A很驚訝地看著我:「請問你是哪位?」我笑了,因為我抑制不住恐懼,沒想到事態變嚴重了。

眼前的醫師認為我的說法饒有興味:「你沒有任何精神科的就診紀錄。」我擠壓著太陽穴,抑制顫抖的呼吸,簽下睡眠檢測同意書。

那天夜裡,我躺在冰冷的白色床鋪,臉上貼滿詭異的糾纏電線,我拜託醫師替我錄影,我必須知道自己睡著後發生的事情。醫師走後,我偷偷在枕頭底下塞張紙條,註明醫師的名字。

幾週後,我收到檢測報告,上面說我一切正常,就連呼吸、脈搏也特別穩定,幾乎沒有經歷快速動眼期,不太可能記得夢境。但我很清楚,現在絕對是一場夢,因為這家醫院名稱不是我去的醫院,醫師名字當然也並非同一人。

再次睜眼時,我摸了摸枕頭底下,發現紙條還在。醫師走過來關心我的睡眠,而他也確實是昨天那位。「如果你擔心的話,可以把夢境記錄下來。」醫師微笑著,我點點頭,順便問起昨晚的錄影檔案,但他突然臉色一變,婉拒我的要求。

從此我開始記錄每天的夢境,慢慢釐清現實的部分有哪些,卻也發覺我的人生體感更長,世界似乎也因為夢境而變大了。

那天做夢,我突然想嘗試一些新鮮,我拿起預備的瑞士刀,狠刺在朋友A的心臟位置。眾人驚叫四起、逃竄,我看著手上的鮮血,想著明天說給朋友A聽,他肯定會爆笑出聲。

「卡!!!快點卡!!!!!」一道聲音突然竄出,緊接著一群黑衣人衝上來把我壓制在地。我詫異地看著路人們努力按住朋友A的胸口,還有掉落在旁、沾著血的場記板,上面寫著:

活在夢裡的男人 第五季

Sence 2 Shot 1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