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囈語

每周不定期創作極短篇小說或散文, 風格有時黑暗,有時療癒,有時諷刺,有時荒誕。 總之不會太嚴肅,只希望有點樂趣。 本帳 @觀影囈語

【極短篇】失眠

自從她離開以後,我天天失眠。

自從她離開以後,我天天失眠。

不知道幾年過去,我依然無法習慣沒有她的日子,雖然我到處求醫,吞過好幾種安眠藥,但是沒有任何方法比起她擁抱我有效。我睜著眼睛度過黑夜,又垂著身子熬過白晝。

她是被酒駕撞死的,但為了入睡,我也開始喝酒。酒精能讓我變得沉重,可是我的意識依然清晰而絕望,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做美夢,我只能永遠面對這個世界,然後裝醉不理。

於是,朋友建議我去做催眠,還介紹我一名業界好評的催眠師。

我隻身來到治療所,簡單向催眠師說明我的困擾之後,很快被安排換上柔軟的衣物,並且躺在寬大的沙發椅上。

隨著催眠師的指示,我閉上雙眼,漸漸掌握自己的呼吸,聽著音響傳來的蟲鳴鳥叫,想像自己慢慢浮上天空,然後徜徉在山光水色之間。

突然,我感覺有人在拉我的腳,低頭一看,卻驚見我死去的妻子,我嚇得立刻睜開眼睛,跌落沙發椅。催眠師判斷我心魔太強,勸我好好告別妻子,否則永遠無法治好失眠。

於是,我當晚寫了一封訣別信給妻子。我抱歉自己拋下她,選擇繼續苟活在世,希望她能夠原諒我,也祝福我。接著,我把信燒成灰燼,暗自希望妻子在天之靈可以讀到。

後來的幾次催眠,我都有成功入睡,醫師判斷我失眠問題幾乎解決,之後只要學會冥想,按時作息、運動,就能恢復正常人的生活。

我高興回家,午夜十二點以前就躺上床,開始進行冥想。在夢裡,我看見妻子前來,她說自己看過那封信了,但她不允許我自己苟活,要求我跟她走。我震驚拒絕,卻發現自己沒辦法醒來,只能任由妻子拽著我前往另一個世界。

幾天後,朋友發現我的屍體,法醫判定我因為長年失眠與飲酒過量,最終導致猛爆性肝炎。而我的生命,也就隨著我的最後一次睡眠消逝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