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IGwei
wuBIGwei

我死了(六)

在这一章里,我身边的人不得不爆出了很多脏话。这是因为你很难对一个死掉,但却活蹦乱跳的人讲出合乎逻辑的话。但问题没有出在我身上,把他们逼急的到底是什么,我完全说不清。

之后的几天,X每天都在争论树的话题,一直争论到上面忍无可忍地拍板决定了种什么灌木,他们才消停下来。每天都是这样。我的父母已经流干了眼泪,他们接受了自己儿子去世的事实。他们度过了这段悲伤,走向了新的生活。我是从X那里听说这件事的。而我的生活却自由自在爆了。我去最豪华的餐厅吃饭,吃完了甩甩袖子就走人,他们抓住我我就说你们送我去警察局,警察看了我就把我放出来。警察说,我们这里怎么关死人?你消停点,等你什么时候活过来,小心我把这些事儿都给你秋后算账。我说好。

我一直不知道我的复核情况怎么样了,我的父母应该在帮我复核。我满怀期待地希望我能活过来,但同时我也在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自由。我心想,等我活过来,我的一切就恢复了。我就要回到之前的上班中去,那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不过自从我死了之后,我已经忘掉我的工作是什么了。

第二天我会去同一家餐厅,被同样地赶出来,同样地扭送警察局,警察同样地按照同样的理由把我送走。我说我也不想吃霸王餐,但我又没有工作。他说你别胡扯,你吃霸王餐区快餐店吃不行,非得去那么豪华的地方吃,我看你就是故意找茬。我说,是的,我要把事情搞大,你们才会给我解决问题啊。警察说吃霸王餐的事还能算大事啊,你去抢个银行,兴许能有点用。

我知道警察是开玩笑,但这不妨碍我第二天就把刀架在了银行柜员的脖子上。我说把钱全都放到袋子里,他们一大半人照做了,我说谢谢各位,我也是被生活所迫。这句话使得我像是古代劫富济贫的大侠,但实际上我没有用这些钱济贫,我甚至没有用这些钱。然后我就走了。我既没有蒙面,也没有伤人。警察说,拍到了非常清晰的肖像,让我们查查数据库,一定能找到罪犯。

但是他们没有找到我,因为我死了,我的数据都没有了。

当然警察认识我,我都是公安局常客了。我第一次去自首,还没开口,他们就说你是不是抢了银行,我说没错就是我。他们面面相觑,就像一群小学生一样。这个社会似乎从时间的起点开始就井然有序,有的人死了,有的人活着;有的人工作,有的人不工作;有的人有房子,有的人没房子。但是所有人都在做自己的事,地铁安检也好,社区工作也好,房产中介也好。我问他们你们做这个工作有什么意义呢?他们说,这个工作的意义就是,能让我给我买吃的喝的。

只有我一个人是这个机器里蹦掉的零件,自由自在地在机器里搅来搅去。不用工作也不用花钱,赛过活神仙。那些警察面面相觑和永恒一样的时间,然后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是我,他们说你不是死了吗?别装神弄鬼,快走快走。我就是这样被赶走的,连自首都做不到。

然后我在黑房东的地下室里面对着一袋钱发呆。

其实警察知道我是抢了钱的,但是警察们私下里,在他们摘下大檐帽,坐在椅子上就像大厦倾倒一般,永远起不来地瘫在办公桌后面的时候,他们会说,那个抢银行的死人,我操他妈呀,我想抓他,但我怎么抓他?我抓他得有犯罪记录,他有个鸡巴犯罪记录,他什么记录都没有,他是个死人呀!我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