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IGwei
wuBIGwei

我死了(全文完)

最后的结果对我来说非常合理,但是对别人而言怎么样,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这些都和我没关系,毕竟我死了。

我去找X,想问问他有没有听说我抢银行的事,X说,没有。他只知道有人抢了银行,但不知道是谁。嫌疑人抓到了,判了个终身监禁。我说不凶手没被抓到,因为凶手还在外面。我感到很伤心,我查了查新闻,找到了那个替我坐牢的人,我去自首,我说钱是我抢的,这是钱。那个被关进去的人是无辜的。

那个替我做老的人被抓进去的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对我破口大骂的警察,在抒发了一阵情绪之后,摸摸鼻子,端起炼药锅一般的茶缸喝了一口陈年狗尿一样颜色的茶叶粥,说算了,之前那个黑恶分子呢?我看他在外面也不消停,把他抓了算了。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就是那个破口大骂的暴躁警察,因为社区的一切都是这么平静,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遇到罪犯了。这就导致了,他们要抓人,就只能抓那些嘴巴不严的人,这些事完全无伤大雅,甚至抓不抓完全凭警察的意愿。这个暴躁警察没有见识过货真价实的罪犯,但现在一个犯下重罪的人就站在他面前,并且是第二次来自首了。这次我直接把话说完了,他不得不办这件事,这是他的工作,而工作就要认真做—完成不完成倒是另说,最关键的就是要表现出认真工作的姿态。

那个警察说,好的,我们这就去上报社区。

我说你们不要这样子,社区的人在忙于种树。

那个警察说,凡事都要走流程。

我说那我看看那个蒙冤入狱的人可以吗?

那个警察想了想说,这个不合流程,不过可以。

我见到了那个嫌疑人,和我长得一点都不像,比我高了一头,肌肉壮硕,一看就不好惹。我瘦弱矮小,还有点驼背。我说我是那个抢银行的。他说原来是你,那现在你被抓到了,那快来人把我放出去……

他说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他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他说:“我认识你,你抢了个银行,跟我走。”

他说那天银行被抢的时候他在上班,所有人都能证明他不在场。但是当社区通知他的公司他是罪犯的一刻,所有人都忘记了那天他在上班。他的老板把他开除了,但又补充说道,他知道他那天不在银行,但这件事我们也很难办,你去和上面反映吧。你的工作被一个没有犯罪的新人接替了。

这就是那个壮硕男子被抓的故事。

那个警察回来了怼壮硕男子说,你确实案发当场不在场证明,我们对比指纹发现是这个男子实施了作案,所以说呢,你可以滚蛋了。

在那位壮硕男子走后第二天,我也被赶了出来,因为我没有犯罪记录,这一点的原因是我死了。我找到了那个壮硕男子,他失去了工作,我失去了生命。他说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说我没有病,我是一个死人,我为什么能有病呢?那个壮硕男子很生气,因为我害得他失去了工作,他说你既然说自己是个死人,那你就去死吧。

第二天,那个壮硕男子去自首,因为他把我杀死了。同一个警察问他,你杀死了谁?他说他杀死了我。那位警察哈哈大笑,这个人都死了一个月了快,快回去吧。

X看着我的尸体说,这具尸体到底是谁的?

两天后,一个住在城市另一端的人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社区打来的。电话那头说,你死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