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郭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高蹈齋主人。 高蹈齋網址https://matters.news/~gaodaojhai

長津湖的冰雕連和大陸非法武裝團體的認知失調

事實的真相是,一群既沒有任何防寒裝備,也沒有足夠的食物,更沒有法子的士兵,被從營地裡去趕出來,要求他們在零下二十幾度的雪夜裡在大雪中隱蔽,去面對美軍無盡的火力。而在美軍到來之前,他們就已經失去戰鬥力了。只有極少數幸運者可以成為只能轉動眼球,等待美軍救援的俘虜。

近日,一部號稱是給匪慶獻禮的影片在大陸熱映。其票房已經來到了54億多,有望成為大陸影史第二高票房。這一成績並不讓人感到意外。對於這類獻禮影片,大陸非法武裝團體的宣傳部門會在全大陸動員,讓各個共匪部門以及各類學校組織觀影。同時,其宣傳部門也在網路上嚴正以待積極封殺各類對此影片的負面聲音。一些公眾號被封鎖,一位調查記者因為其在微博上的負面言論被刑事拘留。在這樣的宣傳力度下,電影長津湖的高票房就絲毫不讓人感到意外了。

這部電影中,被討論得最多的是冰雕連的戲份。其大致內容為,一隻匪軍連隊被派往狙擊正帶領平民撤退的聯合國軍。但因為朝鮮長津湖地區氣溫極低,沒有棉衣的匪軍在零下二十幾度的雪夜中全連被凍成了冰雕。而路過的美軍也忍不住對這群冰雕連敬禮。

當然,在真實的歷史中,並不存在全連被凍成冰雕的故事,更沒有美軍向冰雕敬禮這種一看就來自於共匪文宣部的編造。但是在這場戰役中,確實有匪軍士兵被凍成冰雕的記載。

「突出重圍」Breakout—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一書對於整場戰役有相當詳細的描寫

谢弗军士走过来告诉戴维斯说他有些东西想让他看一下。中校和谢弗走了一小段距离,看到他俯身拖出一个大冰块一样的东西,原来是一个中国士兵,他还活着:戴维斯能看到他的眼睛在动。附近还有好几个中国士兵在洞里紧紧地相互偎依着想温暖一点,但大部分人已经死了。估计这些人是派出的前哨,但寒冷的天气把他们都消灭了。戴维斯:“B连的人已经开始照料那些还有一口气的幸存者。”

其中「幾個士兵在洞裡抱在一起取暖」這種人類求生的本能描寫無疑比匪方文宣部的「超人意志」要可信和可靠的多。

此外我還看到很有意思的一段。

李周恩:“这些人以前是国民党蒋介石手下的士兵。他们没有鹦鹉学舌般地重复那些乏味的共产党宣传。我问他们是否知道为什么和美国军队作战,其中一个人用在中国很通用的笼统说法回答说:‘没有法子。’大致上,粗粗翻译过来就是:那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或者:身不由己。”

可見,長津湖的歷史絕不是如大陸非法武裝團體的宣傳一樣,一群有著超人意志力的士兵在雪夜出擊,積極尋求戰機,但因為肉體的脆弱而被凍成了冰雕。毛澤東思想可以指導殺豬,但是無法增強他們脆弱的肉體。事實的真相是,一群既沒有任何防寒裝備,也沒有足夠的食物,更沒有法子的士兵,被從營地裡去趕出來,要求他們在零下二十幾度的雪夜裡在大雪中隱蔽,去面對美軍無盡的火力。而在美軍到來之前,他們就已經失去戰鬥力了。只有極少數幸運者可以成為只能轉動眼球,等待美軍救援的俘虜。

我在學生時代讀過Robert Buettner 的Orphanage。我只能記得大致的情節,但是對裡面的一段話卻印象很深。「當一位軍官寫信歌頌其手下陣亡士兵有多麼英勇時,這些信就可以衡量他的失誤。死亡的士兵越是勇敢,軍官的失職就越是嚴重」當大陸非法武裝團體花費大量的資源投入到歌頌這些被凍死的士兵的宣傳時,其實際上是在宣傳它指揮官本身的無能。長津湖一戰,大陸非法武裝團體動用第九兵團,15萬人,突然襲擊美國陸戰一師,企圖將其徹底殲滅。然而,陸戰一師經過一番苦戰之後,付出戰死751人,負傷2891人的代價,成功突圍並順便帶走了一些隨軍撤退的平民。而第九兵團的傷亡就要慘烈的多。根據有匪軍背景的作者寫的戰史「開國第一戰」,第九兵團戰鬥傷亡19202,凍傷減員28954,凍死1000,凍傷不治3000。凍傷減員達到兵團總數的32%,嚴重凍傷達22%。而一些非匪軍背景的大陸研究者則認為,根據事後第九兵團補員人數來看,實際上網會更高。比如,冰雪長津湖的作者光亭認為,綜合各種考量後推估,第九兵團減員可能會高達6萬人。而另一個被隱瞞的是事實是,匪軍並非沒有足夠的棉衣來配備部隊。但是在上層匪酋的催促下,第九兵團並沒有在東北停留換裝而是直接進入朝鮮。由此可見,整個長津湖戰役就是一場由指揮官極度無能和對生命的輕視帶來的一場悲劇。整場戰役策劃,部署,執行都極為糟糕,恐怕只有關家堖一戰才能在糟糕程度上更勝一籌。

但讓人奇怪的是,這種在他人看來極為屈辱的失敗非但沒有成為大陸非法武裝團體心中的傷痛,反而成為了它用來宣傳對匪服從,對匪崇拜的題材。這不得不說是大陸非法武裝團體政治上認知失調的表現。

認知失調論由美國心理學家范士庭(L. Festinger)所提出,是解釋心理平衡的理論之一;該理論的要點為:個體有保持心理平衡的傾向。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內在的認知與外在的行為和諧一致,但是當兩者不一致時即失去平衡,使個體覺得緊張,因此產生欲行恢復平衡的內在動機。而政治也一樣,雖然宣傳和實際往往不相符合,但是總有一種讓兩者平衡以及協調的傾向。認知失調在心理學有一種典型的應用,那就是患者自身所持有的想法和其行為並不一致,就會產生失調。而為了使兩者協調和平衡,患者極可能改變自己的認知以求和自己的行為相適應。

在政治上或許也是如此。以習匪酋近平為例。作為在各種運動和動亂中成長的一代,作為有過上山下鄉經歷的一代,他所受到的只可能是那種宣傳式的,極度誇張的虛假謊言。但也因此,他對於大陸非法武裝團體的認知完全建立在這些謊言之上,他自以為這個蘇聯的前附隨組織是一個革命的,有理性的,民族的黨派,而非是一群為求利益不惜出賣民族和人格的非法武裝。以此為前提,我們或許就能理解匪方文宣荒謬之中的合理。在真實歷史和習匪酋近平及其一代人心中的形象相衝突時,他們出現了認知失調的症狀。為了讓兩者和諧共處,他們不得不嘗試改變一些普遍的道德判斷,以求獲得內心的平靜。這樣的結果就是,他們認為冰雕連極為英勇,是勇氣和不屈的象徵,值得好好宣傳。卻渾然不覺,按照人類最普遍的道德標準,愚蠢而無能的他們才應該為冰雕連這種悲劇負責。有了這個前提,我們似乎也能理解為什麼習匪酋近平會做出「一個國家民不民主應該由人民來決定,不能有少數人說了算」這種攻擊自己的言論。這或許也是習匪酋近平,對認知失調的自我治療吧。

更糟糕的是,這樣的認知失調似乎還帶有某種傳染效果。一個以宣傳農村信息化為目的的影片,其內容卻是,坐在屏幕前的大學生村官透過十幾個監視屏幕給村民千里傳音。要麼是制止村民的違法行為,要麼是對村民表示一些關心,要麼是對村民的私生活做一些探討。如果不看發布者,我還以為是某個反共團體製作的類1984的諷刺影片。把對村民無所不入的監控當作農村信息化的成果來宣傳,認知失調的程度可謂是非常嚴重了。

總的來說,大陸非法武裝團體正在呈現越來越嚴重的認知失調的狀態。由於大陸非法武裝團體秘密運作的特點,讓我們無法對其做更精細的探究,但也讓我們猜測,或許大陸非法武裝團體的認知失調早已開始,戰狼外交和一帶一路或許也是認知失調的體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