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茶堇

CUHK COMM

「中大衝突」兩年

想法的質變對我來說是很難的,批判性地接受也塑造了今天的我。但感性上的衝擊是紮根在腦中的,時不時就湧出來刺我一下。

原來已經兩年了。

其實當時還什麼都不懂,只能說樸素的同理心讓我共情。

回家後仍然心神不寧,在看到「中大有爆炸物 要求所有人士撤離」的時候在家旁邊翹腳牛肉店裡唉聲嘆氣,吃不下飯。

出來後走進水果店,堅持說要買奇異果,媽媽說看起來還沒熟,暫時別買。我突然就哭起來——我還有四個奇異果放在宿舍,那是我當時在CU最喜歡的水果;我會不會再也吃不到了?

現在回看多了反思的意味,當時的眼淚歸納不出原由,現在我也難以下定論。這是我思想的轉折點嗎?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想法的質變對我來說是很難的,批判性地接受也塑造了今天的我。但感性上的衝擊是紮根在腦中的,時不時就湧出來刺我一下。

我至今不會用「中大保衛戰」去形容它,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很難說出一套理由。「保衛」...?似乎價值意味太重了,不是一位新聞從業者會輕易使用的名稱。

可我也不會反駁別人使用。這不是一件對或錯的事情。只是敘述歷史時,「保衛」與「暴動」透露了一個人的態度。可「衝突」?似乎又太輕飄飄了。

這是一個難題。但總的來說,哪個描述會讓我下意識地警惕和保持距離呢?

若說兩年時,我有什麼想法:尊重複雜性;但「暴動」?不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