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Wu Ming

You don’t know until you try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 [email protected]

亂雜無章~(29) 牛油果

從前尖沙咀喜來登酒店(Sheraton)地庫有間美式餐廳叫Someplace Else, 我很喜歡這餐廳,即使結業超過十年,我還常想起此地方。

Someplace Else名字改得妙,好的名字我總記得。美式餐廳沒有中文名,實屬正統。 其實我不太喜歡某些外國品牌明明是簡單英文,硬要套個中文譯名,把靈魂都砍掉了一半。 

如果要砍掉Someplace Else 的靈魂,我想名字該是 「某地方」 吧。我忘了是不是孩童的我,私下把餐廳改了個中文名,所以記憶的山丘一直保留這個已逝的某地方。 

某地方一直都在,突然spotlight 橫掃,某地方的一些事情就會被search 出來。 

牛油果是其中一件事。

第一次吃牛油果,知道有牛油果這回事就是在Someplace Else,童年時媽媽都帶我跟她朋友見面,我天性文靜(真的:p),不搗亂,一本故事書就能帶我進入書本世界。媽媽跟auntie 在談什麼,女兒就像木偶公仔般坐着。 

孩童餐的選擇不多,媽媽為我點了份club sandwich, 香港稱為公司三文治,台灣稱為總匯三明治或會所三文治。

小小的我懂club 字,也懂sandwich 的英文,加拼起來其實不太明是什麼,不過心想一定是高貴版三文治。

的確club sandwich 比街角麵包店的外帶三文治豐盛。 麵包經過烤烘,夾着蔬菜,火雞,再夾多層烤麵包,加上煙肉,番茄片,切成四份,用派對牙簽穿上就是了。 

我一直認為三文治還是普通麵包店的好吃,因為夠薄,兩片麵包,中間夾材料,不多不少,方便吃。Club sandwich 反而太高貴,太多材料,就算兩手握着三文治,慢慢地咬,內裡的材料都會跌下來,一跌又要拾回放入口。小孩還算,笨手笨脚尚可視為可愛。牛高馬大還一面吃,一面跌,實在無所措手,怎樣左右兼顧,也是跌。 

那次小手握着三文治,大口咬,醬也黏在小臉, 期間又跌蔬菜又跌火雞,其中跌下來有一片青綠色,可按扁,放入口沒有特別味道。 

不知是什麼,媽媽又忙碌着,就問侍應哥哥,他說此乃牛油果。

「牛油果? 是牛油造嗎?」我真的如此問

侍應哥哥友善地向我此小妹妹解釋,是一種生菓,口感軟綿,富營養。 

「那英文是否叫butter fruit?」 

幸好是小孩,哥哥沒有笑我低能,因為孩童的我,很喜歡以英譯中的方式幫所有東西改中文名,例如蝴蝶, butterfly,我叫牛油蒼蠅,蜻蜓,dragonfly,我叫小龍飛飛。 九龍,也不放過,我叫作nine dragons, 還要加s, 家中的大人見怪不怪。 

侍應哥哥糾正,叫avocado, 我寫在小薄上。 

生字就是如此學,寫在隨身小薄,寫了當學了,像在超市零食架看薯片,看了當吃了,是為减肥。 

我一直忘了牛油果的英文,直至有年在外國生活,外國人真的很愛牛油果,沙律又擰下半個牛油果,三文治又夾牛油果,又會把牛油果壓成蓉,放在烘麵包上,加少許檸檬汁,再淋上蜂蜜和少許海鹽,鹹鹹甜甜衝擊味蕾。 

牛油果餐單五花八門,想忘記其英文名也很難。 

正式了解什麼是牛油果就是由外國的早餐文化影響,但第一次認識它,還是Someplace Else 的公司三文治。

近十年,香港也興起牛油果熱,超市有大量牛油果,街市小店也進口質量好的大裝牛油果。 我每星期也買6個,每早切半個,放在一片麥包當早餐。 

我喜愛吃牛油果,因為牛油果很配三文治醬,酸酸甜甜,加上牛油果的口感絲滑,平衡了酸甜的衝突。 

不過,近日胖了,媽媽說是我每日半個牛油果所致。聽說它脂肪高,雖然是好的脂肪,但可能每日也吃就積聚下來。

沒有吃牛油果幾天,今天媽媽說 「你睇!你一無食,下巴也尖了!」 

* 相片是今天早餐,是最後一個牛油果,希望減肥後可再續前緣 :(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