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Wu Ming

You don’t know until you try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 [email protected]

後綴 :無與倫比的姐 - 蒟蒻魚

姐在後台準備,姐知道要訪問她後,沒有要我做核酸檢測,也沒有要求一張4 米長的俄羅斯雲石長枱。當我為姐打點一下現場,我還未請她出場, 她已英姿凜凜地行出來, 邊行邊說⋯⋯⋯

姐有話說 · 得細心聆聽

鬼佬拳賽之前都會先打口水戰,細妹一早就到處張揚要揭我黑歷史,還要拉她那個吵架只會逃跑的大哥撐腰(鄙視眼神)。搞得我以為自己要被國安署抓到黑房子裡瑟瑟發抖地想自己有什麼不堪過去,結果收到問題看了一遍,原本打算思過的我腦海升起的畫面是這樣的:趴在桌子上被嚇得要死的我,忽然被一道強光照著,桌子後面緩緩升起一個小白兔頭,假裝嚴肅清一清喉嚨,然後用很卡通的兔仔聲問出了以下的問題。

(姐瑟瑟抖抖? (掩嘴)女人說的話,不可信!她怎會! 那麼聲如洪鐘,等一下,她就會「嘖!」另外,姐口中的細妹即是我- 無明)

(我即時變乖,立即變乖)

「姐太好了,幫我設了開埸白,我還打算打一下燈光,播一下音樂,預備了《十面埋伏》現在通通不用了。 」

「慳返! (意即:省回) 」

好了,開始前我要再次多先謝安納 @喬安納 和大哥@无法 先前訪問我,也要多謝Jeger @Jeger《後綴》了 的《後綴》 給予我的機會,令我可以訪問我姐- 蒟蒻魚 @蒟蒻魚

自己是名蠢蛋,也是一個小蠢妹,所以簡稱自己為蠢記。

 蠢記十問

1)姐~ 今天喝了咖啡沒有? 你平時對咖啡有什麼要求? 自己弄咖啡嗎? 

姐;為了有足夠智商回答你的問題,我今天喝了兩杯黑咖啡,如果我的回答沒能讓你滿意,請見諒啊!肯定是因為我一直生活在淺水區,毫無深度可言。

(蠢記心想:(淺水區? 哈哈~ 我還未見過鯊魚在淺水區活得如此如魚得水) )

我對咖啡沒什麼特別要求,只要不是三合一,我都可以接受。

我多數自己手沖咖啡,因為台灣Costco的高品質咖啡豆實在很便宜。如果有時間,我喜歡去台中的Yasumi Cafe,因為老闆好靚仔啊,老闆娘做的可可威士忌生乳酪蛋糕不比我差。但是你姐夫看到我總是盯著人家老闆看,極力建議我去別家,例如他認為附近老闆謝頂的那一家就很不錯。

(蠢記:靚仔?! 呵! 有圖有真相喲,我都未見過靚仔 ~ 嘖! 這下「嘖」 是學姐的 )

驚嘆: 「靚仔?真係架? 我都未見過靚仔」「嘖!」


好了, 其實咖啡那條不算題目,只是確定姐在狀態。

2) 知道姐的偶像是Anthony Bourdain, 他可以說是第一代的Gordon Ramsay, 或Jamie Oliver, 都是走進媒體的明星廚神,而Anthony Bourdain則多一種文化的層面,由食物探討一下地方文化。 姐對Anthony Bourdain 的情意結,由何時缘起呢? 又為何? 

 對, Gordon Ramsay 或Jamie Oliver在我心目中只能算一個廚師,教人煮食,與他們兩位相比,Anthony則在探討文化層面上有更加廣闊的深度,我甚至懷疑他的實際廚藝差過那兩位英國廚子(哈哈哈)。

(蠢記:我也懷疑,我都未見過他大顯身手,每回他都是在吃和旅遊⋯ )

Anthony Bourdain 在越南,食前擺個型pose (扮不經意)


 我喜歡上Anthony應該是2003還是2004年的時候?不太記得了。緣起當然是看他的電視節目啊,我那麼熱愛美食和鍾情睇靚仔,他的電視節目一次過滿足我所有要求了啊。當時並不知道他有寫書,直到2010年朋友介紹下才第一次讀他的書《Medium Raw》,身為一個很mean的大嬸,一讀便愛上。我就是很喜歡他辛辣文字背後透露出的真誠和熱情,就算爆粗也比粗話王Gordon爆得有型。

( 蠢記: 姐! 為了了解你偶像Anthony Bourdan,我也有Google 過他的情人們。 嘻嘻~ 情史多又不算多,幾個然而,不過都是性感尤物,他們也有赤腳行海灘。單是情史這點已經比什麼Gordon Ramsay 豐富了! )

雜誌當年拍的! 天氣很熱!難怪!

姐: 其實Anthony Bourdain 最後2 任女友也是意大利人,她們長得都差不多,人對人的審美其實都有一套特定模式。

(蠢記:嘻嘻,姐,你看~他們很健美呢,我覺得他們的衣著剛剛好,地點又適合,在泳灘附近,當然要如此,若穿太多衣服怎看到咼。To see and be seen.)

3)  2018年, Anthony Bourdain來過香港,更誠邀杜可風同遊香港,拍下香港另一面,「Parts Unknown 」 此節目有一個訪問,就是訪問一個紀錄老店的香港人,他說他婆婆,他媽媽往生後,有日吃了阿姨弄的懷舊食物,那一咬令他萬般滋味在心頭。

我知姐對味道的記憶力很強,什麼食物令過你有一種思緒,如思鄉,思情,思人。

「Parts Unknown 」拍香港的那一集真是好看到發人深省每一樣我從媽媽處又或者傳統食譜書上學會的粵菜都是百般滋味在心頭的,如果一定要選一樣,我會選芋角,對芋角可謂包含了家族的傳承,對飲茶文化的喜愛,向精緻粵式鹹點致敬等等各種思緒。

媽媽教會我做芋角,但因為工序麻煩,最後還要開大油鍋炸,家裡人口不多吃不了多少,所以我幾乎不會在家會做這道粵式點心,同理現在香港的酒樓嫌麻煩也幾乎沒有再供應這道傳統點心。

印像中我香港家附近也只有美心的酒樓有供應,在美心還沒有放棄年輕人之前,我偶有光顧,每次都忍不住從點心車取一碟芋角,咬下第一口總是罵自己手賤。美心的芋角冷冰冰的,毫無口感可言,整體感覺極差與某持股美心的阿婆一樣。芋角講究即炸即食,蜂巢一般的外層極酥脆,芋蓉軟滑,裡面的肉餡多肉汁且帶蝦米冬菇香。

竽角

現代的芋頭完全沒有芋頭香氣;內陷為了方便,直接和餃子、鹹水角甚至粉果共用一款餡;廚師也沒有心情幫你即炸即奉上;於是每一個環節都差一點,導致最後的成品慘不忍睹。芋角除了自己做,香港市面應該也找不回過去的好滋味了,就好似香港本身一樣,回不去了。

(蠢記: 姐寫 「食」 真的無與倫比,不如出本飲食書吧!)


4) 同是2018年,Anthony Bourdain在香港拍攝節目的日子其實不開心,有些心事。

同年的聖誕,你也是內心翻騰,在香港八仙嶺自然教育徑,你看到「陽光從一片厚雲的邊緣一絲一縷的排列整齊地透射出來」,那刻你感到很療愈,也驅散了你內心頭的陰霾, 你決定支持先生接受台灣的工作。那時就是先生去台灣工作,你自己和兒子在香港生活,先生安定下來,再想⋯ 是嗎?姐在香港的這些日子很堅強,現在會否有時回首那些走過的路?

那段日子家事、香港事,事事煩心,說不上堅強不堅強,總之日子還是要過,除非你去死,不是嗎?我在Matters寫了那幾篇廢文就當是與那個痛苦的過去做一個清算吧。回首舊事是每一個人都會做的事,我當然也會,但並不會感到特別的後悔,就算過去做了錯的的選擇,說過錯的話,我相信到今日仍是有它存在的意義,或許今日對的事是過去的錯誤選擇一手促成的。

(蠢記: 是的! 自己現在的路,都是由昨天走過來的!)


 5) 第二年(2019年) 差不多和2018年在香港八仙嶺自然教育徑看到那「光」的同一天,你在大坑四號步道。抵達頭嵙山三角點,準備接五號步道下山的時候,你再次看到那「光」。旁邊的台灣山友驚呼:「這是耶穌光捏!」

那麼巧合的「光」,香港有,台灣也有,好像是2 個地方也給你一種喑示。現在2022年了,假若你可以跟那「光」 打個招呼,做個回應,你會跟「光」說什麼?

「光」啊「光」,如果不是你出現,說不定我現在就是一名失婚婦人了。假若失婚,我一定會去瘋狂跑步和健身,鍛煉出一副好體態,之後不就可以去勾搭成熟有型的鮮肉了麼?(請容我daydream一下)

(蠢記: 姐真是姐,這就被她四兩撥千斤的推走, 哎喲~ 蠢記失敗呀! 大浪在咆哮:「蠢材,以為跣阿姐,你未夠班呀你!」)

蠢才!以為跣阿姐,你未夠班呀你!


6) 2021年,你已可流利地說出很多台灣國語,例如:起司,優格,筆管麵⋯⋯那,你怎樣分辨大陸妹,港女,和台灣妹呢? 

最簡單當然聽大陸妹講普通話,港女講港普,台灣妹講國語啊,此照女鏡一出,全部無所遁形。我們彼此成長環境和受到的文化滋養不一樣,同為華人,三地女性由內到外看起來都大不同,但只要愛自己、做有良知的自己,都是好女子。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會反駁,小花梅難道不想好好愛自己嗎?照你說的她就不算好女子了?確實,伴隨我們女性成長的大環境也很重要,重要到可以左右我們有沒有機會去做自己想做的樣子。我只能說當有機會的時候,我們應當自愛也應該守住良知,下刪一千字(因違某安法)。

(蠢記:姐由此引出小花梅真是拍爛了手掌,按拍掌10000 下! 姐,你懂滑雪嗎? 我要做你的朋友,不是粉絲!)

準備參加冬奧,什麼? 完了?

7) 在台灣,姐去過很多地方小琉球,鳶嘴山,泰雅族部落司馬庫斯等,感覺你都用腳去愛台灣?在這些旅程中,有沒有重新認識台灣?(例如:咦!跟我初初認識的台灣不同這樣喔)

我腦內的常識庫內容頗雜,對台灣的地理氣候人文從小便有認知,加上成年後多次到台灣旅行,所以在常識層面上不算重新認識台灣。只能說很多地方,比書中或影片描述的更加妙不可言,每一次親歷其境都有洗滌靈魂的震撼。作為一個外來者,短短時間去了很多台灣本土人都未去過的地方,我確實有點不要臉的自豪,誰叫那本好看得不得了的《四分之三的香港》是台灣人寫的呢,我也要來讓台灣人妒忌我一下,這種想讓台灣人嫉妒我的情緒和我對台灣的愛是成正比的。

(蠢記:噓! 紅哥 @Red 已經有些嫉妒了)

司馬庫斯櫻花林


8) 你依然每天留意香港新聞,人在台灣又當然也留意台灣新聞,也已在台灣有自己的台灣朋友。你是怎樣分配2個地方的愛。 一心二用?還是設立了2 個位置,一個盒子放香港的事情,另一盒子放台灣?

我還是留意香港新聞多,因為要關心細妹你啊,你什麼時候要被強檢,你有沒有菜食,你冷不冷......呃,一想到你可能馬上要在冷風中排隊參加強檢,我就感覺非常不安及恐懼。

台灣真是一個很平安的地方,好像每天也沒有什麼大事件發生,哪怕是藍綠對罵,多數也只是政見之爭,對比香港之前的黃藍對罵涉及的良知之爭,台灣簡直就是小打小鬧而已。

對兩個地方的愛不用分配的啊,根本是不同的愛,香港是情人的愛,台灣是老友的愛,而我從來都不是一個重色輕友的人。

飲泣中

(蠢記: (飲泣中)我不知多擔心,不是擔心病毒,而是擔心全民檢測,帶家中2 老去排隊,一排幾千人,幾小時,豈不是把他們暴露在更易染疫的處境嗎? 不過你明啦⋯⋯蟻民像hello kitty, 沒有嘴的, 就算有,如陳冠中説「在聽不到的世界,說和不說有分別嗎?」 )

 

9)假若你有個香港的盒子,新加入的資訊都呈是亂七八糟的,誰誰誰又胡說八道⋯ 憤慨的背後都想留住從前美好的經過,你有沒有什麼方法令一些從前「歷久常新」?

記憶不是紀錄片,當中有非常濃厚的主觀色彩,不可能100%完全記下當時的實際情形,所以如果想令它「常新」反而帶了點事後添油加醋的意味,不忘舊就已經不錯,至少證明我還未老人癡呆。當然,我也不想對你說什麼「過去不可追,人應該珍惜當下美好」的廢話,因為厭世的我不相信整個世界當下有什麼美好可言,但有句俗語我頗喜歡,就是「好死不如爛活」,在我小孩還沒成年前,我還得爛活著,不能輕易死去就是了。

(蠢記: 這問題其實難答的,但竟然如此帶過又答到問題。時間關係,我已為你準備了一個「獎」,一定要頒個獎給你。)

 

10)你和兒子的喜愛歌曲是One OK Rock的Renegades,我聽過了, 最觸動我是此句 “We made our bed and we'll make our own choices”

Google 翻譯此句”We made our bed” 為自作自受,但我覺得此解釋,好像排除了任何正面的訊息,其實We made our bed 就是好與壞也自己負責。 此歌中,姐最喜歡那一句? 又為何呢?

Renegades裡最喜歡的一句歌詞,不用問,當然同你答案一樣啊。我對We made our bed 的理解也是我們自己對自己負責,我想過如果翻譯成貼切粵語,這句歌詞應該是這樣的「我想點關你X事,你以為我同你一樣冇腦啊」,說到這裡不用問為何最喜歡這一句了吧?難道不是你我的心聲嗎?

One Ok Rock的主音Taka關心政治,很多他寫的歌詞都帶政治意味(以後有機會再詳談),特別是專輯《Eye of The Strom》裡面他本人最喜歡的一首歌Push Back,有段時間我時常聽著這首歌看立場新聞的Live,所以這首歌一響起,心就莫名的痛,Gun to our heads,They're trying to tell us what to think……

因為疫情,2019年的5月22日,One OK Rock取消了在香港亞博的演唱會,那一天正是中國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的日子。

(蠢記: 我剛search 了Taka, 他也有不少情史,咦!Taka和 前「滑冰女神」淺田舞被拍到在六本木喔, 然後一起搭的士回家~ 哎呦,有沒有一同踏入家門的相? 狗仔隊的錯!跟新聞要跟到底麻⋯)

Taka 和淺田舞(滑冰女神)

姐: 嘖!告訴你呀,綾瀨遙其實也十分仰慕Taka, 只是求之不得。

(蠢記: 什麼!綾瀨遙!綾瀨遙也不吼! (拿手機Google) 噢!姐! 我搜到了! 原來日本傳媒說Taka 請滑冰女神去那間六本木spa 有點low, 因為很多男士也帶一些酒廊女郎到那地方的⋯ (掩嘴)是嗎?)

(淸一清喉嚨,醒回自己是記者) 嘿!姐,你說日本傳媒真神。(儍笑,收回電話)

姐: 綾瀬遙的朋友自爆,實際是不是真也不知道,而綾瀬遙也從沒有承認。

(蠢記: 噢!不承認,不否認,no comment 是高招來的! )


姐有話要說 ~ 肅靜

細妹你透過虛擬網絡世界,將我由內到外都幻想得過分美好,但願他日見面之時不是你幻想破滅的一天。你姐夫經常形容我是一個披著女人外皮的麻甩佬,我覺得這是對我最精準的形容。由我是如此熱愛睇靚仔、一天到晚飲飲食食、又精心研究各地髒話就可見一斑。所以最後,我給你的忠告是網絡不可靠,識人要帶眼。

姐:麻甩佬即是粵語中代表粗野的男性、色鬼。

(蠢記: 嗯「網絡不可靠,識人要帶眼」 拿個小本子記下!寫在第一頁!)

姐說的都要寫在第一頁

後記

我對姐的愛慕,可以說一開始我feel 到她是一個心善人美的人。她是桿性格來的,似男人,是男人,又是女人,雙重身份的人特別吸引! 正所謂 「在男廁時是男人,在女廁時是女人」身份不需分得那麼細, 既是男神,又是女神,也可以是一種「真」精神!

送給姐的

蔣渭水的 「樂為世界人」 期許世界和平,而做世界人。此句掉轉來又可作 「人界世為樂」。願姐和家人活在什麼地方也好,心安是吾家。願在此世界,團在一起尋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