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Wu Ming

You don’t know until you try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 [email protected]

尊敬的海洋 - 葡萄牙Madeira (Day 4)

單純記錄一下, 有12 集

晚餐完大概7:30pm, 老夫婦趕往欣賞一場拉丁舞表演, 我們一家在第一,第二晚就欣賞過幾埸show 了,遺憾地我覺得很悶,更要中途離埸。 自此之後,他們說好看的,我也有所保留。

宅女的我,最喜歡的活動就是坐在露台和家人看海,一邊看海一邊聊天。初時我以為看海的感覺跟坐在海灘看浪的差不多。原來完全是兩回事,大海是震攝的,日間看海比較好,一來清晰,媽媽說:「原來海水真的藍色架。」 此話好像單純,但其實又不全然,因為大半生在香港長大的媽媽,看過的海就是香港維多利亞港(維港), 而維港的海水不太清澈,灰藍灰綠,但依然很美。

根據航道顯示,此刻的海就是大西洋。船身從海面切入形成白浪。嘩啦,嘩啦,啪啪,層層漣漪,浩浩淼淼。節奏有序又無序, 每一下看似一樣,又不一樣。浪花的姿態像時間一樣,可一不可再,但又不斷重複。藍而透明,深不見底,原來湛藍就是如此。

一不留神,海聲會帶你入夢,大自然迴轉了千億萬年,此海一直低沉呼喚,要經歷什麼才可以在此時空上有你,有我,有海。

大海一望無際,壯寬配上夕陽,是美麗的大自然常態。然而,此船在海中隆隆擦過,殺那成為日落跟海洋的第三者。 入夜的海洋依舊有浪有濤,不過漆黑一遍,寂靜中的海浪特別大聲,一泊拍進自心, 什麼也看不見,那刻只有自己。

我想起初到郵輪時, 每人也需要到指定的地方報到才可上房。那個地方就是萬一首船有什麼不測,就在那地方上救生艇。不過當你望過海洋, 你知道萬一有什麼事的話,在茫茫大海其實實死無生的。

大自然像命運,它有它定律,你想多也沒用。 漆黑的海洋令人生畏,使人恐懼。 我回房了,準備梳洗睡覺,明早6:00起床吃早餐。

自從iPhone 有響閙功能後,酒店的wake up call service 都得退役。 在郵船上,每天我也依賴自己的電話提醒自己起身。 雖然房間有冷氣及暖氣,不過冷氣不涼,很多時起床發現全身是汗。

一朝早順便看看窗外的海。早上6:00am: 漆黑一片。

梳洗過後換衣服時,就看見山, 一看到山,我知道到目的地了。 我走出露台看看

嘩! 好美呀!

湛藍的初晨, 民居依山而聚,一顆顆燈光如繁星,有燈就是有人。 此地方是Madeira,又名大西洋的明珠,位於非洲西海岸外,隸屬葡萄牙的城市。

早餐時,老夫婦一早已早到, 我跟他們問好,彼此寒暄一下,然後George 就告訴我,Madeira 有什麼好去處。 這是他第6 次坐此首船及此航道,第146次乘郵輪,單是2023 年還有6 次郵輪行程。 2024 年的計劃也做了, 頭半年去地中海和北歐,其實通通也去過,不過他就是喜歡舊地重遊。

他的舊地重遊其實是船到那地方,但他未必下船。 下不下船看他心情。 他說他喜歡我,喜歡跟我聊天, 並用餐巾把Madeira 的市內地圖大概畫出, 他說:「你跟人羣直行,穿過條行車隧道,旁邊很多人行,你跟著行。 去到第一個山位,可以拾級而上到頂,把Madeira 一覧無違, 再直行轉彎你見到CR7, 可在CR7 喝杯咖啡,周圍看看,然後回來。如果還有體力,可以去山上的公園,那兒什麼也是美。 見到巴士躍上去,它帶你去每個景點, 或常試Toboggan ride(古老人力推車) 穿著傳統服飾的Madeira人,會巧妙地用個籃車推你下山, 時速每小時30公里,順便可拍照留念一番。」

另一個同是可以入Coastal Kitchen 吃早餐的乘客跟George 說, :「人生如你知道所有事情太沒意思,你由她去發掘吧。」 此乘客又是尊貴會員,他叫Darren, 今年已經是第5次back to back 此航程。 什麼叫Back to Back 呢, 以此行12 天來說,他完成12 天行程後,又登上此首船再過連接下去的12 天,此乃back to back, back to back 5 次,即是已在此船60天。

我問Darren 「什麼令你甘願60 天在船上?」 Darren 說 :「Moment, 是他和太太的時光。」

「那不回家嗎? 還是以船為家」

Darren 說 :「船是Primary Home, 住Winchester的他,Winchester 才是second home。」

「知否Winchester在哪?」

我說:「Jane Austin故鄉, 那兒有間超級傳統名的私立中學,出了很多名人包括Rishi Sunak 。」

Darren 說 :「全對!」 他捲起衫袖,給我看他的金勞力士下的Winchester Boys 袖口鈕。

我真的扺不住,反白眼起來。 原來全世界所有名校出身的男孩,真的有鋪癮, 就是生為DB 仔, 死為DB 仔, 生為La Salle 仔, 死為La Salle 仔。

我指着Darren 的金錶說  “This one I understand, ,The cuff ring, come on! Give me a break ! “

George 和 Darren 都哈哈大笑。

我要下船去Madeira了

Madeira 原來是Cristiano Ronaldo (斯朗拿度) 的故鄉, 我們跟着人羣行,繞過一大個圈就到達碼頭, 碼頭的終點位置有CR7 幾個大字。那就是斯朗拿度的酒店及個人博物館。 門外有斯朗拿度的1:1銅像, 要和此銅像拍照得排隊,可想而知他是多麼的受歡迎。

我朝向海看, 入夜那兇猛的海洋其實就是眼前波平如鏡的海。很多小孩跟著大人在學風帆,有些大人一早成了風之子,乘風起帆,輕輕滑翔,在海上翩翩起舞。 我直覺地喜歡Madeira, CR7 洒店附近有數間本地手信店, 我走進其中一間,內面沒有冷氣,十分悶熱。 店的女郎都只穿小背心,半露酥胸。 在店內周圍看看,我買了一塊聖誕節用的枱布及一隻富葡萄牙色彩的小碟,打算用來放門匙。

Madeira很熱但勝在有微風,我們一直行,山上有個公園,我估此地方就是George 提及的公園。 港女的我真的大鄉里,我見過最美的商場,反而未見過這麼美的公園,這麽肥的天鵝,這麼慢活的公雞⋯ 很多很多。沿途有薰衣草,此山頭是紫,那山頭是粉。 樹下有人,草地有狗。 Madeira 的生活成本如何,我不知道,不過園藝美感,生活質素則很高。

可能畢竟是個面向海洋的地方,香港向海何其貴,在Madeira,彷彿任何一間小屋也正面向海。 聽說斯朗拿度出身貧窮,住在一間小木屋,木屋什麼也沒有,有一扇窗,一天到晚望著個海洋。

3:30pm 前要回船了,我們最愛在露台看著此船開航。 慢慢地會感覺到船身移動,風景也慢慢移動。 像早上進入Madeira 的景色再倒後看一次,看見山,又看見山上的小屋。那些燈光在白天下成了紅色,橙色的屋頂。

Madeira碼頭有工作人員跟我們揮手,我用手機影著他們時,他們同樣用相機拍照

Bye Bye Madeira,不知會否再來,但我會記得妳!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