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 Ming
Wu Ming

You don’t know until you try (I write when I have occasion, and sometimes I have no occasion. ) [email protected]

情迷里斯本 (1)

希臘神話《尤里西斯》 (Ulysses) 有此一說,相傳西元前7,8 世紀, 希臘西部伊塔卡的國王尤里西斯在攻陷特洛伊之城(city of Troy) 後回程伊塔卡時,其艦隊經過大海,大海連接一條又長又闊的河,河的沿岸有一片陸地。聽說此地由半人半蛇的女皇管冶,她美麗妖豔,凡人望她臉容一眼也會被化為石頭,因此沒有人膽敢踏足此地,衆所周知蛇蠍美人不會放過任何侵佔者,或路過的人。

尤里西斯也被其士兵勸說過,不過在海的日子太久,士兵累了,糧草也用光了。無計可施下也唯有在此地方泊岸。 女皇遠遠已看見尤里西斯及其軍隊,所有男人都會被女皇吸引,唯獨尤里西斯,而女皇能夠俘虜天下間所有男子,從不動情,不過就對尤里西斯一見鐘情。尤里西斯假裝和女皇相好,喑喑命令士兵們入夜補給糧草,並且着軍隊好好休息,不過不能鬆懈。

當尤里西斯的軍隊把一切都準備就緒,尤里西斯趁女皇不在意時,躍上軍船,往家鄉進發。女皇得知愛郎乘船逃去時,她化成蛇精,蛇身高低起伏,由陸地常試延伸至海洋把尤里西斯的軍船遞住,可惜軍船已奔向大海。 蛇身經過的地方𣊬間成為七座高低起伏的山丘,里斯本(Lisbon) 又名七丘之城也由此而生。

尤里西斯雖然離開了里斯本, 但里斯本沒有忘記尤里西斯。 在山峯之上就有一座古老城堡名聖喬治城堡( Castelo de São Jorge),城堡中其中一個

塔樓又名尤里西斯之塔 (Torre de Ulisses,the Tower of Ulysses) 。

吃過早餐後就隨一早預訂的旅行團出發往聖喬治城堡。此城堡在公元前200年由羅馬人興建,其後7世紀至11世紀期間由摩爾人(Moors) 佔領。 1147年城堡又被由基督十字軍攻陷。據說阿方索一世(Afonso I) 利用當年十字軍的力量拿下由當時信奉穆斯林的里斯本。十字軍的騎士Martim Moniz 眼見摩爾人即將關閉城堡大門,為了拖延時間他用身體擋住大門,犧牲自已來令十字軍進入城堡。里斯本被攻下了,成為基督之地,也令阿方索一世成功立國,成為葡萄牙的第一國王。

歷史過去了,阿方索一世也死了十世,不過聖喬治城堡依舊屹立在山峯, 遙望整條泰吉斯河(River Tagus)。 河的兩岸由11世紀一直演變至今,葡萄牙里斯本也由希臘神話走到十字軍,由十字軍時代再到15世紀的航海探索年代,隨着西方的殖民潮流,「探索」成了殖民其他領土的浪漫詞語。

我想起澳門,1557年由葡萄牙統治至1998年才回歸中國,也是「探索」出來的成就。 歷史像一本命書,前世的探索,任當時有多少埸血肉之戰也好,此刻在命書上只是輕輕帶過。探索,遠征,解放(liberate) 是阿方索一世的成就,帝王從沒有想過被殖的地方命運,得到了,幾個世紀後又拱手相讓,不是為了和平,而是利益。世代由帝國主義走到全球化貿易時代,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成為最大籌碼的國家,昔日的「探索」變成「和平歸還」,又是另一埸利益奉獻。

被奉獻的地方人民是什麼想法呢,過着什麼生活呢,無人過問,等如無人想知道一隻拜神燒豬的感受。 在香港的律師朋友是澳門人,來港工作20年,她對葡萄牙統治的澳門失望之極,冶安差,經濟發展又緩慢,在澳看香港,什麼也是好,少女的時候告訴自己,怎樣也要去香港生活。 考上最好的香港大學,得到一份理想工作,忙碌20年,又迎來香港的移民潮。 有次她說:「我不用走的,葡萄牙多差也好,臨走時給所有殖民年代的澳門人一個葡籍,不在香港,我可以回澳門,也可以去葡萄牙。」

被殖的人就是如此,好像一出生就有多重身份,是澳門人,又是葡萄牙人。香港人就有點倔強,香港人就是香港人,我們不是英國人因為英國沒有給予我們名份,但又帶點西化,說我們是中國人呢,勉強也算是,不過普遍我們又不太懂普通話,總之就不中不西。擁有葡籍的朋友未曾踏過葡萄牙,我已到過里斯本幾次了。以遊客身份看里斯本,像一對男女彼此被樣貌吸引,未知其性格底𧂯,不同床不知被爛,什麼也是好的。

我告訴朋友,里斯本很美,價廉物美,生活質素高,你退休可來里斯本。其實英國有很多人也在葡萄牙有第二物業,作為Winter Home, 幫我修理梳化的英國人在里斯本的南部就有一間三層小屋五房三廁,他說才8萬鎊,前年看看鄰舍的四周環境,坐在附近咖啡室歇一歇,他和太太就決定買了。

朋友聽後說:「里斯本冶安不差嗎,他們那麼窮。」「我不覺他們窮喔,也不覺冶安差,如果你來里斯本或英國,看看他們普通人住的質素,就會思考中環及大型商場背後香港的狹迫。」不過狹迫就是寸金尺土繁榮的表徵,香港樓市股市正在下調,成交淡薄也直接影響朋友律師樓的樓宇買賣生意。有時回想狹迫是香港的一部份,如果沒有寸金尺土的本質,香港的財富也會大副縮水。若然香港從來沒有繁榮,當年朋友也不會在澳羡港仰港。

旅遊車把我們由聖喬治城堡送到古斯塔街(Rua Augusta)。奧古斯塔街凱旋門(Arco da Rua Augusta)是里斯本的經典的地標,基本上由凱旋門一直行,沿途也是特色咖啡廳,食店,手信小店,人頭湧湧。

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這場天災造成的破壞而及罹難人數約10 萬人,大地震之後,隨之而來是火災及巨大海嘯,幾乎整個里斯本也被摧毀。此場災難是人類史上的第11位。為了重建里斯本,當時的政務大臣決定把里斯本重新規劃,希望此城具備巴洛克風格及實用性。

奧古斯塔街凱旋門就成了整個規劃的大門口,此個凱旋門原來的設計是一座鐘樓,但是工程因為葡萄牙政府的財力問題,及18世紀初的內戰而一直延遲,最後變成一道細緻拱門。雖然整個設計不斷簡化,但由當今世代看此地標已經嘆為觀止。

凱旋門上部是法國雕刻家Celestine Anatole Calmels (1822-1906)的諷喻作品,象徵著「光榮給妖怪加冕」(Glory Crowning The Monster) , 妖怪就是勇氣(Valor) 和天才(Genius)。我從手機對準雕素再放大,清晰可見勇氣就是一名士兵戴上一個雕龍頭盔,拿著羅馬匕首,代表天才的一方則有古羅馬神話中的衆神之皇Jupiter 座陣。中間的女性就是代表榮耀,站立在三層的寶座上,手持兩頂冠冕,為兩側加冕。 榮耀女神腳下的拉丁文"virtvtibvs maiorvm" 就是葡萄牙對先輩的敬重和懷念,更表達對泰吉斯河(River Tagus)的感恩之情,因為葡萄牙就是由此開始其發現時代,探索新世界,新文明,也由此開啟。

穿過奧古斯塔街凱旋門,就是里斯本的商業街—奧古斯塔街,連接南方的商業廣場與北方羅西歐廣場(Rossio),這條街道與四周的街區都屬於1755年大地震後的重建區域,為了紀念首相龐巴爾伯爵對重建的貢獻,這裡的地名也因此被命名為「龐巴爾下城」(Baixa Pombalina)。

下集再續。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