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屎坑|shitwillcometrue

大屎,喜歡圓眼鏡。 還在摸索影像、文字的各種可能性,先在新屎坑這裏玩玩。 |Instagram:@shit.will.come.true |舊文章主要結集|方格子:新屎坑 shitwillcometrue |影像:新屎坑 shitwillcometrue

【後記】李威龍被困住了 但在街上我們仍能遇上

在2022年7月16日,李威龍因「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在香港灣仔區域法院被判囚3年2個月。
有人在李威龍的「傷心慾絕」,寫上了 香港獨立樂隊 My Little Airport 《浪漫九龍塘》的歌詞

在這個人人隱身的網絡世代,李威龍的Instagram寫上了自己的中文全名,頭像是身份證的大頭照。 

回到兩個月前,相約訪談的那個下午。 

我好奇地問他,「不怕被人起底嗎?」 

他想了想,「沒有啦,因為感覺真實一點,真實用戶,確保在網上的我和現實的我不是偏差太遠。」 

「那這個訪問,可以出真名嗎?」 

「無所謂,我都這樣了,你決定吧!」 

那時我正值失業,李威龍是我第一個以獨立記者身份專訪的人,我以為需要花很多唇舌來說服他,但當時他不是太介懷文章的事,反而劈頭第一句就說:「你沒有失業啊,你還是在做同樣的事。」

訪談完了,我主動結帳,他難以為意,在Instagram出了兩個story 致謝,然後對我說:「你沒有失業,還是那句,祝工作順利。」 

還押前,在朋友的起哄下,他在直播中唱了Rubberband的《發現號》。

比起畫畫,李威龍真的不是唱歌的材料,但他還是嘗試了,我們都在學習做不擅長的事。

他曾對我說,「我好怕熱,真係好怕熱」,在他還柙後,我到處尋找他的街頭作品,其中在一個上了鎖的鐵門上,看到他的「 #傷心慾絕」,旁邊貼着「有公眾冷氣」的出租招紙。


後來,我在阿龍的友人口中得知,阿龍說:「如果你想了解我多一點,想知道我的成長背景的話,去讀一個記者的文章。」李威龍前前後後多謝了我很多次,但其實我身上的陽光,絕大部分也是香港橫街窄巷的Grafitti(塗鴉藝術)給我的,當中一定少不了他的代表作——「傷心慾絕」。


延伸影像|Youtube

【人物專訪・全文】「傷心慾絕」的浪子 李威龍的塗鴉與瀟灑

【聲音故事】每個橫街窄巷的相遇 李威龍入獄前最後的浪漫

|不定期更新|Instagram:@shit.will.come.true

|舊文章主要結集|方格子:新屎坑 shitwillcometrue

|Matters、Medium:新屎坑 shitwillcometru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人物專訪】「傷心慾絕」的浪子 李威龍的塗鴉與瀟灑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