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知道吃
就知道吃

主要翻譯外國BL小說

【小說連載】為愛所困第13章

CHAPTER 13:I can't see your eyes你的眼裡沒有我



週一,我拖著疲憊的神情出現在教室裡……


我努力不去想週末所發生的事情,但是意識根本不受控制,不管我正在做什麼,坐著、站著、躺著、看球賽,甚至連在走回臥室的路上…


腦海裡所浮現的都是那天pun那張靠的極近的臉,清晰的畫面定格在那雙飽含溫柔的眼睛裡,絲毫無法轉移自己的視線,只感覺到pun也同樣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似乎想要通過那雙眼睛訴說很多很多。

  這時的我更加混亂了,也許應該在推開pun逃去拿藥之後忘記所有發生的事情。不可否認,這種之前從未有過的新感覺讓我幾乎全身都顫抖不已,就算和肝膽相照的密友om甚至是時常依偎在我身邊的yuri都不曾給過我這樣的感覺。


很奇妙的感覺,連我自己也迷糊不清,害怕又想知道接著將發生什麼,但是心裡有個聲音在吶喊:不行!


說實話我不曾允許過其他人靠我這麼近過…


接下來,我和pun便一直沉默不語,各自沉默著,pun看似有著萬千思緒,而我越發不安想跟他談點什麼。

  一天就在我與pun之間沒有言語交流,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中過去了,直到傍晚確定pun症狀好轉我才開摩托送他回家…直到現在我們倆也沒見過或聊過什麼…奇怪的是沒他在身邊我怎麼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發生在我和pun之間的這些事情才過去四天,漫長的四天讓我不敢相信已經和pun建立起了全身心的友誼,都說男生之間容易相處,不拘小節但之前從沒有人能讓我產生對pun這樣深厚和迅速的感情。


似乎就在一瞬間的事……………………

“餵!!!!!一大清早怎麼愣坐著哇!”om這傢伙靠過來喊了一聲,打斷了我思考的氛圍…該死的我正煩惱著呢。


我不鳥他,趴在桌上裝睡。這多管閒事的瘋子掐我脖子讓我抬起頭來,“別睡!週五週六週日這三天你去了哪?”


聽到他一梭子的質問,還字字擊中要害,叫我怎麼回答啊!


“我…我怎麼了?”


“你女友可找死你了,你為啥手機關了三天啊!”此刻我開始覺得聽不情楚了,因為他滿嘴口水幾乎要淹沒了我的耳朵…因為周五和周六我故意關掉手機防止有人來打擾pun(不然會加重病情,我才懶得經常跑廚房),至於週日我關機…


我也答不上來…


om大概看出來就算他問幹口水也不會得到我確切的回答…於是長嘆一口氣:“問真的,你和pun是不是有什麼哇?”


“臥槽!!!!!!?!??!!”混蛋! ! ! ! !這會兒大家都想不到我竟然叫出聲來! ! !全教室的小伙伴們都轉過來注視我,om焦慮地一把抓住我,用他那無敵咸豬手堵住了我的嘴,“你瘋了嗎!!!喊這麼響找死啊!”你妹啊! ! !


我撕打著掙扎了兩三下他才鬆手,接著對我說:“我的意思是你跟他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三天都聯繫不到你,pun他女友也聯繫不到pun…”


“…………”


om和我這麼多年朋友關係,豈會不理解我沉默的意思。


“呃…不想說就算了,你自己想想清楚吧…給你,週五我和keng幫你記的筆記。”他平靜地說道,一邊遞給我一本本子,我知道om這人很知輕重不會在這方面瞎說,但是儘管這樣我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跟他對視。


“謝啦。”我接過那本本子,然後om拍了兩三下我的肩想給我信心…


我好很多了吶…沒事啦。


***


看來今天又將成為我無數個沒有意義的日子裡的某一天…準確來說,我的人生里從來沒有“意義”這個詞…我都已經高二了,你說我還有沒有可能新添這個詞。


好吧,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呵呵。我要是認真起來,這會兒也不會逃課吧。下午我來到大樓背後,身邊還舒適地躺著om。為什麼我的人生里總是甩不掉這傢伙,跟個狗皮膏藥似的。

om聽著iPod 昏昏欲睡。其實我也只是嘴上抱怨抱怨他,要是沒有他,我還真……不過,現在這個草地因為遮陽的地理位置還真是很涼爽,不愧是個打滾玩耍的好地方。 “哈嗚~困死了,睡到放學怎樣?”


“好啊,贊!”這傢伙…就從沒把我往正道上領過。


“那就這麼定了!”我也從沒帶他走過正道,哈哈。


我們兩個靜靜地躺在教學樓後面。其實班主任老大隻要稍微從窗口探出頭來,就能看到我倆躺在這裡睡覺,那就死定了(準備好耳提面命遭一頓碎念吧)。反正回教室睡也要挨罵,還不如就在這兒。


放眼望去,天空如此美麗,雲層或聚或散,漂浮不定。像放幻燈片一樣,好吧,真是佩服我的想像力。雲朵瞬息萬變,但天空卻沒有飛鳥的痕跡,可能是天氣太熱了吧,連鳥都不想飛出來動一動了。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靜,沒有風,甚至連一片落葉也見不著。


我也是懶得哪兒都不想去…一想到日中發生的事情…


就是pun這傢伙啦,自從周六那天消失之後,我以為等到週一上學一切都會恢復正常,但是我錯了。


直到現在我才清楚的發覺一切都變了…其實,我連以前我們見面的情景我都記不清了(不過依稀記得以前至少見了面還會朝對方微笑,禮節性的問好,或者求他幫個小忙),括號裡的事情還是發生在四天以前的吶。可為什麼四天之後的今天,我們明明已經很親近了,反而事情卻變得如此糟糕?


今早我睡眼朦朧地來上學(當然走得非尋常路),通常我都會碰到pun,因為他這會兒在行政樓大門邊忙碌學生會的事情,過去我經常在他工作的時候向他揮手打氣,但是今天竟然猶豫了該不該像往常一樣跟他揮手,但是我還是努力以“平常心”對待。


可他卻居然無視我,不像以前,每次偷樂一陣後總會揮手回應我,他到底什麼意思! ?


我承認這讓我有點惱火,但我努力不讓自己變得跟那些小女生一樣小心眼,自我安慰他只是沒有及時看到我而已…其實我心裡很清楚他在“四目相對”後扭過了頭,儘管如此,我還是告訴自己他沒有理由這麼三番兩次忽視我。

  然後就是上第三節課的時候,我們要換去語言教室,照理來說在途中偶遇的機率不大,平時迎面走來就算不打招呼也沒什麼可奇怪的(之前我和他也不熟),只是今天…………我怎麼覺得怪怪的。


誰都知道,pun總是一副笑容可掬平易近人的樣子(大老遠就能感受到,等他畢業之後混入政界,我也並不會覺得奇怪)。今天也同樣如此,我看他微笑著和同伴們從遠處走來,還邊揮手和我班裡的其他同學打招呼,尤其是和rotgeng,拍他的頭引起一陣親密的打鬧聲。


可是輪到我這兒…………


各位看官們自行腦補一下吧,一位風度翩翩的美好少年帶著萬千笑容一路走來,經過我身邊的時候……


把我當什麼了?為什麼看到我的臉居然沉默了……如果是以前我就在背地裡罵他幾句就算了,今天卻不是。


不知是什麼力量促使我抓住了他的手臂,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更何況他了。我努力克制住所有不好的情緒,說出一句:


“嗨!”


他的反應居然是……將手臂掙脫而去,往日溫柔的目光化成一句:


“嗨……”


那是我今天聽到的pun唯一的聲音…


自那以後,我在午休間期也見到過他幾次,感覺對方不是很想見我,於是我才變成了現在躲避的一方。


我不想讓他看到我,如果他真心要躲避我的話………………


強顏歡笑這事,我真的做不來。

  一想到經歷的這些事情,我不禁嘆出聲來,慶幸這會兒還有陣陣涼風從樓道裡吹來,讓我感覺到一絲放鬆。


Pun是怎麼了,為什麼好端端的會變成這樣?


要害羞也是我吧,他為什麼要害羞…如果我主動找他去,想必他也會避而不見吧。


……不想啦不想啦。


我閉上眼睛感受迎面吹拂而來的微風,好歹還有大自然的安撫,讓我好受了很多。我喜歡被涼風吹過鼻尖的這種感覺,就好像……


pun溫柔的鼻息仍停留在我鼻尖…


一想到所經歷的這四天,我便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揚。儘管這是我們再也回不去的四天,但有的回想也足以使人幸福~


微風在我身邊緩緩吹著,不捨得離開,我覺得特別涼爽舒適,這讓我愈加慵懶,絲毫不想挪動身體。


‘嘩啦! ’


臥槽! ! ! !我是人不是鴨子啊!哪個這麼不長眼的敢潑我水!


我立刻被冰涼的水澆醒! om也瞬間跳到了天邊(大概是怕他的iPod 進水),還真是夠朋友的…到底是誰在大煞風景! ! ! ! ! !不要讓我知道,除非你是班主任不然就死定了! ! ! !


我濕嗒嗒地轉過身去,一邊心裡想著罪魁禍首可能還拿著水桶…結果發現眼前拿著水桶的人不是老班,而是…


“no……”


“pun…………?”



(未完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