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碎碎念

用心理學治愈自己的瑜伽占星者——心的碎碎念

積極地投入生命,就是了悟!

一個人,一旦開始執著於身體的健康,他就正在損害健康;一個人,一旦開始執著於情感,他就正在破壞情感;一個人,一旦開始執著於某個人,他就正在遠離這個人......

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

當我們只把自己當成這個身體的時候,我們所做的一切,就都需要一個目的,否則,過不了頭腦的邏輯思維那一關,因為邏輯總是在衡量。

邏輯思維是個好工具,沒有它,或許就沒有我們現在如此先進、舒適和便利的生活。

但生活不只是我們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個層面,生活還包括其它肉眼不可見的層面,比如愛,比如情感等等。

這些超越肉眼所見物質層面的東西,就不是邏輯思維所能應對的範疇了,雖然它一直都參與其中,我們也一直視其為正常。但正是邏輯的參與,導致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和痛苦。

小我只要活著,就需要一個目的,一個方向。但是,存在(大)我沒有目的。存在本身只是巨大能量的一個游戲,它只是變換各種玩法,它哪兒也不去。它總是現在,也總是在此處,除了全然地變化和玩耍之外,什麼也沒有。

去積極地參加這場游戲,成為游戲中的一份子,不可思議的被祝福的花瓣便會散落在我們身上。

“我”本一切俱足,自給自足,不需要刻意去追求什麼健康、快樂、喜悅......因為“我”本身就是健康、快樂和喜悅,“我”就是一切。

“我”既然一切俱足,又何必向外四處尋找呢?

那如何才能做到不向外尋找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保持一顆赤誠的心,保持對生命臣服的態度。

我們只需要做一件事——讓自己的頭腦安靜。其它的,生命會照顧好它自己。可是,我們大部分人都本末倒置地以為是自己在照顧生命。

我們以為是我們在讓自己吃飯,在讓自己喝水,在維持自己的健康......可生命並非我們所想象的那樣,哪怕就連我們自認為最熟悉的肉(身)體層面來說也是如此。

我們以為自己餓了、渴了,所以要吃飯、要喝水。但事實上是細胞,或者更微觀的理解——是基因為了自己的延續,需要這個身體,所以藉助嘴巴來吃飯、喝水......

我們總以為是自己在維持身體的健康,那麼我們來看看,假如我們遇到意外傷害導致生命垂危時,是誰在維持身體的運轉?

從生理角度來講,當一個人因意外導致生命垂危時,紅、白細胞和血小板首先會在第一時間奔赴出血部位並向身體發出救援信號,同時,身體會在第一時間重新分配血液,首先會確保心臟和大腦的供血充足。

當外傷過重,血小板和凝血因數都無能為力時,身體會啟動第二層防禦。

此時身體把保護重點放在保護內臟器官上,因此身體體表的血液被用於支援器官,所以皮膚開始變得沒有血色,顯得蒼白。

血液一刻不停地正在奔赴各個重要器官——心臟、肝臟等等,保證各大器官的供養及排除廢物。但如果因傷勢嚴重,失血過多,某些重要的器官——例如肺部和胃部可能等不到支援,這時,持續的缺血缺氧就會導致身體內部的混亂,心跳會在參與循環的血液銳減的情況下失控,可是盡管如此,心臟仍然在做著最後的努力。

在大量失血的情況下,皮膚開始出現花斑,人的神智變得模糊,逐漸失去意識,進入生死邊緣......

在那樣一個艱難的生死關頭,我們自認為的“我”在哪兒呢?“我”又能做什麼呢?“我”什麼都沒做,也什麼都做不了。

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從生物學角度闡述了我們的身體和大腦只不過是基因創造的載體,一切都是為了基因的延續這一觀點。

這是我們必須正視的事實!因此,“我”究竟是什麼?也必須是我們需要重新思考的問題。

如果我們還無法了悟“我”是什麼,那至少也要先明晰“我”不是什麼,這相對於前者,也許更容易一些。

至少,“我”不是這個身體,“我”也不是這個頭腦中各種各樣的念頭和想法。

因為自始至終,作為這個身體,一直都是它自己在支持和保護著它,不是“我”;關鍵時刻,“我”連自己在哪兒都不知道;“我”也不可能是頭腦中的各種念頭和想法,因為顯然,我和那些概念不是同一個東西;

那“我”是什麼呢?事實上,並不存在一個我們口中所說的“我”,那個“我”只是一個概念和印象,只是一堆記憶、思想、習慣的累積。

如果不瞭解生命的本質,我們將永遠會自以為是的認為——“我”是無所不能的!“我”在保護身體,“我”在掌控人生,甚至,“我”在改變世界!

我們被頭腦中各種各樣的聲音左右和控制著,我們連自己的頭腦(念頭、想法、思緒)都無法控制,卻想著改變或控制他人和世界。

我們一會兒想這樣,一會兒想那樣,歸根到底,是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樣。

我們無法讓自己的頭腦足夠安靜,於是就變成了頭腦的奴隸。因此就只能被困於如影隨形的頭腦監獄中,困惑、擔心、害怕和恐懼。

人們都想追求了悟的境界,然而了悟是能追求的嗎?就連“追求了悟”這個想法,也是小我的把戲。

小我(頭腦)告訴自己——這個好,那個不好;我是對的,你是錯的;去追求這個,去擁有那個......一旦求而不得,痛苦就如影隨形,接著,執著也跟著來了,越痛苦,越執著,越執著,越痛苦,沒完沒了。

積極,而非執著。

一個人,一旦開始執著於身體的健康,他就正在損害健康;一個人,一旦開始執著於情感,他就正在破壞情感;一個人,一旦開始執著於某個人,他就正在遠離這個人......

積極地投入生命,就是了悟。大我不用追求了悟,它本身就是了悟。

正如一朵花,它不會刻意讓自己成為一朵了悟的花,但了悟卻發生在它的身上。

積極,就是一種主動、美好的生命力。就像一朵獨自綻放的野花——

我們或許認為它如此孤獨,可我們卻並不理解它扎根於大地母親,有萬物滋養,有大自然為伴,它從不孤獨;

我們或許認為它獨自綻放,需要很大的勇氣,可我們卻不理解它並不知道什麼是勇氣,它只知道順應而生;

我們或許會憐憫它只是一朵不起眼也不珍貴的小野花,可我們卻不理解它並不知比較,它只知道需要綻放自己的獨特和美麗,與其它的生命和諧地成為宇宙中的一部分;

我們或許認為它很脆弱,隨時會被狂風暴雨奪去生命,可我們卻不理解作為一個生命,倒下是因為還不夠強壯,若能重新站立,是因為成長,它會感恩生命的考驗;

我們或許會覺得它的生命毫無意義,可我們卻不理解生命的使命就是綻放自己並成長進化;

我們或許會覺得它在世上沒什麼用,可我們卻不理解宇宙萬物緊密地相連,存在本身,就是有用,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脫離宇宙而獨自存活;

我們或許認為它會受到外界環境的壓力與限制,可我們不理解壓力與限制並不在外在,如若成為一個完整的生命,便自然不會受到任何壓力與限制,它會全然綻放;

我們或許懷疑它有些傲視群雄,可我們不理解每個物種都有活出自己天性的自由意志。唯有被壓抑的天性,才會對世界造成傷害,一個真正的生命,始終擁有宇宙最高生命能量和最高的標準;

我們或許認為無論如何,它也終有一死,但我們不理解它在享受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生生世世,百轉千回這一無限的自然規律......

一朵野花尚且如此,那我們呢?

從現在起,就讓我們保持和活在冥想時的那份覺知中,帶著那份覺知到生活中的一切事物中——從早上睜開雙眼開始,觀察自己如何起身,感受雙腳如何站立在地板上,看看自己是如何洗漱,如何將早餐放入口中,感受它們在口中的味道,留意日間所有的活動,象一個真正的生命那樣。

就在這份不擔憂未來,也不回憶過去的當下,就這樣一刻又一刻地繼續著,看看自己能保持多久......

作者:一人一世界,用心理學治愈自己的瑜伽占星者。

如果你也渴望治愈傷痛、讓心靈得以棲息、

讓靈魂獲得自由,那麼你的到來,剛剛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與負面情緒說拜拜,獲取宇宙最高生命能量!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