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碎碎念

用心理學治愈自己的瑜伽占星者——心的碎碎念

沒有冥想基礎的人,如何開始練習冥想?

冥想不是一個目的,它只是一個工具。我們可以藉助它回歸真實的自我。但真實的自我一直都在那裡,他永遠都在那裡...

所有美好的體驗,都是超越邏輯的感知。

有很多朋友都問過我這個問題——沒有冥想基礎的人,如何開始練習冥想?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也想請問大家一個問題——在還沒學會說話或走路之前,如何開始練習說話或走路?給自己幾分鐘時間思考一下,最好將答案寫下來。

我們必須首先意識到這一點——在成為人之前,我們首先是一個生命。

當一粒種子在適當的土壤中生根、發芽、成長為一個我們肉眼所能看見的生命——一朵花、一棵樹或一個人之前,所有的變化都是從這個生命的內在開始發生的。一個生命自始至終,都知道它所知道的一切。

而現在,有個頭腦(當然,花和樹不可能)在問,“我還不會冥想,我該如何開始練習冥想?”

這就和頭腦在問:“我還沒學過說話,我該如何開始練習說話?”或“我還沒學過走路,我該如何開始練習走路?”的道理一樣。

生命在頭腦還不會提出這些問題的時候,內在的生命力的驅動力已經驅使他到了某個時刻,就主動要咿咿呀呀了,他會模仿,會練習,會進步,他自然就會了;然後又到了某個時候,內在生命力驅使他要爬、要站、要邁開腿了,他會走了,接著會跑會跳了。無論有沒有頭腦,生命一直都會它所會的一切。

如果不是因為生命內在的驅動力驅使我們去做某事,那一定是經過頭腦的衡量才想去做某事的。凡經過頭腦的思量都必須有一個目的,需要一個理由,因為我們想從中得到些什麼,又或者想對外界展示些什麼、證明些什麼。

所有“為了...而去做”的事情,或“應該去做的事情”通常都都很難堅持下來。然後我們便會說——那個沒用,那個不適合我,那個是騙人的......那些因為我們認同而去做的事情通常都基於業力,這種行為會加深業力的記憶,它帶來的束縛會更強;

但是,如果我們知道自己什麼都不是,我們只是想要成為一個完整的生命存在時,在內心渴望改變的驅使下,我們就會去做某事,而且還會帶著一顆虔誠的奉愛之心去做。那是一個生命渴望成長的動力,它沒有理由和目的,它只有改變,結果便會截然不同。這樣的行為會逐漸打破業力的記憶和束縛,使我們越來越自由。

語言是人類的一個必要的工具,但大多數時候它會帶來反效果。存在是超越邏輯維度的,它無法用言語或文字來表達,它只能被體驗和感悟。然而,大多數時候,我們總是本末倒置,希望先從邏輯上理解和認可,然後再開始,這就是紙上談兵。邏輯永遠無法觸及到生命本質的層面。

有太多太多自認為是宗教或靈修大師級的人物,他們或許帶著外界的美譽和光環到處“行走江湖”,但是在他們的行住坐卧中看不到半點修行者的影子。他們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研究佛學或研究修行的“學者”,或者充其量只是個“理論家”。

然而,生命是實實在在的存在,理論和知識並不能使生命變得更加完整。生命唯一需要的,是經歷和體驗。

從早上睜開眼到晚上睡覺前,這一天中所經歷的一切,我們有多少人會認為自己正在經歷和體驗著生命?抑或是我們在完全自動化的運作卻毫無覺知?如果我們能對這個問題產生感觸,就已經走在“開始”的路上了。

當我們完完全全意識到當下的自己正在體驗和感受的每一個經過——意識到每天早上睜開眼睛重回所謂的“現實”生活;意識到自己的呼吸;意識到生命如此可貴;意識到自始至終“大我”正在看著這一切發生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是一個作為生命的“存在”,有沒有冥想也就不是真正的問題了。

冥想不是一個目的,它只是一個工具。我們可以藉助它回歸真實的自我。但真實的自我一直都在那裡,他永遠都在那裡。而我們卻在問,該如何透過一個工具來找到真實的自己?我們還要知道該怎樣才能找到那個尋找真實自我的工具?這就好像我們正坐在家中,卻說要去尋找家,並在為用什麼樣的工具去尋找家而煩惱一樣滑稽和可笑。

存在簡單到真的沒什麼可說的,只是我們太過復雜,已經完全無法單純地去看一件事物或單純地去做一件事情。

我們非要從頭腦中構想出一個可追尋的、高大上的、有難度的東西才覺得只有那樣做了才能顯現出自己的價值。否則太簡單的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我們忘了,世間萬事萬物,大道至簡。凡化簡為繁者,皆為愚痴。

那些所謂的“追求”,都是頭腦的貪念,頭腦需要不停地滿足自己,而且它無法被關閉。

很多人都會說“冥想不適合我,因為我一閉上眼睛,頭腦就更亂了”。這恰恰意味著他們太需要冥想了,只是他們不知道。因為他們已經被自己的頭腦掌握了控制權。一個人,被自己所使用的工具所掌控,其結果有多可怕是可想而知的。

在業力的驅使下,我們大多數的行為都是無意識的,如果我們想讓自己變得有意識,就必須觀照自己的思想和行為。讓無意識的行為逐漸變成有意識的覺知的最有效的途徑,就是保持靜止。

讓身體靜止,讓頭腦靜止,當這樣做的時候,我們就會觀察到一些狀況——身體總會動,頭腦總是冒出畫面......沒關系,繼續觀察他們,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沒有對錯,也沒有好壞,就是看著它們來了,又走。

只有當我們與記憶產生一定距離的時候,我們才能純粹、安靜地坐在那裡,沒有想法、沒有情緒、也沒有行動,只有觀照和覺知。

關於冥想的形式——該怎麼坐,該怎麼呼吸等等等等,都不是最重要的。

盤腿而坐,是因為這種坐姿最容易讓我們放鬆和平靜;深吸慢呼是因為這樣可以快速放鬆身心,數息是為了讓我們集中註意力......所有這些都是確保身心做好準備的前提條件。

最重要的,是內心必須始終沒有摩擦,內心要變得單純和純凈。因為我們的自性本就是清凈和光明的。但它已被外界世俗的一切所“污染”,因此神性的光輝才被掩蓋。

自性就是我,我就是存在,存在就是一切。只要安住在存在的狀態中,真正的我、無限、存在、自性、光明、梵、合一、神、耶穌(無論我們如何稱呼和定義他它,它永遠是那個它)就會自動顯現。

現在,請坐下來,安靜下來,在每一次的反復體驗中細加品味。然後,學習試著將觀照和覺知代入生活中哪怕十分鐘、半小時,然後到一天、一周、一個月、三個月,甚至一年、五年、十年......看看會發生什麼?

作者:一人一世界,用心理學治愈自己的瑜伽占星者。

如果你也渴望治愈傷痛、讓心靈得以棲息、

讓靈魂獲得自由,那麼你的到來,剛剛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