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碎碎念

用心理學治愈自己的瑜伽占星者——心的碎碎念

我們最需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如果我們還在努力地試圖用邏輯思維來理解以上這段話,失望是必然...

只是看和存在。

生命除了成為生命本身這個最高使命之外,不需要做任何其它的事情。也就是說,生命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成為一個真正的存在。

如果我們一看到標題,頭腦中就立刻反應出各種各樣或認同或反對的念頭,那麼,我們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存在,而是一個被頭腦所控制的奴隸。

無論我們做出任何反應,都一定會有一個主體——我,和一個客體——被感知的事物。只要還有主體和客體存在,就意味著二元性。而所有的痛苦與恐懼皆源於此。

所以,當沒有主體——我,也沒有客體——任何可以被感知的事物時,一切就都消失了。沒有任何存在,除了存在本身。

如果我們還在努力地試圖用邏輯思維來理解以上這段話,失望是必然的。因為作為二元思維的頭腦永遠也無法真正理解更高維度的東西。

這就像我小時候最愛玩的超級瑪麗游戲,瑪麗雖然一直在走,在闖關,但它永遠也不知道它的背後有另一種力量在操控著它,瑪麗闖關的成功與失敗其實與它自己無關。

正如我們的大腦,永無休止地反應著、思考著、權衡著,它在這一切活動過程中不斷滿足著自己,也因為時不時地闖了一些“關”而沾沾自喜。但它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那一切其實都來自於另一種力量。使它反應著、思考著、權衡著、滿足著的並不是它自己,而是另一種無形的力量。

當白天來臨時,黑夜去了哪裡呢?黑夜存不存在呢?當黑夜來臨時,白天又去了哪裡呢?白天存不存在呢?白天與黑夜,不過是同一本質的不同顯現,它們是合一,是“一”。

宇宙作為一個整體是圓滿的,作為宇宙純粹能量一部分的我們,其本質自然也是圓滿的。存在的本質,就是合一,是“一”,完整和圓滿意味著一切都是可能的、可感知的和有趣的。沒有喜歡的,也就沒有討厭的;沒有擁有的,也就沒有失去的......

這個世界上沒有再比存在更為簡單的事情了,什麼都不用做,只是存在,可它卻似乎成了最困難的事情。

頭腦必須要做一些事情,這是它無法改變的設置。這沒關系,畢竟它只是一個工具。就像一隻USB,它在那裡又有何妨?我只有在需要用到它的時候才可能會打開看一下。

可問題在於,“我”卻常常把頭腦這個工具當成是自己,或把頭腦中那些永無休止的想法當成是自己,又或者把這個終將老化殘蝕的身體當成自己。這不是瘋狂又是什麼呢?

存在是生命唯一的實相。我即我所是,這是”我“的真正本質。但這一點頭腦永遠不會明白。除非,從現在開始,我們能感知到什麼都不做的重要性。

作者:一人一世界,用心理學治愈自己的瑜伽占星者。

如果你也渴望治愈傷痛、讓心靈得以棲息、

讓靈魂獲得自由,那麼你的到來,剛剛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