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拓木

自由撰稿人,斯坦福大学统计学博士,原谷歌风投(GV)技术合伙人 个人微信公共号(lib sans woke)

前哈佛教授Kulldorff:我们给错了新冠疫苗?

原作者:Martin Kulldorff 发表于 Brownstown.org 翻译:张拓木

核心提要:本文是前哈佛大学教授Martin Kulldorff对丹麦Christine Benn教授团队最近一篇研究论文的介绍。

  • 论文对欧美数种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辉瑞与莫德纳疫苗对减少全量死亡(all-cause mortality)没有效果
  • 强生疫苗与牛津疫苗对减少全量死亡有明显效果,降幅达63%。
  • 辉瑞与莫德纳的疫苗实验设计都存在严重缺陷。
  • 如果政府和公共卫生机构能够正确解读疫苗临床试验结果而推荐不同的疫苗,也许本可以减少百万计的非必要死亡?

随机对照试验结果表明:基于腺病毒载体的新冠疫苗对全量死亡有显著降低作用(相对风险RR=0.37,95%置信区间 0.19-0.70),但是mRNA疫苗并没有效果(相对风险RR=1.03,95%置信区间 0.63-1.71)。

这是丹麦Christine Benn教授团队一项新研究的结论(论文链接见[1])。我们是不是打了大量没用的疫苗(辉瑞/莫德纳)而不是有用的疫苗(牛津/强生)?我们这里来看一下这项研究以及里面的一些数据。

医学领域最权威的证据就是随机对照试验,因为它避免了研究人员的偏向。而且,核心指标之一是死亡:这些疫苗能救人命吗?因此,这份丹麦研究使用了正确的数据来回答这个正确的问题。

这也是做如此研究的第一份论文。

当美国FDA批准辉瑞和莫德纳的mRNA疫苗时,它的依据也是随机对照试验。辉瑞与莫德纳提交给FDA的随机对照试验表明,它们的疫苗减少了有症状的新冠感染。由于它们试验的受试者主要是本就几乎没有死亡风险的青年人和中年人,因此这些试验的设计就不是为了回答疫苗能否减少死亡这个问题。

是否能减少死亡这个问题被当成了一个推论,这个推论可能成立也可能不成立。而且,辉瑞与莫德纳的随机对照试验也没有被设计用来确定是否能够降低传染,这个问题我们将来会单独撰文分析。

这些疫苗是被开发来对付新冠的,但是要正确评估一个疫苗,我们必须也要看非新冠死亡。是否可能会有未预料的副作用导致死亡?如果一个疫苗救一部分人的命但却杀死同样数量的其他人,这绝不是我们想要的。当然,疫苗也许也可能会有未预料的好处,比如某些疫苗对其它某些感染也能起到保护作用(相关论文见文末链接[2])。为了公正评估疫苗,这些都是应该考虑的。

虽然每个单独的随机对照试验都不足以确定新冠疫苗是否降低了全量死亡率,但这项丹麦研究将多个试验汇集起来增大了数据量。主要有两种新冠疫苗:基于腺病毒载体的牛津、强生、Sputnik(俄国的卫星疫苗),和基于mRNA技术的辉瑞和莫德纳。Benn教授团队将它们的数据合并为这两大类。结果如下:

很明显,腺病毒载体疫苗降低了死亡率。对接种安慰剂的受试者中每100位死亡,接种了疫苗的受试者只有37位,(95%置信区间为19到70)。这个结果来自于三种疫苗的五项随机对照试验,不过主要是牛津与强生疫苗。

然而,对mRNA疫苗,没有证据表明死亡率降低了。对接种安慰剂的受试者中每100位死亡,接种了疫苗的受试者有103位,(95%置信区间为63到171)。也就是说,mRNA疫苗或许降低死亡率,或许增加死亡率,我们并不知道。辉瑞和莫德纳对这个结果的贡献大致相同,所以也没有证据说谁比谁好或谁比谁坏。

全量死亡对公共卫生至关重要,不过科学界对疫苗对不同种类死亡的影响也非常关注。这篇论文的丹麦作者们联系了这些随机对照试验的执行人,取得了所有死亡的死因并归为四类:新冠、心血管、事故或其它原因

对mRNA疫苗,新冠死亡有所减少,但是心血管死亡增加了,这两者在统计上都并不显著。因此,这两个结果都可能是随机因素造成的。疫苗有可能在减少新冠死亡的同时增加心血管死亡风险,我们并不知道。辉瑞和莫德纳的随机对照试验并没有被设计来回答这个问题。

对腺病毒载体疫苗,新冠死亡和心血管死亡都减少了,而且都是统计显著的,也就是说不太可能是随机因素造成。其它死亡略有减少,可能是随机原因。

丹麦研究的强处在于它是基于随机对照试验。它的主要短处在于后续跟踪时间太短。而这是因为疫苗制造商在获得了紧急批准之后提前结束了试验。

这项数据的另一个弱点在于它无法让我们对年龄进行区分。虽然所有人都可能被感染,但老年人和年轻人感染新冠后的死亡风险差别可达千倍。

疫苗主要是减少老年人的死亡吗?这是一个合乎情理的猜测。对年轻人呢?我们并不知道。这并不是这些丹麦学者的错。基于这些大药厂资助的随机对照试验数据,他们做的已经不能更好了。

有些人可能会批评这项丹麦研究还没有经过同行评议(peer review),但是其实已经有了,我和几位同事已经做了同行评议。我们对这样类型的研究都有数十载的经验。它只不过是还没有经过期刊的匿名评审人的同行评议,我认为这并不那么紧要。

FDA批准mRNA疫苗是依据它们降低带症状感染的效果,并不是它们降低死亡。辉瑞和莫德纳在设计它们的随机对照试验时就没有做是否能降低死亡的设计,它们本来完全可以做到。这种做法是没有任何开脱理由的。

FDA对它们的紧急批准情有可原。美国当时许多老年人正在死于新冠,FDA必须依据当时手头上能够得到的信息来做决定。

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了解的信息多了很多。如果辉瑞和莫德纳想要继续卖它们的疫苗,我们必须要求它们做一个像样的随机对照试验来证明它们的疫苗能够真的降低死亡。

同样重要的是,现在数据显示某些疫苗对降低死亡并没有效果,政府、大公司和大学必须取消疫苗强制令。

【全文完】


原作者简介

Martin Kulldorff:前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流行病学家。1962年出生于瑞典。流行病监测与数据挖掘软件Free SaTScan、TreeScan和RSequential的开发人。他是美国FDA药品安全与风险管理专家委员会成员、前CDC顾问。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 三位联合发起人之一。2021年在哈佛大学任教十年后离任。

原文标题:Have People Been Given the Wrong Vaccine? 2022年4月22日发表于brownstone.org。Brownstone Institute秉持开放版权(包括翻译权)。

英文原文链接:https://brownstone.org/articles/have-people-been-given-the-wrong-vaccine/



延伸阅读

[1] 《柳叶刀》预印版,Christine Benn et al,2022年4月5日,新冠疫苗随机对照实验:腺病毒疫苗有益吗?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4072489

[2] 《柳叶刀》传染病刊,Christine Benn el al, 2020年10月,疫苗学:范式应该转变了?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645296/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哈佛教授Kulldorff:我为什么发声反对封禁(lockdown)?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