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成谶

文章自留地

烏啼 其一

01

    在平和镇的东边经常能听到隐约的枪声,经常不分时间地“咚咚”地响。镇上居民经常抱怨,有抱怨干扰自己上厕所用力节奏的,有抱怨影响自己睡懒觉的,有举报迫害自己训练顺风耳的,还有抱怨打断自己每天饭后和家里狗串闲话的。

    时间长了,不免有人好奇。镇里乡亲们私下里都把这事叫做东咚枪,或者咚东枪,都可以,一般也没人在乎,但也没人勤快到愿意去看看到底是因为点什么。直到有一次镇长杨温柔去东边邻村视察回来的时候,带了个合作项目回来,那声音才真正算是正式进村了,不过据后来镇里大喇叭官方播报说是学习了先进经验,好一起拉动粮食人均生产值。












02

    张大耳本名叫张甫,王端庄原名是王荣荣。张大耳的朋友们跟张大耳叫张大耳,连张大耳的爹都跟张大耳叫张大耳。只有张大耳跟王端庄叫王端庄。

    张大耳说王端庄是自己的爱人。说爱人不说媳妇儿是因为没结婚,不说媳妇儿也不说女朋友是因为又比女朋友近很多。王端庄早就跟张大耳分手了,但张大耳以前说过,“爱人”这事儿,跟在不在一起没关系,分了手,爱人还是爱人。











03

    罗吉祥有一年去城里参加学术论坛,他当主讲。开幕的前一天晚上,主办方领导的秘书在旅馆找到罗吉祥,问他第二天的发言稿准备好了吗。

    罗吉祥说,这次的议题挺前沿的,很多理论都还在形成,学术界对这个话题目前有四五种观点,我准备了好几个不同侧重的稿子,我也还在想具体用哪一个,您什么想法。

    秘书拿出一沓纸跟罗吉祥说,罗老师,不要那么多观点了。这里是明天我们领导会上的发言提纲,你读一下,你看有没有一种学术观点可以支持我们领导的看法。得嘞,您早休息,别熬太晚了,明天大日子。









04

    有一天李小瓜放学回家跟他爹李三瓜讲了个奇事。据李小瓜说,班长杨小风家里有块地,十分高科技。前几天他爹杨温柔在地里种出来一颗树。说是通过这棵树的叶子朝东还是朝西就能判断附近空气里有没有细菌病毒什么的,准确度惊人。杨小风可开心了,因为他最讨厌感冒发烧了,他觉得那树真是造福乡里乡亲的好东西。

    李三瓜拍了拍小瓜的脑袋,笑了笑说,村长家的那块地啊,我知道,一直可神奇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就是杨温柔跟杨小风那么大的时候,据说他家那块地不仅能亩产万斤,而且隔三差五还能从里面长出几个猪呢。










05

    有读者跟张玉成留言提建议,说是让他别老写那些看了让人不开心的小说了,整点积极向上的。张玉成下午看见了,晚上试了试,没成。

    第二天他写了一篇新文章,标题是《做人要有底线》,翻开里面,正文就写了一句话:“不搞正能量就是我的底线。”

    发给出版社,编辑看了还夸呢,说张玉成比好多上市公司环保意识都强。









06

    后来,又有人给张玉成提意见,说能不能少写点那些讽刺现实的,好看是好看,就是每次总得躲着人才能看,多弄点合家欢的作品。张玉成说好好好,明天我给你们整个其乐融融的。

    第二天,有忠实粉丝去出版社找编辑打听新的文章写的什么,编辑说不剧透是他做人的底线。最后好说歹说,软磨硬泡,还给塞了不少粮票布票,编辑才告诉了个开头,叫“齐人有一妻一妾”。










07

    李三瓜叫李三瓜是因为他特别爱吃西瓜,一吃就吃三个。据他说,吃一个是因为解渴,两个是甜美,三个是发毒誓。解渴和甜美都能理解,吃个瓜怎么沾上毒誓了。起初乡里乡亲都以为李三瓜以前发过什么每次吃西瓜一定要够三个的毒誓。后来才知道不对。李三瓜说,你们不知道,每次吃到第三个我就撑得不行了,就一边打着水嗝一边发毒誓说我这辈子都不再吃西瓜了。

    乡里乡亲听完了都说,你这不是吃多了说胡话吗。李三瓜说,那不然怎么叫毒誓呢。











08

    刘广元的媳妇赵婵娟特别虔诚,远近闻名的那种。每逢初一十五就要去平和镇后面山上的庙里去烧香,还总是必须要烧头一炷香,经常顺道再扔下点香火钱。从邻里四方到和尚们都夸她对出家人是真的好。

    可是赵婵娟早上总是起不来,于是她跟刘广元商量,她提前一晚上去后面山边住,这样第二天早上就能赶早上去了。刘广元也没什么理由拦着。于是每逢月底和十四,赵婵娟就会提前去山脚的小店住下。一开始都是傍晚收拾收拾东西,给赵广元准备好晚饭再出发。后来常常下午就收拾好就走了。大家都夸赵婵娟越来越虔诚了,不过只有刘广元知道一个人准备和吃晚饭有多累。

    每次转天下午赵婵娟回家的时候脸上都容光焕发的,嘴角也挂着浅浅的笑,眉眼之间也活跃很多,对老赵也是格外嘘寒问暖的。起初赵广元还会问问遇见啥了烧个香咋这么高兴,赵婵娟总是吻他一下然后俏皮地说,佛曰,不可说。后来赵广元也就不问了,逢人就夸自己媳妇有佛相。

    庙里也是很够意思,见赵婵娟虔诚,每个月方丈都掐着准日子来给老赵家里送点红糖红枣小米日用品什么的。后来过几年赵婵娟怀孕的时候,来的就更勤了,一般还都带点水果。

    后来,除了赵婵娟生完孩子坐月子的那个月没去烧头柱香,这个习惯一直坚持到儿子要去上大学那年。那年赵广元身体不行了,弥留之际躺在床上,赵婵娟在边上给他喂药,拉着他的手跟他聊闲天。赵广元侧了侧身,摸着媳妇的手说:孩儿他妈啊,你说你那个小方丈这些年存的香火钱够咱家儿子上大学的吗?赵婵娟说:啊,你都知道了啊,那你咋不早说。赵广元乐了:嘿嘿,我年轻的时候好歹也是看过几场魔术的。














09

    李吉祥他奶奶当年自信极了,从平和镇到首都的至少一半的人都知道,凡李奶奶言,无不正确,必须遵从。以至于后来李奶奶当鬼的时候想吓唬人都唬不住。










10

    钟哑巴是个哑巴,不过也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哑巴。钟哑巴有声音,也可以说话,只不过他好像对一些特定的词语和字就讲不出来,这种时候就只能光看见他有个口型却没有声音。经常说一句话里面断崖四五处,按隔壁邻居孙胖子形容,每次跟钟哑巴聊天都跟欣赏填空题似的。

    不过和填空题不同的是,钟哑巴讲不出来的字好像还会随着季节和时间更替,有时有的字能说,有时又不能了,有时词组里的字能说,组成词就又不行了,当然也有那种单个字发不出来,组成词却又能讲的情况。

    后来有一天孙胖子逗他说,你这怪麻烦的,我给你出个主意。以后聊天你就专挑你说不出来的说。这样,当一个纯粹的哑巴。你也方便,大家也不累。

    听完,钟哑巴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就回家了。

    后来从第二天起,就没人再见过钟哑巴了,怎么找都找不着了。

    不过据孙胖子说,他给钟哑巴出完主意的那天晚上,他起夜去上厕所,正好看见一群穿着蓝衣服和黑衣服的人冲进钟哑巴家里把他拖走了。临走一面被拖着一面钟哑巴还冲着大门口来了首诗朗诵。

    大家就都问朗诵了个什么诗。孙胖子清了清嗓子说: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一語成讖

                                             2020.06.04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