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an
Xianan

SOAS性别研究博士在读:非洲性别与政治。

30岁女人独居日记 1

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独居女人的生活有没有爱?

我生活在伦敦,这里的疫情情况非常糟糕,糟糕到我们一直处在封城的状态。所以生活的基本用品除了超市之外,只能网上选购。但我又偏偏是个非常抵抗网购的人,我不喜欢本不需要的多余包装和亚马逊工厂里工人低廉的工资。这样一来,我对世界的关怀变成了对自己的折磨,因为这几天我正好需要几张A3大小的白纸,文具店和学校都没有开门的情况下,我跑遍了邮局和超市,都没有找到这样的白纸。

于是,在昨天,我在家附近散步的时候,发现了一家打印店,新生狂喜。我在这应该可以买上几张A3的纸,我在推门进店之前对自己说。柜台的后面是一个南亚长相的青年男人,他看上去百无聊奈,一个人在疫情期间守着一个打印店,可大多数人因为在家办公,基本都买了打印机。

我鼓起勇气,问到:“你们有A3大小的纸吗?“

“有啊,你要做什么?“他从柜台走出来问我。

“我就想买几张回家画画用。“ 我很配合地回答。

“你要几张?“男人好像有点兴趣地问我。

“我说10张吧。“因为我想如果数量太少,他可能拒绝买给我。

“这样,我们平时复印一张是50p(合人民币4.5元),你要10张的话,我给你打个折,一张40p吧,你一共给我4磅(36元)。“ 他自信地计算着并回答我。

“大哥,你别逗我了,这一袋纸才几磅,我买十张,你给我要4磅。“我有些恼火,因为我感觉他在趁火打劫。

“那你就网上买吧。“此时,他退回了柜台后面,冷漠地回答我。

“你就2磅给我吧,这样你也没有赔钱啊。你之前收费一张50p,是因为你的打印机的原因啊。现在我不需要打印,只需要纸,你随便什么价钱给我都是在赚钱。你肯定知道这一袋纸的成本价就几磅,所以就便宜点卖给我吧,“我变得更加恼火了。

“但是我不知道这一袋纸的成本价是多少。我只是个打工的,没法做决定,“男人非常诚恳地回答我。

站在柜台前,之前咄咄逼人的我瞬间冷冻。

“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请你走吧。“男人耐心地劝我离开。我虽心不情愿,但还是离开了。

我出生于1991年,今年30岁,作为一个异乡人在伦敦独居。以上是我生活中的一个5分钟的片段,我晚上在跟好朋友视频的时候给她讲了这个打印店的故事,她一边捧腹大笑,一边鼓励我一定要开始写自己的播客,说我是个难得的会讲故事的人。我很质疑她这个判断,但还是认为不妨一试,说不定我确实会讲故事呢?

说到讲故事,易立竞是个会让人讲故事的人。我今天看了几个她对乘风破浪的姐姐的采访,发现了几位姐姐在亲密关系中的一个共性:男人见到她们都会紧张。她们谈到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非常自信,然而为了缓解男人的紧张,有一些姐姐会努力表现自己温柔的一面。在这其中,金莎的婚恋不如其他姐姐那么圆满,她说她非常害怕爸妈逼婚,逼婚的原因是害怕她一个人死在一间房子里面。

为什么一个女人的独居是注定悲惨的?独居象征着很多意义上的独立,尤其是经济上,这也会让男人紧张吗?只有装扮成等待白马王子的“白雪公主”才能获得爱吗?(此处,我先申明,我不支持也不赞同浪漫爱。)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独居女人的生活有没有爱?

这是我想开始这个日记的源头。30岁独居女人的生活不仅充满爱和欢乐,而且充满辐射四方的能量。

(原载于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796583168/)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