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an
Xianan

SOAS性别研究博士在读:非洲性别与政治。

30岁女人独居日记 2

我妈的一条红皮裤

在我的记忆里,我妈从来没有穿过皮衣。但是在她20岁出头的时候,跟她的好友燕儿,一起攒钱买过一条红色的皮裤。燕儿阿姨是我小时候非常崇拜的女人,她每次来我们家做客,都会点上一根香烟,我坐在小马扎上在墙角远远观望着燕儿阿姨,这个女人太酷了吧。

我四岁以前,基本都是在姥爷的街上长大的。我妈就是在这条街上跟燕儿阿姨成为闺蜜的,两个人都只上完了中学,就开始接任家里人安排的工作,我妈顶替我姥爷的工作,在一家国有的百货公司上班。虽然燕儿阿姨不在百货公司上班,但是因为住在一条街上,所以她跟我妈基本天天一起玩。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年轻女人都怎么放风。

不过风没放几天,年轻女人都被介绍了对象,我妈也是其中一个。第一次上门婆婆家,我妈穿了那条攒钱买的红皮裤,一见面就被我未来的奶奶数落了,说这不是什么正经衣服,正经女人怎么穿这种衣服。这条不正经的红皮裤就这样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我妈放风的青春。

结婚不久,我妈被分配的单位就因为国企改革而倒闭了,没有选择地选择了一笔遣送费,七万块钱。自此之后,我妈一边照顾我和家,一边在外到处打工,包过水饺,卖过衣服,摆过地摊,打扫过宾馆,照顾过老人。这样飘摇了二十多年,前几年终于退休了。

二十年多后,我没有见过那条红皮裤,也再没见过燕儿阿姨。


上面这个红皮裤的故事是上次我和我妈在上海旅游时候,她在一个酒吧跟我说的。那是我妈第一次喝鸡尾酒,在快要凌晨的时间,不用着急赶着回家。我妈还跟我说,年轻时候跟燕儿阿姨一起去看《庐山恋》,看到电影里的女主人公穿着雪纺的衣服,在山上跑起来的时候,雪纺裙子随风飘动,她俩羡慕的不得了。那个时候,大家都穿粗布衣服,能不羡慕嘛。

我出生在1991年,赶上了中国的改革开放,生下来就是可以穿雪纺的年代。因为独生子女制度,我很庆幸不会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跟我争抢教育资源,于是我通过自己努力,上了市重点,从高中开始就开始上寄宿学校。到现在离家生活有15年了,占据了我人生的一半。

我在外独居的这几年经常拿我的生活和我妈的生活做比较,一直想让我妈活的自我和洒脱一些。可是她做不到,我在电话一边干着急,还曾经自己暗暗哭过。我这种恨铁不成钢的态度是在上海那个酒吧里转变的,如果我妈这代人从出生到结婚成家都是受人安排,她现在是怎么面对退休之后突然多出来的“自由”呢?

何况,那条红皮裤是我妈和燕儿阿姨攒了好几个月才买的,就这样被她婆婆一句话给掳走了。这条红皮裤对现在的她来说,是自由还是伤痛?谁又愿意在自己的旧伤口上撒盐?

(原载于:https://www.douban.com/note/796667875/)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