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an
Xianan

SOAS性别研究博士在读:非洲性别与政治。

30岁女人独居日记 3

你今天是个“好移民”吗?

“我不知道在美国不能请美国人吃西瓜。有一次,我请我一个黑人朋友吃西瓜,被他叫停。你们说我这种行为算是种族主义吗?” 昨晚上,一名在clubhouse的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问道。

在场70多号的听众里,我听到了最后,应该算是非常忠实的,但是确实是因为我睡着了。今早上起来,我依然还在想该怎么回应这个问题。下午和我对门邻居散步的时候,我把这个问题跑给了她,想看看她怎么想。

我对门邻居是个英籍北非裔的女人。她有着一头华丽的卷发,就是我小时候看到的照片上的三毛那样的卷发,我十分羡慕,但她每次跟我散步出门前,都会问我她头发是不是太蓬松。今天的她为了遮盖太过蓬松的卷发,还特地带了一顶帽子。

走去公园的路上,我问她怎么看昨晚上clubhouse上那个种族主义的问题。作为一个少数族裔女性生活在英国这个白人社会,她时常对种族和性别有一些启发我的思考。

“这个黑人朋友有权认为自己受到了冒犯,也有权指出自己受到冒犯之后的不适感。这个问问题的中国人要首先承认这一点,给予他黑人朋友这个空间去表达自己的不适,根据其不适进行合适的道歉和说明。” 我对门邻居跟我解释她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而且她还补充跟我道歉说:“前天,我不该对你吃鸡爪进行评论,可能冒犯到了你。”

前天,我跟对门邻居一起共进晚餐,但是各吃各的。我在吃鸡翅嚼鸡翅软骨的时候,我知道欧洲很多人不喜欢吃带骨头的鸡肉,所以特地跟她道歉说这个声音可能给你产生不适,她说没关系的,你该怎么吃就怎么吃。后来我提起来鸡爪子的美味,她说她没办法理解,因为鸡爪子没有肉啊。

确实是没肉,但是另外一种吃法。


在我热烈地跟她介绍吃鸡爪子的乐趣之时,我们走到了公园里的一个游乐园。这个露天游乐园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里面是一个用木头搭建起来的城堡,有滑梯,秋千,爬绳等机关。对门邻居说她从小在北非/中东长大,只有大片的沙漠,从来没有过这种露天游乐园,有的只是塑料树和塑料玩具。我的童年也差不多是这样,我俩一拍即合地形容我们的童年为“塑料童年”。

随手,我拍了一张游乐园的照片。立刻,游乐园里的一个白人女人冲我喊道:“不可以拍照。” 我先是吓了一跳,没有看到这个淹没在一群孩子中的白人女人,等我看到她的时候,我怯怯地回应了一句:“ok."

我和对门邻居不约而同地加快脚步,迅速离开了游乐园。两个人都沉默了好久之后,我开口了:“我刚才觉得非常不舒服。虽然我知道可能禁止拍照是为了保护游乐园里孩子的隐私,但是莫名在大庭广众下被一个白人女人喊这么一嗓子,我就是心里难受。”

对门邻居如释重负地说:“其实我当时也觉得非常难堪,虽然是你在拍照,但是感觉在公共场合被公然指出来做错了事情,我简直无地自容。“

“是啊,作为少数族裔,我们时刻都在想如何将自己安全地放置在社会规范之内。如果一下子被指出我们做错了什么,真的非常难受。我可能需要一小会消化这个多余顾虑。” 我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不不,你不要这么想。作为少数族裔,如果连这个不适感都没有权利去感受的话,那可真是没天理。” 她一边安慰我,一边跟我讲了她小时候刚从北非回英国的故事,“我们家刚来英国的时候,在伯明翰的一个以白人为主的社区租了一个房子。突然有一天,有一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我马上叫我妈来窗户边看是怎么回事。不一会的时间,两个白人男性警察就敲门了,他们进来之后,解释说周边的邻居报警说这个房子出现了一家陌生人,要他们来检查一下。当时,我爸妈让我和弟弟上楼,他们坐在客厅里和警察好言好语了半个多小时,到最后,警察确认我们家不是非法移民才离开。”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年前的英国。对门邻居的爸爸妈妈都是有博士学位的牙医,想必是非常体面的大人。可是像他们这样生活在英国的异乡人,要去跟警察表现出足够的顺从和耐心才能证明自己是体面的合法的英国公民。

十年之后,英国的种族关系没有结构性的变化,像我这样的“亚洲模范少数族裔”也还是在随时检视自己有没有在做一个“好移民”。你今天为了做个“好移民”做了什么?


这么看来,你是不是觉得被标题骗了,我不是过着一个人的独居生活,我还有着一个这样的对门邻居。其实,我的独居生活里有很多这样有趣的朋友和邻居,今后再更。谢谢你耐心读完今天的日记。

(这篇文章在豆瓣被审核,所以只在这里发表)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