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an
Xianan

SOAS性别研究博士在读:非洲性别与政治。

今天是没有新冠病毒的一天

1941年的夏天,五个德国青年像往常一样聚在一起,畅饮人生。但是今天有些不同,他们中的三个人要在第二天奔赴前线,所以当ta们干下这杯送行酒的时候,约定圣诞节前再次相聚。儿女情长的分离必然悲情,但却也透露出对战争迅速结束的满满信心。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没有如期在1941年的冬天结束,1945年4月,希特里在柏林自杀,1945年5月,德国纳粹政府投降,一片废墟的柏林城只迎来了三位幸存的年轻人,其ta两位已在战争中去世。

《我们的父辈》剧照

其实这个电影,我看了很长时间了,其中很多细节都记不太清楚了。所以为什么突然想说二战时候的事呢?因为想说圣诞节这个约定。新冠疫情登陆欧洲也已经有4个月时间了,我在家办公是从3月底开始的,到现在也有两个月了。这段时间的独居生活对我的工作效率,尤其是心理健康造成了很多困扰和挑战。截止到5月24日,英国现在在全球新冠疫情中的累计确诊数量排名在美国,巴西,俄罗斯,西班牙之后,死亡人数达到了3万多人,昨天的新增确诊病例为2409例。最近意大利和各欧洲其他国家政府纷纷结束了lock-down,开始允许小商店重新营业,市民的活动范围也大大增加了许多。六月一日,英国将开始逐渐允许店铺重新营业。我身边的很多人都在盼望着6月1日的到来。

今天是伊斯兰宗教里的开斋节(Eid Mubarak),我住的学生宿舍中有一个供学生休闲的小花园。下午两点多,花园里满满聚集了一些人,大家开始分享自己煮的食物,播放节日的音乐,还有人带来了一束鲜花,不一会就有20多人,其乐融融。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没有一个人戴口罩,没有一个人保持社交距离,大家坐在一起吃着喝着唱着,还有人手拉着手开始跳舞。今天,是没有新冠病毒的一天。

站在我房间的窗户旁,看着花园里的这群人,让我想到《我们的父辈》电影中的这个干杯的场景。我们都希望新冠早日结束,我本来要在夏天参加的学术会议都改为了圣诞节之前,妈妈和表姐本来计划好来英国的计划也改为了圣诞节,我本来计划在4月份回去卢旺达的计划也跟我的卢旺达朋友许诺说,我圣诞节放假一定回去卢旺达看看。很多人的很多计划可能都像我这样,推到了圣诞节。但是在英国还完全没有控制住疫情的情况下,就在6月1日开放店铺;这几天高温的伦敦,在公园也不乏看到人们聚在一起,喝着啤酒驱走炎炎夏日,公园里的草坪上随处可见披萨盒子和啤酒瓶子。我们是否能在圣诞节再次举起酒杯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