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小溪
庄小溪

时刻质壁分离

给李星羽

那天,我看到一个背影和你很像的小姑娘,李星羽,海棠花最近开得真好。

李星羽,这是我搬出来的第五十天。独居的日子很自在,与此同时,也很寂寞,因为疫情,没有故友能与我团聚,所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看书,根本无心做技术上的学习。大概是因为读书的时候,能够拥有作者跨越时空的陪伴吧。李星羽,原来我是这样害怕寂寞啊,害怕到已经不敢一个人出门,一个人暴露在春日的阳光之下,只能像只胆小的猫,窝在阳台上窥探着从窗子缝里渗进来的春天。

上午我与结识了大半年的师父进行了第一次线上会面,紧张得双手不住发抖,语无伦次,只会傻笑。李星羽,或许他与那个老家伙相去甚远,举手投足间甚至还流露着些稚气,但未来的两年里,我想我会一直跟着他,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世俗的观念没将我们冲散的话。我还收到了梦茹的来信,邮差小姐年纪轻轻,却非常豪横,我听不太懂她的山东乡音,交流时只好连蒙带猜,但我很喜欢她。梦茹所有的伤怀都只会放进文字里,与人说起话来永远都是乐观和积极,还有那盲目的对未来的自信。我大致能看到她内心的小世界了,李星羽,那里幽静冷清,却又繁花盛开,像极了五年前的我构造的幻境,可是梦茹啊,哪怕是这样简单微小的梦,在这个水泥巨兽林立的时代,也需要付出数不尽的代价。

还剩1446天,离下一个节点还有118天,李星羽,或许是时候了。放假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仔细端详自己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阴暗部分,比如自小偷偷蔓延的懦弱和胆小,盲目的优越感和自信,被动的学习习惯,对世界过分理想的认知,还有,那些年少失手留下的伤痕。是时候,一一清除了。

一个有思想但是不能表达的人,如同自己没有思想。那我此前一定都是在自欺欺人,摆着一副高深莫测的臭脸试图私藏自己早已快被挖空的灵魂,试图瞒过所有人让他们以为我还是那时候的我。李星羽,我真是愚蠢至极,我会写信给苒苒,告诉她我接下来的打算。

说起来,没有你的四月又来了啊,李星羽。那天,我看到一个背影和你很像的小姑娘,李星羽,海棠花最近开得真好啊。李星羽,我很想你,李星羽,我很想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