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馬

希望能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下畅所欲言,且保证一定的讨论质量。尽量不仅仅做就事论事的争论,努力走从现象到概念的思考路径。

勿忘六四?光复香港?——记一次纪念活动的观察和思考

如果觉得不符合自己的预期,那你们这些身在海外的中国人自己办咯?对此我竟无法反驳。但在当时,疑惑,违和感,疏离感却是真实感受。

六四当天,在东京新宿街头有纪念六四的集会,难得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关于六四的内容,于是,我也去凑了个热闹。刚好前几天看到@Matty 文章中提到了海外中国大陆人参与香港人办的纪念活动中没有归属感的情况,关于这一点,在我参加(或许只能算是观摩?)完当天的活动之后也想了很多,索性也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借用一下Matty文中的图。

这两则投稿我都非常认同,左边那则是出于感性的共感,而右边那则出于理性的理解。

作为一个观察者的理解

如何理解在六四纪念活动上喊出“光复香港”?抛开活动主办方本身的政治立场因素,从理性出发,我能够理解六四事件对于港人的意义。

首先,香港与六四事件本身就有很深的历史渊源,当年的香港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把六四当成是别人的事情,他们深度参与其中,话说那时候撑学生还是爱国运动。第二,六四事件之后每年的纪念活动,已经内化为香港人政治文化的一部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离六四最近的地方不在北京而恰恰在香港。第三,从当年的黄雨伞运动到近年的反送中运动,现实中的香港政治环境正在恶化,特别是例行的六四纪念活动遭到禁止之后,纪念六四越来越不再仅是一个纪念历史的活动,而是作为一个反抗独裁反抗权威的精神符号,与现实中正在发生的香港人的抗争结合了起来。由此,反送中运动中发展出来的口号才会出现在六四纪念活动中。当港人对自身现实问题的关注超越了对六四本身的关注,这次集会的口号便成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而不是“勿忘六四”。

当然,在战术层面,从提升港人内部的凝聚力这一目的出发,“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也远比以六四为主题的口号有力的多,同时也更能吸引日本当地人的注意力。毕竟,一个集会能聚集人气才是王道,理不理解内容倒还是其次。

作为一个参与者的感受

疑惑,违和感,疏离感。这是我作为一个普通参与者最直观的个人感受。

当我从远处看到这个集会现场的旗帜,都是黑底白字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大旗,当我走近人群,我听到的口号也是粤语和日语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让我不禁自问,这不是纪念六四的集会吗?还是说这是在纪念属于香港人的六四?难道是一个六四,两种叙事?

我并非不支持香港人争取自由,也很敬佩他们反抗暴政的勇气。但是活动的主题真的令我疑惑,到底是纪念六四呢?还是光复香港呢?不仅我疑惑,就连路过的日本人也不止一个吐槽完全不知道到底在喊给谁听。这就引出另一个问题,这个集会的受众到底是谁?日本人?香港人?还是中国大陆人?

如果说这是喊给香港人自己听的,是为了团结港人继续抗争,那我认为这个活动是成功的。在维园的大规模纪念活动已不可能的大背景下,海外的港人扛起责任坚持下去本就是抗争的延续。

如果说这是喊给日本人听,我觉得他们也算是成功了一半,不管他们对历史脉络理解与否,至少声势很大,认知度又提升,有关注就会产生舆论压力。

那么对于中国大陆人呢?明明最该知道六四真相,最应该纪念六四,最直接相关的中国大陆人却是最无足轻重的存在。去纪念的中国人在数量上并不算很少,然而就算是支持港人争取自由的人,恐怕对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一口号也很难产生共鸣。因为这是六四纪念活动,很自然能来现场参加活动的人,首先应该是抱着纪念六四追悼逝者的目的来的,可是口号的重点却放在了香港。没有自己人的感觉就很难产生共鸣。

要产生自己人的感觉就需要由口号,身份认同以及语言来构建,可是这次活动在这些方面无法让我产生共同体意识。仿佛对于这个现场来说中国人只是无足轻重的外人,而六四明明是我们这个群体事情。我既不属于港人这个群体,也没有被包含进一个更大的共同体。

理智告诉我,我应该在这里。既然港人把六四当作自己的事,在道义上我也应该把他们的纪念活动当作自己的事。然而现场的气氛却让我不断怀疑,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在场的人们到底是作为谁来纪念六四呢?作为独立于中国人的香港人?还是作为广义的华人?还是作为更广泛的热爱自由的人?我不知道。

疑惑激发违和感,违和感催生疏离感。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

话又说回来

但话说回来,我也没有什么资格抱怨。香港人已经替我们记住了这段历史,也替我们守护了30多年。再说,活动主办方就是港人,当然要更多地从港人的视角来叙述六四。海外中国人参与这个纪念活动,真的很像是借花献佛,既然是借花献佛,也就没什么可挑剔的。站在主办方的视角,他们会觉得:如果觉得不符合自己的预期,那你们这些身在海外的中国人自己办咯?这一点,我不仅无法反驳,甚至非常认同——我们确实需要用自己的方式,亲自来纪念这段历史。

对于我这样的中国人大陆人来说,六四还远远没有抽象到精神符号的地步——不少中国人连六四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有的人在尽力回避,尽力遗忘,更不要说那些本就不想让人记住六四的人。现在我们最渴求的是那段历史确实存在的再确认以及真相。至于它衍生出的抽象化的精神符号,对于我们来说,还太过奢侈。或许,现在的我们能够支付的起的仅仅是献上一枝花,或点一个蜡烛,默默地寄托自己哀思,同时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让后代记住这个件事。先从知道六四、记住六四做起,这也许是年轻一代中国大陆人对于六四比较实际的回应方式。

说了这么多,不是要责怪某一个群体,也不是为了引战,仅仅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沟通走出第一步——那就是把真实相想法说出来。如有冒犯,还请包涵。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卅三年,「永遠不要相互遺忘」 | 金馬達基金公告 No.47

一个质朴粉红关于六四的记忆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