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31 articlesIn total 293519 words

利之所出/利益冲突:margin of safety 的精湛分析

Terence

Margin of Safety 并非是一本易读的书,其文风很像字典,稍不留神就会迷失在枯燥乏味的论述中,以至于会错过作者 Seth A.Klarman 的深刻洞见。老实说,这本书我也是经历了多次阅读。前几次基本上都迷失在了 part I 不明所以的论述中,非常疑惑作者为什么要论述很多无关紧要的外部信息。

等待

Terence

《孙子兵法》在「军形」的开篇谈到: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它对应到 value investing 的一个思想就是:risk aversion。你的努力和准备只能控制损失的下线(健康的资产配置 + 拒绝杠杆),但无法控制收益的多少。

BBQ - 2022.08.28

Terence

1/ 虽然八月还未结束,但已经提前宣告了我的八月将以何种形式来结束。整个八月几乎从头到尾都是在剧烈的 struggle 中度过的。以一场莫名其妙的「无常」开始,然后在中间夹杂着各种阴差阳错而导致的工作旋涡,最后又以另外一种形式的「无常」来提前宣告八月份的结束形式。

BBQ - 2022.08.20

Terence

1、想起小时候的一个疑惑,为什么会有人甘愿去舞台的幕后。如果无法被其他人看见的话,那“舞台”有何意义?是不是所有那些去幕后的人,都是一种“不得不”的残酷妥协?这又勾连起最近的另外一段对话:你不是程序员吗?帮我写个简单的 App 呗?不会。那小程序?

甘于孤独:John Templeton

Terence

William Green 的《Richer, Wiser, Happier》被称为是 2021 年最重要的一本 value investing 领域的书。这本书的厉害不来自于作者是 investing 领域的大佬,而是因为他作为新闻工作者采访了 value investing 的一批大佬。

备忘录:The Dhandho Investor

Terence

《The Dhandho Investor》(对应的中文版叫作《憨夺型投资者》)已经在各个地方被推荐了好多次,但一直没有什么兴致去阅读(我不得不承认,是因为这本书的书名让我提不起任何兴致)。直到 CxEric 在《播客《更富有、更睿智、更快乐》:新一代价值投资者的良好生活提案》中...

BBQ - 2022.08.04

Terence

1/ 最近事情繁多,且越来越习惯性地以「忙碌」为借口放弃 routine 的长文写作,放弃曾经在写公众号之初所秉持的“无论菜品好坏,请尽可能地上菜”的原则。再来是,自己也越来越喜欢为自己加戏,感到自己曾经所写的东西越来越重要,于是没有达到“自我高标准”的 draft 就不配放到公众号里来。

拒绝压榨剥削,但也拒绝躺平

Terence

在「信息」高速传播以及极端碎片化的当下,处理好「自我」与「外界」的关系变得越发重要。每个人都只有一辈子,一生所求的「好」到底意味着什么,不得不详细思索考察。到底是被外界所裹挟的他人告诉你的「好」,还是你自己真正的 high 点所在,那就是如鱼饮水了。

反思的难处

Terence

「反思」的难处有两点:一是不自欺,二是往正确的方向。1、「不自欺」的难处首先源自于「自我-自我」「自我-外界世界」的和解。在这个「和解」的基础上,能够做到真诚待己、真诚待人,从而实现冷眼旁观地解剖自我、分析自我与外在世界的关系。不仅不会因为自己的弱小、错误而心虚/掩饰,而是能够更...

错过不仅仅是遗憾,更是悲悯与仁爱

Terence

最开始知道《八两金》当然是因为片尾经典的「船歌」节选片段。本以为张艾嘉在整部片子的形象都如结尾时那般温婉动人,结果一出场即是“疯批”画风,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但如同所有让人难忘的深入人心,它们几乎都是以戏谑、怪异、甚至带有些许的不屑来开头。那种稍稍自以为是的“高人一等”,恰好给了对...

悟道:素描

Terence

《局部》中Van Gogh画作赏析 时隔多年,在这个魔幻的 2022 的上海,似乎终于领悟了作为自由创造的基本训练「绘画临摹」到底在干嘛了。也因此得以明白,当年素描老师单闭眼拿铅笔到处晃来晃去到底是在干嘛了。更是明白,曾经学习绘画,真的是思考得太少。

关于 community 的一些观察

Terence

“拿出一笔钱捐赠给一个地区”同“与这个地区建立起一门生意”是不同的。后者能够围绕共同的使命、事宜、目标,而促使这个地区的多方人士开展与外界的对话、联系、信息交换。这些隐式收益对这个地区带来的促进和提升,不是简单的金钱投入可以比得上的。同样的,构建一个 community,绕不过「共同使命」「共同事宜」这些“诱饵”。

考察 web3 的一个视角

Terence

《EICO Talks:设计师创业、远程协作、设计趋势讨论(刘梦溪、Rokey)》这一期 online talk(估计不久就会在 EICO 的官方 podcast 中上线)聊了很多有意思的问题。而其中让我最有感触的部分,无疑是对 web3 能够在北美发展迅速的观察和见解。

并发问题的牛鼻子 II

Terence

在《简评:并发问题的牛鼻子》中我阐述了 concurrency problem 的核心来自于 shared data,而其解决方案也相当自然,即:根据不同的粒度,将 concurrent part 变为 serialized part(例如,通过 lock、通过 blocking queue 来实现)。

thread/process 的错误直观

Terence

对 thread 的刻画,通常的 CS(computer science)教科书采用的方式是用一段类似于“电流”的曲线来表示线程,然后“启发”你一旦这根电流穿过了某个 task,这个 task 就被神奇地执行了起来。但这样的「类比暗示」存在极大的误导,仿佛 thread 本身具备...

为何信奉/选择 value investing?

Terence

value investing 和 speculation 的核心区别源自各自所期望的「利之所出」:前者期待的「收益」源自于投资标的物背后 business 本身所创造的收益;而后者期待的「收益」源自于「价差」,至于标的物背后是什么 business 根本无关紧要,它可以是公司、...

舒适的体验 v.s. 真正的风险

Terence

“感觉是否心安”与“所持标的物是否有风险”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前者源自大众情绪影响下不可避免的人类非理性认知缺陷,而后者源自踏实务实、求真求实的客观分析。也即是:“糟糕的持有体验”并不是真正的风险,真正的风险源自“创造未来价值”的能力丧失。

备忘录:「可口可乐」穿越商业周期的一些宏观考察

Terence

为什么可以有「可口可乐」这样一家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准入门槛」的企业能够穿越商业周期?类似的问题「海底捞」的张勇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反问过记者,大意是:如果你认为海底捞的竞争力是口味、是服务,而这两样东西都可以被竞争对手无门槛模仿,那么,对可口可乐、星巴克、麦当劳这些公司来讲,...

「小红书」背后的产品逻辑:从“为什么没有复杂的后台发布平台”谈起

Terence

听到朋友说正在使用「小红书」来搜索「干货」信息,比如相机拍摄、手表测评啥的。又看到有评论说:“把小红书当百度”“替代知乎”等言论。好吧,常年处于时尚边缘的我虽然在很早之前就注册过小红书,但那主要是为了用来看妹纸的(已经很久没用了,毕竟涌现了好多更优秀的满足这一效用的平台)。

切入三张财报复杂信息的一个容易视角

Terence

财务报表有三张:利润表(income statement)、资产负债表(balance sheet)、现金流量表(statement of cash flows),是理解公司的最重要的基石材料。详细介绍“如何阅读财报”的资料已经汗牛充栋,本文不打算重复这一过程,而是希望给出一个更...

更好的产品 v.s. 更多的触达

Terence

《无人知晓 E09 孟岩对话黄海》是一期高质量地探讨「品牌」的播客。在这期高密度信息播客的其中一个细分点,谈到了关于打造品牌的两种思考方式:一种是为了让喜欢的用户更喜欢你,一种是不断地提高触达率。那么,这两种模式分别适合什么业务、在什么阶段去开展呢?

「价值」的辨析

Terence

如何理解「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科学家不如戏子」这样的问题?本质来看,这样的问题之所以会让人产生不适、会让人有惋惜/哀叹的感觉,是因为我们在潜意识里承认了「普世价值」的存在,并将“感到不公平”的两者在这个「普世价值」的「评价体系」下做了对比。

混乱与创造:chaos is the ladder

Terence

1/ 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忍耐过程的不完美和粗糙。我们不是一下子到了目的地 C,而是先通过疯狂地膨胀 A,再通过竞争、淘汰、清理而衰落到 B,最后在 A 与 B 的反复波动中形成了 C。2/ 要做成一件大事,其路径不是在一开始就避开很多的陷阱、扼杀人性的贪欲,而是一个先放任其野蛮生...

分析与预测

Terence

当分析足够充分时,预测和结论将会自动显现。某种意义上来讲,fundamental analysis 并不能做出什么神奇的预测、更无法影响分析对象的未来轨迹,它只能如实地将「确定性」的部分同「不确定性」的部分分离,然后以一些“相对可确定的”「假设条件」作为基石,去看一看确定性的部分到底能够从这个基石上衍生出什么结论。

谁在主宰市场

Terence

Who leads the market?小时候我时常在想,那些引领时尚的公司真是可恶,你说要卖这一个款式的衣服,大家就得跟风模仿,你说要卖那一个款式的鞋子,大家就得屁颠屁颠地跟风吹捧。我 tmd 才不要当跟风者,我要当那个可以定义规则的领头羊!

读书笔记:The Undoing Project

Terence

Michael Lewis 的这本 The Undoing Project(牛头不对马嘴的中文名是《思维的发现》),其价值不在可读性与 story 的铺陈,而在于其内容的独特性。Daniel Kahneman 的 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文名叫《思考,快与...

流水落花

Terence

了悟「不二」之后的最大一次困惑,或许来自于因为「随机性」而被再次放到了一个被自己判定为「虚妄」的 position 上。不可否认,这个 position 在了悟之前还是具有一定的吸引力,至少是某些“长远目标”的中转站。但是,当连那些所谓的具有吸引力的“长远目标”已经不再有吸引力时,那些途径的中转站又有什么意义。

「决策的好坏」应该以什么样的「视角」来评价

Terence

我想,大部分人看到这个题目会非常疑惑,「决策的好坏」如何评价不是一件很显然的事情吗,为什么还需要讨论通过什么样的「视角」去评价呢?能够取得好的结果的决策,那就是好决策;无法取得好的结果的决策就是坏决策。所谓「事实胜于雄辩」,这不就是评价「决策好坏」的唯一标准吗?

投资实证 0x01 | 对「非理性」的更精细观察

Terence

机缘巧合知道了「孟岩」以及他所写的「投资实证」系列,其第一反应是,这个想法真是妙到毫巅!将自己的跟投记录毫无保留地公布出来,并且每周做一次 investment memo 的回顾,既是梳理自己的投资业绩,更是用来记录自己对投资的新理解、体悟和反思。

Memo:关于 Taleb 的「随机性」

Terence

1/ 一个可能反人性的投资策略是:不是去寻找那些大概率可以赚钱的生意,而是去寻找那些大概率会赔钱的生意(因此你需要控制自己的损失比例),可一旦没有发生赔钱的事件,却会给你带来极大回报的生意。因此,你需要做的是将钱分成很多分,能够让你多次地扔到这样不同的赔钱生意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