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明
袭明

一日不讀書便面目可憎。

家人留置日记(五)这个年不好过

等待之中,求神拜佛。

第22天,大年初一。

一早,我和妈妈开车去Z市吉祥店祈福,顺便去Z市的家里通一通人气。

往年春节,几乎每年大年初一的一早,我们一家三口都驾车去吉祥店。

还记得我父亲被带走当日早晨,曾和我母亲说,今年春节回来,带我们去湖南南岳衡山拜拜。

今年少了一个人,吉祥店店主问起,我说父亲今年大年初一被抽签值班,走不开身,只好我们来了。

我们照例,将20元合在掌中,对着关公像拜拜,双手虔诚地放入盒中,再点香、上香、烧纸钱,内心把父亲的官非、奶奶的健康、母亲的生意以及我的事业默念一遍。

我们也给大姑妈和表姐祈求了平安符。

大姑妈大年二十九过来探望我们,应下愿意借给10万块钱,提及大姑爹诊断出脑萎缩,正在吃药,连着脾气也不好。我把这份恩情深藏在心里,他们借的都是日后的住院看病钱。

祈福完,我们回到Z市家里。

这套房子是我高一、高二时,母亲掏出48万,父亲掏出20多万,全款在我高中附近买下的,写的母亲的名字。自我高中毕业后,父母亲几乎每个月只上来那么一两次。

表姐夫也劝我们,这套房子反正也不住,卖了算了。

老实说,这套房子历经10年,被我们小心呵护得崭新如初。母亲的本意是,一是若我之后在外地混不好回Z市落脚不至于无地可去,二是他们日后年纪大了也可来Z市享受更优质的医疗条件。

更何况,现在楼市低迷,根本找不到买家。

我和母亲合计,宁可把这套房子拿去抵押,也可以拿到2、30万,也暂时不要卖出去。

下午,母亲又驱车带我去了老家附近的一个神庙拜拜。

母亲非常沉迷于寻仙问道而来的心理安慰。她常说,在父亲被带走之前,她早有预感,因为事出前半个月前梦到了她奶奶。而在她过去的记忆中,只要梦到她奶奶,家里一定会发生大事。

第一次梦到是当年她奶奶快去世时,第二次梦到是我舅舅出事,第三就是这次了。母亲常感慨冥冥之中有神秘力量在提醒我们。

对于我而言,这些都是心理安慰,可信可不信,但宁可信其有,但不可过度沉迷。

奶奶被接去了伯父家,我今天给伯父发了拜年短信,说今年就不给他打电话了,希望谅解,并且发了一个200元的红包,说这个红包是给奶奶的,希望他能代领并且带转交给奶奶。

他回答了一个好的,没有再说其他,收下了红包。

我对他的感情很复杂,妈妈也跟我说,我们就算走投无路,也绝对不会跟伯伯借钱。

晚上吃饭时,我给小姑丈发的拜年短信得到了回应,他问我父亲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2012年我的小姑姑去世后,小丈每年春节都会给我奶奶转账三千元。这些钱往年都会打到父亲的卡上,他说今年没有打通父亲的电话,显示停机,他便没有把钱打过来。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目前父亲不方便接收,卡被冻结了,手机也被停机了,遇到了一些事情。

小丈很快了然,关切问已经到哪一步了?

我看了看母亲,不知道是否要全盘托出。

母亲没有看我,我明白,如今我们已经草木皆兵,不知对方是人是鬼是神是妖。

我想了想,他算是真心关心我们的人,于是说,目前我们还在等下一步的通知。距离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20多天了。我们等下一步通知后,该请律师请律师,该卖房卖房,该借钱借钱。同时我也说,奶奶现在已经不清醒了,今年过年,她去伯伯家,而我都不敢打电话给她拜年,我知道她要听到我的声音,一定很担心,一定想要回来。

小丈说,他打电话给奶奶拜年时,意识还很清楚,跟他说了几句好话。

我说,她能说几句好话情况还算是好的,但是整个人都已经神志不清了,所以才会把她放在伯伯家,我们也不忍心。

小丈说,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告诉他,一定会没事的。

我说,借您吉言,希望下次告诉您的是好消息。

他没有主动说给我们借钱,但嘱咐我们如果有进一步消息,一定告诉他,我想或许他还是可以值得信任的吧,毕竟这么多年以来,12年了,他每年都会打两三千块给奶奶,而且一直都是我父亲代为转交的,都有感情。

我简单交代了一下家人的近况和我的情况,我说,我现在香港工作,所以影响还好。

他说,那就好,香港对于这些政治敏感的东西没有那么啰嗦。

我说是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