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木酉

用文字丈量土地的脉搏

小满,与她的三个孩子

也许,这三个孩子从未到来也是件好事。

#本文首发于豆瓣

“也许有些关于小满的消息你想听。”男友欲言又止,满脸凝重。小满是他表弟的女友,怀孕近七个月。

“小满自己去做了流产。”我心中一惊,快速回忆起来:“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流产了呀!而且六个月了,宝宝都已经长出人形了吧!为什么啊?”男友说:“在那儿之前,她有整整一周找不到我表弟。她威胁说,要是他再不出现就把孩子打掉…”“可是你表弟本来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啊!”“嗯,所以小满把孩子打掉了。过年的时候,她消失了两天;回来之后,她跟我们说,自己从鬼门关回来了。”

(1)

第一次见到小满,是在一次饭局上。她嘴不停歇,给所有人夹菜,讲解着每一道菜的功效。电话不时响起,她用娴熟的话术安抚每一个想要找工作的人,给对方细细讲解工厂的用工要求。妆容不很精致,但金项链、戒指一样不少。男友说,她高中还没读完就在工厂做招工,一个月最少有七八千块钱,现在已经小有资产。

按理说,这是个经济独立的女孩。但她向往的并不是独立,而是我敬而远之的“家庭“。不仅是与男友二人的小家庭,还有广东人特有的宗族大家庭。恋爱刚两个月,她就搬进了表弟的家里与他父母同住,并问我:“你为什么自己租房子住,不住到你男友家里呢?”恋爱四个月,火速怀孕,从工厂辞职来到县城工作生活。我与男友恋爱两年,始终与大家庭保持距离;她倒是不生分,第一次家族聚会就改了口,“爸妈”“舅舅”“姑姑”喊得亲热。一个人操持了一大桌饭菜,屋里屋外忙个不停。她也的确是传统广东家庭喜欢的那种女孩:勤快,不生分,好生养,而且愿意生孩子。但小满的热切,似乎更加过头。

偶尔几次一起聊天,小满不断地向我们提起她梦想中的婚礼。并不断嗔怪表弟:“不要吃太多了,就怕婚礼上穿不下礼服啦。”同时,她拿着一大盒葡萄和蓝莓不停嘴,对我说:“我姐姐说,多吃葡萄,小孩的眼睛就会像葡萄一样又大又亮。”而医生已经明确提示过她要注意糖尿病。仅仅因为这种神奇的理由就把自己置危险于不顾,这是我完全无法想象的。况且,表弟的长相只能说勉强过得去;就算小满吃再多的葡萄,她的愿望恐怕也只能落空。

我隐隐有些担心。我知道表弟之前有过一段没领证的婚姻,还有一个女儿由前妻抚养。表弟在舅舅家店里做销售,却终日没有正形,跟单能够跟到客户投诉需要店里赔付违约金。出去应酬甚至会透露出店里的商业机密。除此之外,他还欠着几十万外债没还,整个家族都在帮他擦屁股。我问男友:“你觉得他们这次靠谱吗?小满这么快就怀孕了,我担心你表弟会干出和之前一样的事。”男友也担心。但沉浸在孕育的幸福里的小满听不懂我们的旁敲侧击,对我们说:“将来我要生两个小孩子,一个小孩太孤单。”

眼看她如此痴迷于自己的幻想,我也便闭嘴,从此没有再劝她什么。

(2)

我和男友的担心很快得到了证实。不久后,小满发现自己是宫外孕,只能去做流产。家族的人轮流去医院照顾小满,表弟却一个人去了深圳。说是要闯荡出一番事业,事业就是做男用保健品的微商。男友的妈妈十分痛心:“女朋友还在医院,他却跑出去玩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满却似乎毫不在意。按照我的认知,流产之后要坐小月子。小满流产后还不到半个月,就一个人操持了一场全家族(18人)的宴席。我和男友妈妈进厨房想要帮忙,她把我们都赶了出来。一个刚流产,身体还没完全恢复的女人,竟然在为全家族做宴席。她是怎么想的?表弟一家又是怎么想的?家族其他人又是怎样默许的?而且,小满来到县城五个月,她的父母从没有出现过。她的父母又是怎么想的,就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经历这些吗?

宴席间,我问男友:“你表弟回来了吗?他们还在一起吗?”男友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小满的父母怎么没过来啊?”男友沉默了一会儿,说:“小满打定主意不告诉家里人流产的事,怕她奶奶问起来,想要赶快再怀上一个,把这件事瞒过去。”

(3)

一段时间后,小满的朋友圈定位换到了市里。我这才知道,她接手了弟弟的奶茶店,自己一个人从早忙到晚。我放心了些,这到底还是个有经济头脑的女孩子,有自己的资产和事业胜过一切。然而她的感情状态一直不明朗,分分合合,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男友妈妈很担心她,多次下班以后开车到市内去找她谈心;我们这也才知道小满的故事。

原来小满之前有过一段婚姻。前夫父母都是市内的公务员,前夫自己也有很体面的工作。她和前夫高中时就在一起了,从校园一路走到婚纱,两人感情也很好。只可惜,前夫的妈妈控制欲十分强,度蜜月的时候都跟着一起出来,并要求和小满睡一张床。且因为家中条件比小满家好很多,一直看不起小满的父母。终于,在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小满决定离婚。前夫苦苦挽留,但小满还是打掉了孩子。

上一段婚姻里的小满和我认识的小满简直不是同一个人。既然之前都可以这样果断决绝,为何第二次婚姻却草草选择了这样一个不成器的人?小满与表弟是初中同学,这么多年下来互相也知根知底,不至于不知道表弟这些破烂事。这样一个能赚钱的女孩子,不可能算不出现在这段婚姻的经济成本有多高。看我不解,男友妈妈说:“她怕没有人要她了。如果这一次分手,她就是有过两段婚姻的人了。”

我这才明白小满的顾虑。可是,既然第二次选择的成本如此之高,当初为什么要草率地对这段婚姻投入那么多?为什么要置自己于如此艰难的境地?这时,我想起小满曾反复对我强调:“我的爸爸妈妈好爱我的。一般人家怎么会拿钱给女儿买房子的呢?”然而,小满也说父母有几处热门地区商铺,县城的房子全价才几十万,父母资助她买房绝对不至于有经济压力。之后,她又说起父母买了一辆十万块的车送给弟弟的女友。我不禁怀疑,小满的父母真的爱她吗?如果奶奶不那么热切地盼着抱外孙,如果小满的父母真的爱她,会让她火速搬进男友的家庭,火速怀孕,她流产也不来看一看吗?

男友妈妈说:“她也对我讲想要分手,但是她觉得我们家人都对她很好,她舍不得。”我只觉得不寒而栗。一个独立优秀的女孩子,敢于拒绝不完美的婚姻;离婚之后却担心自己没人要,急于把自己推销出去。另一方面,离婚之后的内心空缺没有被填满,原生家庭也没有办法支持到她。娜拉出走之后的困境,这便是活生生的例子了。

(4)

不出男友所料。过了三个月,小满又怀孕了。这一次,小满更加坚决地一切劝慰的声音,决心头也不回地在这条路上走到黑了。奶茶店转让了出去,她回到了工厂继续做招工。男友妈妈很纠结,作为男方长辈不好多说什么,作为女性则不忍她走入牢笼。踌躇后终于找小满聊了几次;小满转头就把男友妈妈的话转述给婆家,男友妈妈里外不是人。表弟则明确表示自己不想要这个孩子,并极少再回到县城来;小满不理。我眼看着她肚子一天天变大,在朋友圈里越来越频繁地表达结婚的愿望。终于,小满和表弟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红色背景的合照。照片里的小满没有精心打扮,似乎是匆匆拍下了这张照片。连红色背景都是ps上去的。

小满其实是个很爱美的人。经常在朋友圈发过度美颜的自拍,也经常发自己的艺术照。她很多次对我憧憬,拍结婚照要去哪里,要穿什么衣服;表弟则在一旁一言不发。我不知道她是怎样接受了表弟这样随意的官宣。看得多了,我发现小满朋友圈里的艺术照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张。有几张是大着肚子的,但绝对不会是最近拍的。仔细一想,这些照片大概是她上一段婚姻时拍摄的。不知她看着这些照片,是否会想起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当一个人需要用上一段婚姻的照片来维持自己这一段婚姻的幸福假象,是怎样的心酸啊。

随着怀孕的月龄越来越大,小满的工厂也不再让小满上班,理由是工厂的辐射会对胎儿有影响。小满不再跑工厂,转而开始更勤劳地在手机上联络招工。同时,她还开发了许多卖零食的副业,朋友圈一片欣欣向荣。家族的聚会,她也忙前忙后操劳一切。只是,我没有再见过表弟。某次,表弟和几个家庭成员同时过生日;小满订了蛋糕拜托我们去取。表弟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现。小满对着蛋糕拍了一张照片,发朋友圈说:“祝你生日快乐。”

(5)

我本以为,小满就这样接受命运了。没想到,现在,小满又打胎了。连续三次,小满似乎不是真的喜欢小孩子,只是赌气把自己和孩子当成筹码和要挟的工具。男友妈妈说,自上次流产之后,小满有轻度抑郁症。现在,自己情绪无法得到纾解,又眼看着目标没有办法实现,才会绝望到不让孩子来到世上吧。

男友说,打胎之后,表弟的爸爸提着礼物去了小满家里,对她父母说:我教子无方,我们家对不起小满。然而,似乎双方父母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也不太想解决了。过年期间,流产之后,小满依然住在表弟家里。表弟的姐姐也在家里,却推脱说自己怀孕没法做家事,也照顾不了小满。反倒是男友的妈妈隔三岔五过去照顾她。小满很愤怒:“姐姐怎么可以不做家事呢?我怀孕的时候做了好多家事,也没有什么问题的啊!”

我作为一个从未靠近的旁观者,眼看她一步步走向深渊,却也无能为力。我们不是没有努力过,男友妈妈曾那样真诚地劝过她仔细想想。结果是,男友妈妈被自己的大哥仇视,我也没有必要再把自己搭进去了。要转变小满的思想,究竟还需要几个孩子的牺牲呢?她这次能想明白吗?

我和男友还在聊着。突然,家族群有了新消息。男友点开一看,小满与男友妈妈一起做了汤圆,在家族群里售卖。男友这才对我说起,白天他去小满那里替我买汤圆,小满问他:“你怎么来买汤圆呀?你女朋友不给你做饭的吗?”昨天,我们在外面聚餐,照顾她的情绪,没有提孩子也没有提表弟。结果,男友妈妈告诉男友,小满很希望我们能问问这些。她还是想结婚,她怕她奶奶失望。

我心中不无悲哀。看来,孩子们没有降临到世上,也未尝不是好事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县城里,我遇到的那些残障人士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