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5 articlesIn total 114813 words

爱国锦标赛——新时代的激进爱国何以步步紧逼

xunger

摘要:在本文中,笔者回顾了晋升锦标赛的概念和历史并提出了爱国锦标赛,强调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合力造成不同主体广泛地参与锦标赛以获得正面激励的同时避免的负面激励,相较于单纯的自上而下的强制,自下而上的监督使得锦标赛的动员范围更广,力度不断增加,但本身也发展成为系统的意外性后果,行动...

1

一尊赞

xunger

万世师表方素王,洪荒一尊乃荤君。吾皇兆岁兆岁兆兆岁

松鼠会,下一个是谁?

xunger

告别了德先生之后,告别赛先生才有真正的文化自信

鼓励三胎,之后呢?

xunger

经济发展就是最好的避孕药

吐槽一下统一之圣秦始皇

xunger

相较于秦始皇的种种功绩,恐怕统治者的私欲对于统一的维系更加重要,毕竟哪个统治者会嫌弃权势太大呢

当代神农与科学奖励的马太效应

xunger

无论是诺贝尔奖还是将杂交水稻乃至粮食增产归功于一人,都一定程度是对于当代科学体制客观规律的无视

脱口秀与相声——冒犯与讨好

xunger

近来,杨笠的脱口秀再次因为敢于冒犯而成为众矢之的,关于杨笠的表演的讨论,除了国内舆论场中历久弥新的性别之争外,同样不应忽视的是什么是好的喜剧,喜剧应当冒犯么?以及背后的娱乐的公共性。在脱口秀或者美式单口喜剧进入中国之前,相声是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站立式喜剧艺术形式。

cgss2017的一些发现(二)——新时代的保守

xunger

年轻人保守的开始是胡温后期,围观不再改变中国,只改变了自己,而习的新时代对于基本完成教育的人而言,在整体的队列当中并没有大的改变,只是培育出了更加生猛的一批人。当然,也可以发现队列整体变得更加保守一些 所有模型都是错的,但是有一些是有用的。

愿旧日世界未远去——写在大选开票前

xunger

如果活着能坦白 旧日所相信价值不必遭受时代的糟蹋 ——《年少无知》 曾经波兰尼讲述过这样的一个理论市场的扩张损害了当地社会利益,激起反弹,使得原本市场不断从社会脱嵌并成为主导力量这一趋势想回摆,称之为钟摆理论。今日我们看到的种种的倒车某种程度就是自上世纪后半页新自由主义市场秩序与...

cgss2017的一些发现(一)——年轻人的保守

xunger

跑数据只是笔者闲暇时间的娱乐方式,实证研究包括cgss数据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只代表了一种可能,在此对于一些发现进行分享首先解释一下操作与编码 横轴的-2到2,依次为完全不同意,比较不同意,无所谓,比较同意和强烈同意,也就是说数值越低越同意政府对于言论的管治,越高越不同意,也就是越倾向于公共领域中的自由主义。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6 钟摆理论

xunger

行文至此,这一早有腹稿但又无比拖延的系列似乎到了一个转折点,通过几篇文字的梳理,笔者讨论了原本市井中的相声在中共建政后被国家收编,艺人们从下九流成为人民艺术家,成为国家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红色轻骑兵,而因此表演内容也需要随着职能而转变,相声主动迎合形势选择了改造,但是这没能让很多...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 5 黄金时代

xunger

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的春日,这是失望的冬日;我们面前应有尽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将直上天堂,我们都将直下地狱 可能再也没有一段文字更加适合描述郭德纲成名之后,那个时代的之于中国相声,乃至于当代喜剧的黄金版的意义,与内在的张力,看起来蓬勃发展,雨后春...

心中只有屁股怎存的下艺术——黄河泛滥时

xunger

本文撰写的起因是前一阵子时间八佰所引发的争议或者说莫名其妙的来自于民族主义的攻讦,也让笔者想起之前关于新时代爱国所做的一些讨论。汹涌的“爱国”热情来自于下,来自于舆论场中无数无名者的热衷,这种热情寻找能够帮助他们发泄的场域,而这种力量是仅仅在乎敌我之分,既制造敌人也制造友军。

行为不端,原因未知——李志消失的484天

xunger

李志,中国大陆著名独立音乐人,也是一个知名的消失的名字 他静悄悄的离开正如他静悄悄的回来,扭一扭蛆一样的舞姿,留下的全是波澜 他离开时,万众错愕,他归来时,弹冠相庆,甚至于就连平时专注于分享社会学理论的公众号都在转发李志 在他消失的日子里,我们可以看到不可言说的红线的变化,可以看...

影响我一生的一本书——我的凉山兄弟

xunger

很难断言,在我这个年纪,哪本书就会影响我的一生,但是至少《我的凉山兄弟》影响了本科一年级之后我对于社会学,社会科学乃至更多东西的认知,社会学何为,社会学人何为。《我的凉山兄弟》 凉山兄弟是人类学者刘绍华博士的一本关于凉山毒品、艾滋以及其背后的全球化的故事的。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 4 时代的产物

xunger

Ps:本来周末写完发出的,但经提醒发现少了一部分,系统bug,又被bug附体了。周末更一篇活动文,影响我的一本书《我的凉山兄弟》 上回书中我们回顾到了在世纪之交在相声陷入绝境之际,以郭德纲为代表的相声艺人选择了回归剧场,回归市场,回归普通观众的审美与情趣。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3)草根郭德纲的中国梦

xunger

在笔者的上一篇文章中,我们回顾了相声在世纪之交进入黑暗期的历史,既不能取悦庙堂成为宣传机器,也不能再民间获得立足之地的相声处于自清末产生以来的一次巨大的生存危机中。对外,晚会之中,相声干不过小品,市场之中,相声不再是人民的精神食粮,流行音乐的冲击使得相声演员哪怕没有大褂也要有吉他...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郭德纲和他的草根时代

xunger

在之前一篇没什么人看的文章中,笔者回顾了相声自出现到八十年代相声在改革开放后恢复期的发展历程。其间源于社会的相声,在变革的时代中为了生存而主动也是必然的卷入了国家的政治议程中。为了新时代而将传统相声改造为新相声,在文革中建构了歌颂型的文革相声,从反应大众民情的民间艺术变成国家的“...

皇权逻辑——古今通宜的帝王心术

xunger

周雪光教授曾经提出了有趣的概念,帝国逻辑,用以讨论中国作为一个广土众民的国家,其中央集权和有效治理之间的矛盾,即民间谚语中的“一管就死,一放就乱”。而在本文中,笔者则希望从另一个维度讨论政治的古今不变,相较于周雪光教授关心的央地关系,笔者关心的是君臣关系,帝王心术的古今通宜。

言起教育 | 逃不过历史进程的个人奋斗

xunger

标题选择困难,所以就膜一下,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中,少几秒其实也无所谓了,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时代的洪流碾压,正如我离奇消失的第n个微博账号。本文会从三个视角言起教育,第一,是作为社会在生产系统之一的教育,无论是科举还是高考,亦或是西方国家的录取制度,都是都是给予大众以一种公平性...

新时代的道路以目——拍一拍?

xunger

关于道路以目的解释,摘自百度百科周厉王时的百姓民怨问题,历史上最著名的故事之一,就要算周厉王禁谤了。周厉王施政暴虐,受被他宠信的大臣荣夷公唆使,改变周朝原有的制度,把平民赖以谋生的许多行业,改归王室所有,一时间民生困苦民冤沸腾。召公(召康公的后代穆公虎,世代辅佐王室,封地在召。

假如穿越回到革命中的中共——读史脑洞

xunger

那是一颗青涩的果子,可是很饿,如果吃,会发现那是一个涩的,是不能吃的,如果不吃,会饿死。我相信这并不仅仅是一个描述六四学生的一种状态,而是在百年国耻的背景下,更多拥抱了理想的人的可能的精神状态。积贫积弱之下,他们求解,寻求一种迅速摆脱苦难的答案。

让爱发电 | 督促自己的一个flag

xunger

我的作品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反应我一段时间思考的,之后缓慢而拖延的写作出来的东西,另一种是更加应时而作,激情下的产物,文思泉涌而又不是非常经得起推敲,当然这可能是基于我惫懒而又随性的性格。参加活动也不是为了得到奖励,毕竟离我过于遥远,更多还是留下一份flag,虽然常常倒掉,但...

7

辱华与blm——一种唯我独尊的社会心态

xunger

本身想要写完的是相声与近二十年的社会变迁,但是笔者是一个很随性的人,更多是受到外界刺激之后的一种创作模式,尽管在此之前业已有一定的思考。在本文中,笔者试图讨论的是,面对同样的身份政治与政治正确作为合法性的对于辱华的抗议和blm,在华人的语境中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面向,笔者认为这至少部...

#谈六四# 一场手游中的抗争——三十年后的改变与不变

xunger

在赵鼎新教授关于89学运的经典研究《天安门的力量》中,通过对于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分析,让我们看到了在一个只有国家缺乏社会的情境中,参与抗争的学生难以形成自我有效组织,宿命般的不断激进化,最终导向了最为成功的绝食动员以及悲剧性收场。天安门的力量绵延至今,一方面,我们今天依然面对着同样...

1

中国社会学的四次本土化尝试——从不纯粹的学术

xunger

通常我们总是会期待学术研究是科学的,是价值中立的,是不受其他政治与社会因素干预的,正如费孝通晚年所进行的从为国富民到从实致志的转向,这样的说法固然与党的又红又专的教育路线相冲突,但至少在社会撕裂的当下,我们期待学术研究是更加纯粹而不是为了谁而背书的,但是笔者将回顾中国社会学中国化...

如果六四成功,今天会怎样

xunger

@北海 在之前提出的一个问题,看到了下面很多答案,但是感觉不是很满意,勉强作答一下,毕竟对于六四和后社会主义国家转型阅读的不是很多,当然恐怕还是比@楚天白 那样靠听说的也许多一点的,毕竟拿俄罗斯当做中国的模版实在是异想天开。稍微熟悉一点那段历史的,西方的敌视固然是一种阻碍...

如何做有机知识分子?来自项飙和朱健刚教授的回应

xunger

内容来自5.17“后疫情时代的青年”沙龙,提问环节,在此感谢组织活动的同学和朱健刚老师。问题由笔者提出,得到了项飙老师和朱健刚老师的回应,内容由笔者记录,未经老师审核。问题:怎样做一个有机的知识分子?就像前几天周濂在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的讲座中提到的,是非黑白颠倒的时代,偏爱才是真...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谋生——那些年的相声,一个成功的舔狗(一)

xunger

前言:相声是一门在国家、市场与社会的夹缝中生长的艺术,在国家垄断一切的时代,相声找到了他的立足点,成为宣传工具,卖身与国家,改革开放后,改变自身,重新拥抱观众,本世纪则更加拥抱市场,成为传统艺术中的一朵奇葩,甚至被饭圈殖民,饭圈用语咯噔就是来自本应与饭圈无关的自诩为传统艺术的相声的粉丝圈中。

他们也是后浪——那些被社会学记录的底层后浪们

xunger

后浪的视频很火爆,也引发了很多争议,许多人送上了有着洞察的批评,我不再多费口舌,只是希望以此文补充一些我曾经看到的文献和研究中的经验事实,也算是进一步@梁啟智 老师的关于中国经验的活动发起,不过不是我亲眼所见而是被研究者记录的一个底层的中国,这样的中国不符合我的日常生活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