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nger
xunger

社会学狗,读书健身与做饭,迷惘无助而勇敢 是非黑白颠倒的时代,偏爱才是真正的爱,死忠才是真正的忠,愚孝才是真正的孝——周濂

松鼠会,下一个是谁?

告别了德先生之后,告别赛先生才有真正的文化自信

几年以来,涉及社会科学的科普因为涉及公共事务而举足不前甚至屡有倒退的时候,自然科学的科普曾经是一个世外桃源,但是当科学松鼠会被打倒,一切不讲立场的发言都会被封禁,社科没有公共空间,自然科学也没有。

首先回顾一下早就已经跑偏的焦点

事件的起点是一段再冠冕堂皇不过的爱国发言,对于历史记忆的重述,日本人做过的坏事,西方人不在构建自己的历史记忆反复陈述,所以中国人一定要反复重述。

纪念历史一定是为了当下,用有限纪念的对于无限的历史的塑造来建构公共记忆,谁都如此。乌合麒麟之辈什么时候纪念过江东六十四屯惨案,追究一下太平天国战争中双方的暴行,反思一下丁戊奇荒的原因?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尚且选择性回忆,何况是自己所未见的惨痛,731被西方无视如同卢旺达大屠杀被中国人无视一样,被反复重复的历史记忆一定是有限的,与自身相关的,与现实利益相关的。

回到正题,我们可以看一下让原博主可能愤怒的点

其实应该是人体含水量百分之七十和这是731给人们的知识这个点。也是博主反击的核心。

就如同我们讨论六四的时候,柴玲认为要渲染血腥以完成情感动员,而侯德健则是经典的,如果我们真的需要用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也许你的谎言会先被揭穿。作者在最后一部分的讨论中,很鲜明的历史已经如此血腥,何必在此基础上添油加醋即有此意。

讨论完动机,继续看作者的讨论的论点和论据。作者的回应围绕的就是原博的作为知识的含水量百分之七十来自731。

作者否定了以下几个点,关于人体含水量的知识远远早于731,人体含水量并非百分之七十,以及731的实验如果是百分之七十为结论则并不可行。

对于作者的批评主要集中于最后一点,批评中抛去了情绪比较中肯的是作者没有采用更多直接的文献而是从纯科学角度去讨论,讨论实验设计等等。

实际上作者在这里与其说在讨论731有没有真的做实验,不如说作者在讨论原博讲的百分之七十作为结果的实验是否存在。作者从技术角度指出,一人体含水量的真实值百分之五十五到六十,二采用蒸干的方法得到的会更低而不是更高。基于此,作者论证了百分之七十作为实验结果,蒸干作为方法是不现实的,而进一步的则是事实已经是最好的武器,没必要添油加醋。

但是这样的讨论显然已经不为这个时代所接受了,温和的劝诫不被接受,众口一词的齐声欢呼才是忠诚,如果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这样的言论已经不为舆论所接受,博主被打为汉奸,进一步的爱国大v这样的边缘主流媒体,不同层级的官方机构和媒体渐次介入,当一个人被认定为敌人的时候,他就是敌人,不用在意他真的说了什么与做了什么。

结果就是本人被封禁,科学松鼠会被连坐。知乎上还有人在惋惜,而贴吧这样的更加草根的平台中,恨不得连回形针,果壳,大象工会,丁香医生一起当作汉奸打掉。

美国没有言论自由,证据就是川普才在推特上发送了几年的仇恨言论就被消声了,而在中国,言论需要付出代价,用科普的方式讨论历史,几百字就可以被按头认罪。

公共空间的萎缩不再是说在某个领域比如社会科学,比如讨论公共事务时候的萎缩,而是在所有层面的缩小。与政治相反的娱乐领域,追星最重要的就是爱国,与德先生看似做了切割的赛先生,当人们试图用技术中立的角度去摆脱基于立场的束缚的时候,也只会成为被讨伐的靶子。

最后,我想讨论一件事情,关于公共历史记忆是否有讨论空间,对于主流历史叙事是否有质疑空间的问题。对于社会记忆有一点点了解的人,一般会知道人的回忆往往并不是那么准确的,会夸大,会扭曲,会掩盖历史本来的样貌。有的人会基于主观因素逶过饰功,有的人则会对于历史的细节,具体的数字记忆的不准确,所以面对叙事我们需要进一步的考察与佐证。这也就是为什么高华的红太阳是经典,以及进来的学者发现如沈醉留下的回忆那么不靠谱的原因。而这需要充分的讨论空间,而不是一味的重复心中的真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