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nger

社会学狗,读书健身与做饭,迷惘无助而勇敢 是非黑白颠倒的时代,偏爱才是真正的爱,死忠才是真正的忠,愚孝才是真正的孝——周濂

从压制到霸权——在造谣的游戏中难觅蒋彦永

生在这个时代,真正让我恐惧的不是权力对于自由的钳制,马克思告诉我们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真正让我忧虑的是葛兰西所讨论的霸权,年轻一代对于权力的愈发谄媚与认同,更多人对于游戏规则不加反思的认可,即使是今天我们歌颂的挑战者,在墙内互联网中被支持的八位壮士,这里并不是谴责或指责他们如何,只是试图去从蛛丝马迹中探寻今天的我们与权力的关系与逝去的过去有何不同。

首先,澄清一下本文讨论的核心概念之间的差别,压制,笔者更强调其中权力不被认可的对于民众的干预,而霸权则是权力的干预其背后的文化被受众所接受,其合法性被认可,与之相关联的游戏规则被参与者包括反对者承认,二者接近于韦伯笔下的权力与权威的差别,但对于笔者而言,权威的意涵是不够的,包括了布洛维对于赶工游戏中,工人在反抗中对于资本主义秩序遵循的意味,即即使反抗具体的权力实践,认可权力背后的规范与合法性,在这些规范之下抗争与博弈。

相似的病毒与不同的吹哨者

从医学上sars与新冠存在诸多相似之处,从对于社会影响而言,都存在初期的隐瞒使得一场卫生事件成为公共危机,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官僚制中展示出种种鬼魅,体现了独特的中国速度,向世界讲述着真实的中国故事,而相似的还有在瞒报中都存在体制内的吹哨者,只不过前者引爆了原本被隐瞒的疫情,而后者成为了造谣者,成为英雄,但唯独没有改变事件的走向。笔者认为一来我们处于新时代,二来吹哨者不同了。

我们处于一个新的时代,这种新时代并非是权力所定义的具有诸多表述与伟大意义的新的时代,而是2010s以来我们所有人可以感受到的公共领域自我规训,集体的不愿再去表达对于权力的不信任与质疑,青年群体中大量的将国家视为超越一切的偶像的存在,试图消灭一切敌人的时代,对内的敌人可以是大v,可以是他们认为在网上发表了不当言论甚至是仅仅是他们认为具有不当立场的学者,可以是分享自身在封城中真实看病经历的患者和家属,也可以是任何通过各种叙述吵到他们或者他们眼中的其他人一起做梦的人,对外则是去攻击,去羞辱,去不理解任何他们认为侮辱了中国,无论是在普世意义上的种族歧视还是中国特色标准角度的歧视,不去考虑对于异文化的理解,不去考量各美其美的时代。

如果说2000s我们经历的更多是自上而下的规训,审查,禁止,驱逐,防火墙,敏感词,艺术家被噤声,谷歌离开中国,但曾经微博的slogan还是围观改变中国,纵使讨论过程中存在种种瑕疵 ,讨论者们通常相信倒逼可以让这个社会更加美好,而在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一代新人的出现渐渐改变了社会的氛围,规训不再仅仅来自于上面而是来自于舆论场中可以是任何人的参与者,当匮乏或不平等的记忆逐渐被盛世如你所愿取代,当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作为偶像的人格化的国家感召一代人,我们看到了小粉红,看到了自干五,看到了上下齐心之下越来越多自我噤声的发声者,这是某种简略的时代背景,曾经,权力是可以被监督可以被反对的,而今权力是被信服的。

所以在sars疫情中我们看到的是,当看到官方的公报与自己了解到的真实的信息不相符之后首先选择同更具有体制内色彩的央视和凤凰讲述真实,当此路不通之后选择与成在某种独特政治意义的国际媒体合作的蒋彦永医生,而在这次疫情中,我们的吹哨者是在自己的聊天群中向周边人分享消息,在权力的警告之后选择沉默,转发相关消息的医学界大v也在之后伴随着小粉红的指责和谩骂而删除,在庞大的体系中,随着噤声的指令再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向公众指明真相。

噤声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在当前相当私人化的微信群同样是权力微观实践的空间,医生非常严谨的表述同样可以成为谣言,信息传播中传言让人自觉地保持距离敬而远之,舆论场中的大v那些能够扩大信息影响的传播者反而因为自身的影响力而被监督,医疗领域的大v在传播信息后被自发地群众规训,禁令之后自觉地保持在权力的边界内,吹哨者选择在更加私密的群聊中,告诉亲近的人而不再通过传统媒体将危机广而告之,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对于规则的小心翼翼的默会与熟稔,当权力还没有说不能做的时候小心翼翼自我约束,当权力发出声音之后,更加小心翼翼的不去挑战不去逾越,曾经的吹哨者是用尽力气让所有人听到,而新时代的吹哨是小心翼翼不去惊醒做梦的人。

社会空间中无所不在的规训带来的是被规训的无所不在,即使是对作为反抗者的吹哨人而言,他们发出声音,他们被权力训诫,我们可以理解为他们某种程度上悖逆了权力的意志,否则没有违反何来规训,但即便如此对于规范的遵守依然可以在吹哨者们的小心谨慎中看出,只不过权力的规训的标准不是固定的而是模糊的,他们没有去找能够传播更多声量的媒体,没有去寻求定然可以捅爆但存在政治意味的国际媒体的帮助,我们可以从后来医生们的叙述中看到他们与曾经蒋军医一样的面对官方通报与现实经验之间的落差,但新时代再无蒋彦永,从潜在的分享者到可能的传播者都在试图避免被权力惩罚,遵循虚无的“不传谣不造谣”来或自我安慰以不去传播,或自我动员以批评那些试图传播与权力所说的话语不同的人,但不传谣不造谣的实质是什么?是传播自己看到的真实么,是尽可能的事实核查去寻求真相么?不是,只是等待权力的红印。

在一个渐趋完善的监控体系下我们不应指责任何人,没有人一定要做英雄,一定要去拿自己的前途做赌注,但也正是如此,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谨小慎微,越来越多的中国式的智慧,比如被广泛传播的协和医院医生关于物资匮乏程度的回答。但是我们应当警惕权力的规训,反思我们不加思考就去相信那些话语和原则,真实的抗争需要足够的勇气,同样需要超越日常被规训的想象力,而不是小心翼翼在权力所制定的游戏规则内去抗争权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