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nger

社会学狗,读书健身与做饭,迷惘无助而勇敢 是非黑白颠倒的时代,偏爱才是真正的爱,死忠才是真正的忠,愚孝才是真正的孝——周濂

文化悲剧、文化自信与文化自卑——新时代的迟疑与轻信

文化悲剧是社会学家齐美尔提出的一个概念,当社会分工日益扩张,由人所创造的客观文化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人所拥有的掌握、控制自身创造物的能力即主观文化增长速度的现象,人们丧失了对于自己创造的文化的控制能力,而成为被其所控制。正如同瑞泽尔所举的例子,互联网对于经济施加了巨大影响,并将注定更加庞大且复杂,而我们对于其的理解越来越少,却更加需要它

本文中所涉及的文化自信与自卑,受到新时代的政治话语启发,但实质则是关于主观文化的,人们对于自己所拥有的对于客观文化的理解、控制能力或过于自信能够掌握,或过于自卑不相信自身权威的态度。本文所讨论的对象主要是新时代的“粉红”群体,尽管可能并不仅仅在他们身上具有类似特征。

在大陆疫情宣布爆发初期,官方信息错误频出,民间信息鱼龙混杂,延续之前公共事件时期,舆论场中频频出现反转的习惯,许多人标榜“不信谣、不传谣”的理念,而对于这一理念的操作化则是不去交叉求证,而是等待“官方”与“权威”的声音辟谣,即使是共青团中央对于微博用户“魔女小希”关于武汉医院出现因为过于忙碌而尸体无法清理的视频的粗暴辟谣,也因为其自身由权力所赋予的权威性而被广泛认可,即使我们可以从民间记者如陈秋实、官方媒体的后续回顾报道中得到侧面对于魔女小希的证实。在疫情后期,微博用户对于北京有点热的集体反讽中也可以发现类似的社会事实,指出北京有点热不仅仅要说明自身是没有任何意义上对于国家、体制乃至于利益相关的组织的恶意,也需要表明是否很热还要根据权威媒体的报道。更无需指出时至今日,李文亮等人在网络中的争议,认同他不应当发声的并不在少数,因为此类信息需要有官方发布。

类似的心态或者现象,指涉的内核是同一的,不相信包括自己在内的民众能够在信息繁杂的社会中鉴别真实,因而放弃自身的理性,等待权威的声音,并将之视为真相,换言之则是主观文化的文化自卑,不相信自身对于创造物的控制能力,干脆放弃控制的尝试

在生活中我们还可以轻易发现与之相反的现象,不是表示不理解不知道,而是即使不具备相关的知识、没有充分的阅读不同的信息,就言之凿凿相信自己的所言,主观文化的文化自信,充分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判断、相信,自己就是客观文化的主人。这样的事例也不胜枚举,在刘强东性侵jingyao的事件中,一个三无小号发布的两分钟视频足以成为无数网民心中确凿的证据,即使其注册时间与没有发表过其他内容,仅仅得到一方律师支持都使得我们有足够理由去质疑其完整性与真实性。当然还有疫情期间的种种荒谬,比如关于方方日记的许多争议,本身都不应存在如@活齋 的《读完》一文在内指出的,批评者的诸多论据都不真实,却可以形成互联网中的巨浪,其中有趣的将预售视作销售,从而批评其从写作到上架的速度之快;当然还有关于疫情起源的种种阴谋论,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可以在类似虎扑这样的论坛上发现很多人至少看起来很真诚的相信,疫情是美国传入中国,美国率先爆发而隐瞒,并找寻种种证据以佐证,尝试弥补其中的缺陷,比如为什么在中国以武汉为中心爆发,而国际交流更多的北上广则前中期病例都有武汉流行病史。当然,这种轻信也可以是针对政府以及权力的,比如关于外国人永居权的讨论和广州市黑人的讨论,前者在中文互联网山掀起了不可思议的民族主义动员,将永居权视作女性和亲,“华夏男儿”自我满足而女性红妆坠楼,在后者中,广州三十万非洲移民俨然不可质疑的事实,非接触帮助非洲人的志愿者成为了扩大与传染源接触的罪人而被攻讦。

什么时候是文化自信的,什么时候是文化自卑的,什么时候相信自己的判断能力,什么时候等待权威,什么时候权威可信,什么时候不可信,似乎都是自相矛盾的。依照腾讯较真的辟谣原则,政府和专家的权威是无可置疑的,现实层面可以看到公共事件中对于政府公布的“真实”的拥护、发布的数字的相信以及对于科学家权威的热衷,但有时似乎又不尽然。同样是中国政府,其公布的病例数字就是愿意相信的,而公布的外籍居民的数字则是不可信的,同样是专家,张文宏、钟南山讲的话,甚至仅仅冠之以他们的名义就是可信的被广泛传播,而真实的张文宏直播中建议吃三明治不要喝粥时就不再可信。同样是台湾政论节目,在日常被嘲讽为无知是不可信的,而在解读疫情起源的论文时则成为了可信的权威,西方媒体通常是不可信的,因为他们属于西方,则反华,所以日本电视台某段fake news被追捧而许多专业新闻机构不被信任。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这种混乱呢?基于喜爱去相信真相以及“中国感”,正如同河森堡的“网感”,在哪些议题中表现得拥护政府,在哪些议题中可以有不同的声音是一种独特的中国智慧,正如同曾经批评基层但相信青天,批评机制相信体制一样,这是一片魔幻的土地,也许一些问题是普世的,不同的社会都面对文化的悲剧以及如何相信,相信什么,但是在迟疑与轻信,如何施展自身的权威的抉择中,这片土地无疑有着他自己的逻辑,我们面临着信息的不确定性,时常的反转,但是就连影响力很大事实核查机构都是止于官方的说法,无疑是有趣的,房间中无法假装不存在的那头大象,根据有关法律所以如何,内心中的红线与自我压抑,一场开始之后只有加速没有停止的爱国锦标赛等等可能都形塑了这种抉择。只是在其中,如何求真是不重要的,正如同科学的名义是重要的,而精神是可以忽略的,什么是愿意相信的,什么是可以相信的才是需要注重的。人们创造了诸多的知识、理念、话术,民族主义、爱国、社会科学以及无数的信息,但是却只有被困其中,被建构,被束缚,被迷惑而不是真正的驾驭他们,面对科学如同宗教般痴迷,面对现代性无需反思的虔信,面对繁杂信息或拒斥或轻佻而非真实的面对,去检验去查证去驾驭那些被创造出来的,面对日益庞大的客观文化,没有与之相匹配的主观文化,留下的只有一幕幕的荒诞。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政治凌驾于科学等于反智么?——莫狭科学以令异议

爱国锦标赛——新时代的激进爱国何以步步紧逼

作为一种正当化手段的定量社会调查及其背后的“科学至上主义”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